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如卿冯斯年)冯斯年韩如卿免费阅读_冯斯年韩如卿免费阅读完结版在线阅读

韩如卿冯斯年是现代言情小说《冯斯年韩如卿免费阅读》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冯斯年韩如卿”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冯斯年韩如卿》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冯斯年韩如卿》主要讲述了冯斯年韩如卿的故事,同时,冯斯年韩如卿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冯斯年韩如卿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冯斯年韩如卿

角色:韩如卿冯斯年

现代言情分类小说《冯斯年韩如卿免费阅读》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冯斯年韩如卿”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韩如卿一听和自己住,这怎么行,打破自己计划了啊。想了下说:“你在外面小床前拉个帘子,一会让她住这吧。”说完不等冯斯年回答,把碗筷放盆子里端出去洗了。这个天,水还是刺骨的冷,放了碗

评论专区

降临诸天世界:没找到作者之前书的风格,不是太喜欢,总之是能看吧。。。一般

我专属的超凡世界:闹着玩一样。主角的行动逻辑基本属于玩家行为,只考虑收获不考虑风险,默认自己是会复活的不死之身,随便就把命放到天平上去赌任何东西。

我家古井通武林:毒草一个,各种喂毒

冯斯年韩如卿免费阅读

冯斯年韩如卿免费阅读第4章  

张立军又看眼屋里的韩如卿说:“行,本来家里就地窄,又有两个孩子。
我去队里睡,也住不下。
让凤华一会过来啊。”
冯斯年毫不在意道:“行,我们这也吃完了,没事过来吧。”
韩如卿在屋里吃着饭,耳朵可是注意的门外的动静,一听有人借住,乐了。
正愁不知道怎么把这个男人拐上床呢。
等冯斯年进来,韩如卿已经吃完开始收拾桌子,冯斯年看一眼韩如卿说:“一会立军小姨子凤华过来和你住几天。”
韩如卿一听和自己住,这怎么行,打破自己计划了啊。
想了下说:“你在外面小床前拉个帘子,一会让她住这吧。”
说完不等冯斯年回答,把碗筷放盆子里端出去洗了。
这个天,水还是刺骨的冷,放了碗。
赶紧进屋把冻的通红的小手放炉边烤。
看见冯斯年真的在墙两边砸了钉子,拉了一道帘。
眼睛又乐的弯成月牙。
手暖和点了,想了想,又进屋把粉被子抱出来,把小床上冯斯年的被子抱进去,自己男人的被子,岂能让别的女人盖。
冯斯年挑眉有点不解,倒也没吭声。
帮着把又拿出来的床单铺好。
这时张立军的爱人凤梅也领着妹妹进来了。
张立军和妻子都是山东人,凤梅一看就有山东人的好爽劲,嗓门也大,一进屋里说:“陆队长,嫂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啊。”
虽然凤梅平日也不喜欢这个韩如卿,可是今日有事相求,也不得不说两句客套话。
韩如卿见比自己大这么多的女人喊自己嫂子,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凤华好像见过冯斯年,笑吟吟的道:“之铭哥,又给你添麻烦了。”
冯斯年淡淡开口:“不必客气”韩如卿却觉得这中间有猫腻,不由打量了下凤华,二十五六岁,个子细高,得有一米七吧,鹅蛋脸上丹凤眼微微上挑,看着冯斯年时,眼中闪着不一样的光彩。
高鼻梁,薄嘴唇。
一条黑黝黝的大辫子搭在胸前,红色的对襟棉袄,黑色裤子。
婷婷玉立,还有股妩媚劲。
韩如卿心中立马警铃大作。
凤梅把妹妹送过来,没多待,客套几句就走了。
至于凤华,听说让自己睡外屋,有点惊讶,倒也没吭声。
冯斯年随韩如卿进里屋后,有点不自在了,打韩如卿随军来,他进这屋次数屈指可数。
而韩如卿此刻心里雀跃。
然后看着站着不动的冯斯年,说:“我去打洗脚水,你先坐着。”
冯斯年一听立马转身说:“我去吧,你待着。”
不等跨出门。
手被韩如卿拉住,指指外屋:“有人在,你进进出出不方便,我去”说完就出去了。
冯斯年却觉得手跟被烫了似的,热起来。
刚那小手柔软的触感久久残留不去。
等韩如卿进来,冯斯年已经恢复的跟没事人一样,坐在床边,韩如卿把水放冯斯年跟前:“你先洗,我一会再去打水”冯斯年闷声:“不用,你先洗,我就用这水洗”韩如卿看眼冯斯年,也不矫情,脱鞋脱袜子,洗洗擦干脚。
上床。
等冯斯年洗完,韩如卿已经脱了毛衣棉裤,就剩贴身的秋衣秋裤躺在被窝里,露一小脑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冯斯年。
冯斯年看着身子也有些僵硬。
在艰巨的任务也不如现在这般纠结啊。
最后还是一咬牙,脱了裤子,只剩秋裤和衬衣钻进被窝。
这会的被子还都是一米五宽两米长,军被也是如此。
所以如果两人离的远了,就盖不住。
冯斯年平躺下后,双手放在小腹部,也不敢乱动。
而韩如卿到底还是有点羞涩。
也安静的躺着。
韩如卿就安静了一会,身子就拱来拱去。
冯斯年更是倍受煎熬,韩如卿身上的馨香若有若无的飘进鼻子。
而柔软的身子也紧紧的贴着自己。
韩如卿到底是折腾一天有些瞌睡了,翻过身面对着冯斯年,拉起他一条胳膊放自己脖子下,然后脑袋枕在冯斯年肩窝处,才安静下来,一会呼吸就平稳起来。
可苦了冯斯年,韩如卿胸前的柔软几乎紧紧贴在自己身上,身体紧绷,感觉自己都快燃烧了。
最终冯斯年也翻转过身,面对着韩如卿,把韩如卿娇小柔软的身子搂进怀里。
也许可以试试好好生活。
外屋的凤华却辗转难眠,从第一次见到冯斯年,她就喜欢他,听说他结婚,可是过得并不好。
所以鼓足勇气又追来。
见到韩如卿温婉的模样时,又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
不由心酸起来,为什么是自己先遇见的,却不属于自己呢。
也许怀孕的缘故,韩如卿睡的特别沉,一觉醒来,发现身边已没有人。
估计冯斯年已经去营区训练了。
突然没有了昨天刚穿越来的兴奋感。
有些迷茫了。
她对现在这个年代完全不了解。
隐约记得上学学过这个时期刚打破大锅饭,分产到户。
但生活还不富裕。
许多人家精粮不够吃。
韩如卿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时代如果想独立生存,压力很大。
难道要依附于冯斯年?
这绝对不是她的性格啊。
躺在床上怅然半天。
决定先熟悉环境,然后看看自己能干点什么的同时再攻下冯斯年这座冰山。
想通了,心情大好的韩如卿迅速起床,到了外屋一看,单人床前的帘子已经拉开,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凤华也早走了。
火炉上的水壶盖反过来盖着,上面放着个饭盒,里面放着白煮蛋和一个大馒头。
边上的小锅粥一已经熬的粘稠。
散发着阵阵米香。
八仙桌上放着一碟切好的咸菜丝。
韩如卿看着心中暖暖的,这个男人面冷,心还是很细的。
赶紧洗漱后,坐在桌前慢慢的吃着早餐,然后思考着一会该去哪转转。
楼道里已经有人走动还有人几个小声聊天声。
韩如卿本来不想关注外面的聊天声,奈何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由侧耳细听。
只听一个尖细的嗓音说:“谁说不是呢,陆中队长那么好个人娶个这么个媳妇,也真是够闹心的。”
又一个甜腻的声音跟着说:“你们也不要这么说,也许韩如卿真的因为怀孕摔倒这事变好了呢?
对之铭哥可是一件好事呢。
之铭哥这么大岁数了,也该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22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