(宫漓歌齐烨)病娇大佬:宠妻无法无天夏离鸽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病娇大佬:宠妻无法无天夏离鸽)全文在线阅读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病娇大佬:宠妻无法无天夏离鸽》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容焱”大大创作,宫漓歌齐烨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余晩情开心不起来,律师已经去查卡上的余额,一旦他回来,要是当众揭露自己花了宫漓歌的钱,还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事…

小说:病娇大佬:宠妻无法无天夏离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容焱

角色:宫漓歌齐烨

现代言情小说《病娇大佬:宠妻无法无天夏离鸽》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容焱”十分给力。讲述了:所有的礼物加起来也不如宫漓歌那一条项链贵重,更别说后面这些排场。她有种预感,这盒子里的东西并不是那些俗物。但到底是什么,她猜不到,也不敢猜。宫漓歌手指一点点打开盒子,当真的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她懵了,所有的震撼加起来也不如此刻

评论专区

朔风飞扬:好书,结尾提起的海湾战争是为点晴之笔。

制霸好莱坞:我花开后百花杀,起承转合毫无槽点,制霸娱文界的顶级仙草。

这个世界,危在旦夕:题材可以,写的不行,主角人设不讨喜,乱用梗,就知道滑铲,看着就尬

病娇大佬:宠妻无法无天夏离鸽

病娇大佬:宠妻无法无天夏离鸽第7章  

有人猜想会是珠宝,有人猜想是限量车的车钥匙,还有人猜想会是豪宅的房产证。
毕竟这个盒子不大,能装下的东西不多。
重生一世已经打破了原有的进程,就连宫漓歌也猜不透容宴给她送的是什么。
几千万的项链他说太廉价,十几亿的礼服他看都没有看一眼,今晚的十七件礼物惊艳众人,宫漓歌实在猜不透还有什么东西比这一切还要贵重。
一些名媛围绕在夏浅语身边,“小语,你知不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
夏浅语只是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就是一些首饰之类的东西吧。”
其实她心里早就嫉妒得发疯,原本自己准备在接风洗尘宴上甩宫漓歌几条街,哪知道被甩的人是自己。
谁还记得她才是今天的主角?
这些天父母对自己的疼爱,给自己买的那些先前让她引以为傲的东西,如今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所有的礼物加起来也不如宫漓歌那一条项链贵重,更别说后面这些排场。
她有种预感,这盒子里的东西并不是那些俗物。
但到底是什么,她猜不到,也不敢猜。
宫漓歌手指一点点打开盒子,当真的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她懵了,所有的震撼加起来也不如此刻。
她的脑海中幻想过很多东西,唯独没有想过会是这个。
那是一条项链,却不是任何常用的材质,而是被打磨得圆润的骨头!
舍弃了华丽的宝石镶嵌,只用了黑色链子衔接,黑白相间的项链,震惊全场!
“那,那是骨头吧?”
“我是学医的,从形状和大小来看,这应该是肋骨。”
“肋骨!


我天,这也太浪漫了吧!”
“那个男人是真狠啊,生生掏了自己骨头出来送人,他得有多爱夏漓歌!”
“呜呜呜,感动得快哭了,要是有男人这么对我,我就算死了也值得了。”
宫漓歌终于知道了萧燃为什么会在开盒之前问她,想好了再回答。
容宴要的不是她的一句话,而是她的一生。
饰品和肋骨相比确实显得太廉价,这才是当之无愧的无价之宝!
萧燃冷着一张脸,“这是先生赠予你的定情之物,希望你不要辜负先生,否则!
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
萧燃不明白,分明先生不是一个听话的人,他才不相信先生会在意所谓的指腹为婚。
这个女人是长得美,关键是先生也看不到啊,他怎么就能做到这个地步?
万一这女人是赌气说要嫁给他,其实心里爱着的人是齐烨呢?
毕竟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她喜欢齐烨。
纵然萧燃心里担心先生会吃亏,还是不敢忤逆容宴的命令。
宫漓歌伸出颤抖的手指抚向那根冰凉骨头,她的心早就乱了,低垂着黑色眼睫轻喃:“你放心,漓歌此生定不负先生。”
哪怕她现在还没有爱上容宴,她会学着去了解,去爱那个人。
齐烨听到这句话,脸色就变了,手心里还紧紧拽着那枚钻戒,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掌心血迹斑斑。
他知道自己输了,输得体无完肤,手中的钻戒又怎么比得上对方的肋骨?
宫漓歌说此生不负,那自己呢?
齐烨突然很想问问她。
萧燃认真盯着宫漓歌,确认她眼里的真挚而没有玩笑,他才松了口气。
“十八件礼物送到,祝漓歌小姐十八岁生日快乐。”
先前那些说是齐烨给宫漓歌准备的人都明白了,宫漓歌背后有人。
然而谁也猜不透,宫漓歌背后的男人是谁?
在夜城还有谁能请来这么多国际知名大师?
又是谁轻描淡写花十几个亿送给宫漓歌。
“能做到这些的怕只有夜城四少。”
容家、宫家、景家、萧家乃夜城四大家族,势力极深,但也没听说过宫漓歌和谁走得特别近。
最打脸的莫过于赵月,她刚刚都信誓旦旦说要给人送礼服了,谁知道人并不是齐烨请来的。
一些好事的阔太太忍不住挑起了风波,“齐太太,闹了这半天,原来不是你儿子安排的。”
“既然不是齐烨准备的,齐太太刚刚说什么大话呢?
亏得我还真以为你和米亦有多熟悉。”
赵月柳眉一拧,“张太太,话不是你这么说的,刚刚可是你主动说要联系米亦,又不是我求着你。”
“齐太太,要不是他们说这些是你儿子准备你没有拒绝,我怎么会主动要求,现在牛皮吹破了,还甩锅到我头上了?”
“所以说啊,这人还是脚踏实地的好,不是自己的干嘛非要往自己头上揽呢?
结果和自己毫不相干,你说这可笑不可笑?”
赵月本就是泼辣跋扈之人,往日只有她怼人,哪知道今天被人怼得这么厉害,偏偏她连还口之力都没有。
胸中就像是积攒着一团火,让她心里郁闷不已,就连看宫漓歌的目光都变得怨毒了些。
一切都是因为她,才将齐家置于这么尴尬的地步。
赵月心里很矛盾,一面想要让齐烨和宫漓歌重归于好, 将宫漓歌手里的资源都给抢过来,一面又在怨恨宫漓歌大出风头,让儿子看笑话。
夏浅语看到肋骨的时候嫉妒得抠下了身上的小亮片,亏得她每天费劲脑汁去勾引齐烨,哪知宫漓歌早就找了一个更有钱更有背景的男人。
全场女人羡慕的声音时不时飘到耳里,更像是一把把尖刀凌迟着夏浅语。
她本以为宫漓歌是灰头土脸的来,早就准备了一出好戏,谁曾想宫漓歌这么耀眼夺目,那出戏自然也上不得台面了,打破夏浅语所有计划。
夏峰和余晩情对视一眼,“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从未听她提到过那个什么先生,怪不得这几天漓歌性情大变,肯定和那个先生有关系!”
“不过一个成年礼,竟然就花了这么大的价钱,看样子对方家世不错。”
夏峰显然有了新的打算,四大家族对他们来说就是神级家族了,甩了齐家不知道多少条街。
余晩情开心不起来,律师已经去查卡上的余额,一旦他回来,要是当众揭露自己花了宫漓歌的钱,还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事。
“你怎么了?”
夏峰见她脸色苍白不由得问道。
“没,没什么。”
余晩情喝了口酒掩饰自己的心虚。
萧燃隐于人群,宫漓歌小心翼翼的捧着盒子,这份是她此生收到最好的礼物。
她本想找个地方将盒子收起来,齐烨却是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大厅的音乐陡然一变,变得温馨且浪漫。
“有事?”
宫漓歌对上他那一双红得仿佛要吃人的眼,心里一惊,难不成他还要打自己?
哪知道齐烨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齐烨一脸严肃,尤其是眼里还充斥着红色的血丝,看着就让人害怕,宫漓歌还以为他被刺激得要揍人,哪知是求婚。
是了,上一世齐烨原本也是准备在自己的成人礼上给自己求婚,只不过从一开始自己就灰头土脸被人笑话,后来又被算计,齐烨还没来得及求婚就对自己失望不已。
没想到今天容宴的介入倒是让没有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齐烨原本对宫漓歌的感情算得上是喜欢,宫漓歌乖巧,懂事,关键救过他,他承诺过她,今天的求婚本只是想要完成承诺。
哪知道生出这么多变化,到了现在他这么迫切的求婚完全是男性尊严在作怪,他不甘心宫漓歌就这么被人抢走,她本该是自己的才是!
一如上辈子他的想法,宫漓歌是爱自己的,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反正不管他做什么,一转身,宫漓歌永远都跟在他身后。
现在变了,那本该跟在他身后的小尾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消失了,这让齐烨无法接受。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29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