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蕾施凤阳小说》施凤阳张思蕾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张思蕾施凤阳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张思蕾施凤阳小说》,讲述主角施凤阳张思蕾的爱恨纠葛,作者“张思蕾”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牛 X 啊,姐妹儿,我们一群人围着你吓得半死,结果你整个痔疮大出血」 「三顿烧烤……把此事给朕咽肚子里」 「好嘞,皇上!」 后来我爸妈就来了,再后来我就躺在了手术室 给我做手术的是施凤阳,施若若的亲哥 手术前我呼天喊地地扒拉着门,施若若兴奋地掰我的手…

小说:张思蕾施凤阳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张思蕾

角色:施凤阳张思蕾

热门网络作者“张思蕾”的热门书《张思蕾施凤阳小说》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他头都没抬,声音平静,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我四肢发软,心乱如麻了。施若若说她哥有洁癖,而且他又是当医生的,怎么感觉这么不拘小节呢?拿与不拿,我犹豫了下。他突然看我一眼,目光询视,我大为紧张,立刻拿走了他的保温杯。然后坐在一旁取下杯盖,把水倒在杯盖上,小口小口地喝着

评论专区

缅甸风云:还行评价:粮草

道术达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隔了这么久一下子推荐这么多好书。。。。。。。。这本书好在哪里呢?我觉得主角性格舒服,不矫柔造作,该怂就怂,有底线,有豪气。有种唐玄怪的意味

欢迎来到噩梦游戏:我很懒,回头改之

张思蕾施凤阳小说

张思蕾施凤阳小说第2章  

我发誓我不是想喝他的星巴克,我只是有点渴。
但是当我扭捏地站在他面前,弱弱地表示要借个杯子喝水,他看着我的目光充满了探究。
想喝咖啡?
没有!
我赶忙辩解,我想喝点水。
然后,他把自己的保温杯推给了我。
喝这个。
什么意思?
我又不是若若,怎么敢直接用他的杯子……我红着脸问:有一次性杯子吗,我倒点出来。
没有,直接喝吧。
他头都没抬,声音平静,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我四肢发软,心乱如麻了。
施若若说她哥有洁癖,而且他又是当医生的,怎么感觉这么不拘小节呢?
拿与不拿,我犹豫了下。
他突然看我一眼,目光询视,我大为紧张,立刻拿走了他的保温杯。
然后坐在一旁取下杯盖,把水倒在杯盖上,小口小口地喝着。
待会把杯盖洗干净就好了,我想。
张思蕾,听若若说,你大学毕业后就在家画漫画了?
施凤阳冷不丁地跟我说话,我险些被水呛到,支支吾吾好一会儿,脸火辣辣的:就、就随便画着玩,还挺多人看,后来干脆就专职了。
嗯,挺好的。
他随口一句肯定,让我恍惚了下。
好吗?
除了他妹妹施若若,好像没几个人说好。
连我妈都经常念叨,好好一个大学生,找份正经工作交五险一金不香吗,非要在家画漫画……我大学时期就开始接触漫画工作室,一开始给人坐班做助理,挣得很少。
这一行,完全是兴趣在支撑啊,单纯喜欢画画而已。
我妈总觉得大学生的身份有多了不起,其实遍地都是,而我又属于其中混得不太好的,在杭州工作的一段时间,很不顺利。
后来网上连载的漫画有了点起色,干脆就回老家专职了。
其实说出去总是有点丢人,七大姑八大姨总问我爸妈:蕾蕾还在家啃老啊,画画能挣多少钱啊,一个月能挣三千吗?
挣不到还是出去找个班上吧。
尤其我小姑,总是故意拿我表妹金金来比较,哎呀,我们金金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一家地产公司,在里面做绘图预算员,现在一个月工资都一万了,同样是画画,这能一样吗?
还有我大伯母,每次都用鼻孔眼看人,压根懒得搭理我们。
只因她女儿——我堂姐张思梦嫁得好,姐夫家里有钱,开大公司的。
哎,反正现实就这样,直到今年我的漫画小火了一把,一个月也挣了一万,我小姑又说:那能一样吗?
金金公司交保险,五险一金,蕾蕾有什么?
将来能有什么保障?
大伯母慢悠悠地嗑瓜子,眼睛斜着看人,逮谁怼谁,说来说去不都是给人打工的,女孩子嫁得好才是关键。
我妈那刚冒出头的自豪感,又被掐灭了。
我爸倒是挺支持我,他一个开出租车的,整天乐呵呵的,逢人就炫耀,我闺女可会画画了,画得可好,她在网上画的,还能挣钱,上次挣了钱还给我买了个新手机。
有句话说得对,不要去炫耀,最见不得你好的往往就是身边人。
可是我妈就想争口气。
我奶和我爷从小就偏心,偏心我大伯和小姑。
老两口一辈子攒的钱,都偷偷摸摸地给了大伯,只因大伯家生了小堂弟。
我爸有一年得了阑尾炎住院,他们就来医院看了一眼,拎了一箱奶。
可是我小姑父骨折住院,老两口直接给了五千块钱,还三天两头地关怀。
对此人家说,小姑父是外人,不给钱不像话,自己家儿子还给什么钱。
上哪儿说理去?
有些父母的偏心没道理可言。
他们偏心大伯和小姑,自然也偏心他们两家的孩子。
小时候我在奶奶家玩,堂姐堂弟也在,表妹金金也在。
一共四个孩子,他们煮了三个鸡蛋,看到我才想起来——哎呀,蕾蕾也在呢,就煮了三个鸡蛋。
然后他们三个吃鸡蛋,我在一旁眼巴巴地看。
直到我爸来接我,目睹了这一场景,大老爷们瞬间气红了眼,抱起我就走。
走,回家爸给你煮。
那天我爸给我煮了五个鸡蛋,吃得我差点吐了。
然后他说:今天这事别告诉你妈妈哈。
哎,可怜我老爹,我猜想吃鸡蛋那事,肯定是触碰到了他童年中的某种记忆。
因为听我妈讲,小时候我爸也很可怜,爷爷奶奶有好吃的都先紧着大伯和小姑吃。
话题扯远了,我妈虽然心里憋屈,但她真的很疼我,看我在电脑前忙,总是买一些蓝莓、橙子之类的护眼水果。
有一次还买了两盆仙人掌放我房间,说是防辐射。
相比那些亲戚,我那群以施若若为首的初中好基友倒是不错,个个吹嘘我不打草稿——张思蕾啊,那可了不起,漫画家,大漫画家!
我同学,小有名气!
你们要趁着她火起来之前,赶紧要签名,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我正出神地想着,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不知何时站起来的施凤阳,倚着桌子,神情淡淡地凝视着我。
对上那双漆黑的眸子,我又头皮发麻了,结结巴巴道:几、几点了?
他嘴角勾起,好整以暇地示意我,手机在你手里。
我张了下嘴,赶忙低头去看手机,10 点 24 分。
若若怎么还没来?
我去门口等她。
我低着头,故作镇定,结果经过他身边时,冷不丁被他挡住路。
怎么会这么怕我呢?
近在咫尺,身躯高大,这强大的压迫感包围着我……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好听,还含着隐约的揶揄。
我浑身都麻了,没敢正眼看他,傻狗似的笑两声。
哥,误会了,没有的事。
那就好,不然我会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面对。
他目光直直地看着我,我的脸红到了脚后跟,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懵了。
在这关键时刻,诊室的门被人推来了,我的救星施若若终于来了。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我们的好基友——车浩同学。
上次吃烧烤被救护车拉走时,他就在场,听施若若说他哭得死去活来的,上演了一幕生离死别。
而且我住院的时候,别人都买水果,这家伙竟然捧了一束玫瑰过来看我。
他还安慰我:没事的,蕾蕾,谁能不得痔疮啊?
割掉就好了,我不会瞧不起你的。
我当时大为恼火,我得个痔疮就要被人瞧不起了?
他笑得跟二傻子一样,谁能想到你这样的小仙女也能得痔疮啊?
在我心里你都不拉屎的。
总之我的意思是你别有心理负担,无论你得不得痔疮,拉不拉屎,影响不到你在我心里的地位。
周围人人哄笑,我被气得屁股隐隐作痛。
g——u——n——滚!
话说回来,我大学是在外地上的,毕业之后才回了老家,通过施若若跟以前玩得好的几个初中同学又混在了一起。
其实我还挺喜欢他们。
车浩家境不错,他老爸开了好几个修车厂。
他是技校毕业,以前上学时就是个混混,没想到如今还挺上进,经常在自家修车厂帮忙修车,抹了一身的机油,也毫不在意。
大概也跟兴趣有关吧,施若若说他喜欢研究汽车,而且他老爸也说,他修车的技术一流。
曾经的混混小痞子,成长为如今的大好青年。
还有慧子,上学时的乖乖女,戴着厚厚的近视镜,谁能想到如今在酒吧驻唱,还有一波儿小粉丝。
还有小宇同学,整天头梳得整齐,皮鞋锃亮,一身西装,给我们讲理财,讲保险。
我们每个人都在他手里买过保险,这次我割痔疮,数他最得意,看吧,蕾蕾就是听我的买了住院医疗附加险,这次手术基本不用花钱,都说保险是骗人的,怎么可能骗人呢……车浩的表弟小朱也经常跟我们混在一起玩,我们加起来六个人,时常一起吃吃喝喝,去体育场打羽毛球。
话说回来,言归正传。
施若若说半路经过车浩家的修车厂,听说她要来找我,这小子也不修车了,换了身衣服就过来了。
他说:我们中午吃完饭,下午去看电影吧,《速度与激情 9》,贼好看!
我和施若若都没异议,反正她请假了,闲着也是闲着。
施若若顺便意思地问了下她哥哥:哥,中午跟我们一起吃吗?
没空,你们去吃吧。
果不其然,意料之中,我们都没当回事,谁知说完这句话,施凤阳又突然勾起嘴角,说了句让我们晴天霹雳的话。
电影买晚上的,我下了班一起去看。
我去!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26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