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印还原:重现案件的真相》曹伟许娜热门小说_血印还原:重现案件的真相最新热门小说

高口碑小说《血印还原:重现案件的真相》是作者“奇文麋鹿”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曹伟许娜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重现血案的真相

小说:血印还原:重现案件的真相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奇文麋鹿

角色:曹伟许娜

悬疑惊悚小说《血印还原:重现案件的真相》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奇文麋鹿”。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案情的初始是有人报警,报警人是楼下的嫖客。那地方是本地有名的红灯区,租住在那里的不是失足女就是野鸭子。扫黄组每年不下十次的突然袭击,可有什么用,回头出去了,依然是重操旧业、并且越战越勇。当时是凌晨三点,楼下的男女玩累了,正呼呼大睡,突然听见女人的尖叫

评论专区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都平行世界了,女角非要整个现实世界明星的谐音,看着真别扭。

位面审判者:末世与位面的有机结合,友情爱情描写的也很到位,我的粮草

长生捭阖录Ⅱ:顺天:a

血印还原:重现案件的真相

第 4 节 隐秘交易

1.”他要杀了我,他要杀了我,他要杀了我……”我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听着面前这个花容失色的女孩喋喋不休,就是这句话,来来回回说了几十遍。
同时腹议,所里搞扫黄,让我来干什么,仅仅是因为我是个女的?
他们说这女孩得了疯病,自从来到所里,就是这一句,其他话一概没有,以至于扫黄组的同事们想要了解所谓的犯罪经过,都无从下手。
因为职业特征,女孩穿着暴露,而且非常抗拒他人的接近,尤其是男性。
无奈之下,扫黄组只能给值班人员打电话,看看有没有女警可以过去帮忙,刚好是我接的电话。
这个叫”李霞”的女孩的确可怜,浑身上下都是血,初见她时,可把我吓了一跳。
据带她回来的同事讲,当他们闯入出租屋时,这女人缩在墙角,手里拿着一把滴血的菜刀。
当时,她的嘴里就是那句话,一路上都是。
案情的初始是有人报警,报警人是楼下的嫖客。
那地方是本地有名的红灯区,租住在那里的不是失足女就是野鸭子。
扫黄组每年不下十次的突然袭击,可有什么用,回头出去了,依然是重操旧业、并且越战越勇。
当时是凌晨三点,楼下的男女玩累了,正呼呼大睡,突然听见女人的尖叫。
刚开始,二人还以为是楼上的野男女想出了什么新玩法,还暗自窃笑;谁知道,女人的叫声越发高涨、频繁。
楼下的受不了,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怒之下,男的便光着膀子上楼去了。
上了楼才发现,左邻右舍都来了。
好家伙,看来都受不了了。
楼上的房门没关,众人刚开始还出于礼貌、敲了敲门;后来听得女人的叫声越发惨烈,便直接推门进去,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傻了眼。
只穿了一件性感内衣的女人缩在墙角,手里拿着一把滴血的菜刀,满脸是血。
在她的对面,一个只着内裤的肥胖男子正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她,嘴巴大张、眼球凸起。
这是个什么情况?
众人都呆住了,直到那女人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
有人才清醒过来,拿出手机,哆哆嗦嗦地报了警。
结果就是,所有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警官同志,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没有把她怎么样,是她自己把自己划破的,我根本就没动她……””你没动她?
那把刀上怎么会有你的指纹?”
”那是在我家,菜刀也是我的,当然有我的指纹。”
隔着玻璃,我打量着审讯室里的男人。
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戴着眼镜,一股子书卷气。
虽然体态偏胖,却并非那种满脸横肉油光满面的。
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憨态可掬。
如果走在大街上,打眼看去,必定会觉得这是个合格的员工、好丈夫、好爸爸,上班认真工作、下班按时回家,是无论如何不会将他和嫖娼联系在一起的。
可问题是,他现在的身份就是嫖客。
通过身份证上的信息和本人的口述,基本上和我的猜测相符。
王磊,男,35 岁,某公司员工,大学毕业。
因为业务一般,工作十几年,都没有升职加薪,所以资薪有限。
并且还要供给家里的父母和弟妹,因此他买不起房,也租不起城里的好房子。
唯有这”红灯区”每个月不到一千块钱的房租,才是他可以考虑的。
这样的男人,自然是没有老婆或者女朋友的。
好在这种地方,解决问题,也方便。
他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
对面的民警不停地询问,他不停地摇头否定。
一直强调于他而言,这没什么好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袖子被人扯动,我回过头,才发现长椅上的女人已经停止了念叨,而是冲我招了招手,让我靠近。
那提溜不停的眼珠子,带着些许神秘。
我好奇地凑近她,直到耳朵贴近她的嘴唇,才听见她用吹气一般的声音吐出几个字。”
他跟我说,他杀过人。”
我惊了一下,匆忙放开她。
女人嘻嘻哈哈,仿若一个疯子,而不知为什么,从她的笑容里,我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寒冷,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2.”什,什,什么杀人?”
王磊似乎也吓惨了,说起话来都结巴,”警官同志,你可得为我做主啊,我确实好色了点,可我也不敢杀人啊。
**同志,你可要调查清楚,还我清白啊……这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没想到摊上这样一个扫把星……**同志,你别误会,我真没有侮辱人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这娘们儿太不地道,说好的你情我愿,没想到一上来就动刀子,现在还贼喊捉贼……””说说具体的?
你让我想想……今天晚上我加班回家,都 2 点多了,在路上碰到她的,她问我需不需要。
我想着反正也没几个钱,刚好放松一下,所以就把她带回了家……**同志,我真的是第一次,我没钱,要不然我也不会去那里租房子……我看别人都干,所以我……””到家以后,她问我能不能做饭,她饿了,我当时也有点饿,我就告诉她,冰箱里有鸡蛋和西红柿,然后我就去厕所里洗澡了。
没想到出来以后,就看见她拿着菜刀在划她的胳膊。
你们不知道,她当时那个样子,把我吓傻了,脸上、身上、胳膊上,浑身是血,而且还滴到了我们家的地板上。
她抬起头冲我笑,她嘴里都是血,好像,好像是吸血鬼……然后,然后她就跑到床上、缩在角落里,就开始大喊大叫,我想过去,结果我只要向前一步,她就开始挥动那把刀,我不敢靠近她……我让她不要叫了,她反而越叫越凶,然后楼下的就上来了……””**同志,你们不能拘留我啊,我明天还要上班,如果公司领导知道了,非把我开了不可……**同志,我对天发誓,我根本就没动她,不算嫖娼的,和他们不一样……**同志,你行行好,放我走吧,我给你跪下了……”跪下也没用,赌博嫖娼,只要抓了现行,最轻的也是拘留,没得商量。
所以这个看似老实巴交的理工男也和其他人一样,被关进了拘留所。
这起故意伤害案,李霞是个切入口,但她目前神智不清晰,说的话不能完全当真。
我们走访了王磊生活圈里的人,他的口碑还算不错,且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办案讲究证据,上头吩咐下来务必尽查出事件真相。
如果王磊没有犯案事实,李霞会被追究诽谤罪和扰乱公共安全罪。”
小冯,你怎么看?”
所长问我的意见,毕竟李霞这段时间都是由我陪着的。”
常常听人说,那条街上的女人无缘无故消失,有的人甚至连房租都逃了,不知道是真是假,正好趁此机会查一查。
反正那个王磊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所长很快同意了我的意见,并且迅速分配了任务。
我知道,他在乎的并非女人的失踪,而是一个月后的省厅检查,这时候来一次大力度的整顿,是非常有必要的。
最开始搜查的是王磊的出租房,毕竟,这是事发地。
一进去,给我的感觉就是干净整洁,尽管到处都是血迹斑斑,但丝毫没有我想象中男生的房间那般脏乱差。
屋子不大,但桌椅板凳,电脑手机,摆放整齐,茶几上也没有太大的灰尘。
拉开布衣柜的门,映入眼帘的一件件笔挺的西装、长裤、衬衫,就连放在下面的内衣内裤,都是平平整整。
卫生间里也是井井有条,牙膏牙刷、毛巾盆子,各归各位。
除此之外,还有一满一尾两个香水瓶子,都是同一个牌子。
打开闻了闻,和刚才审讯室里散发出的气味很是相似,除此之外,还夹杂着淡淡的力士香皂气息,掩盖了不少血腥味。
看来在这之前,他的确洗过澡。
我们拿出了鲁米诺试剂进行检测,除了水池里有些反应,其他地方干干净净。
结合牙刷缝隙的浅红色,我们推断应该是普通的牙龈出血,最起码这里不是杀人、分尸的现场。
至于其他地方,也做了测试,并没有太多陈旧性的血迹,且大都集中在床单、枕头等地方,怀疑是当事人个人的损伤。
总而言之,王磊暂时没有杀人的嫌疑。
就在我们搜查完毕、准备打道回府时,床底露出的一个角,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我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抽出来,一看,是一张身份证。
张洁洁,女,1989 年 11 月 8 日生,地址:H 省 N 市 X 县家田村。
3.经过查验,身份证是假的、仿制的,但上面的信息、照片却是真的。
搜查内部网络,得知张洁洁确实是那个地方的村民,家庭条件也不错,一家四口,还有个妹妹。
虽然是两个女儿,父母却没有重男轻女,始终是努力工作、鼓励女儿求学,俩孩子也非常努力,张洁洁高考考入了一个二本学校,学金融。
大学毕业后,又获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甚至还找了个男朋友。
就在父母以为大女儿生活顺意之时,张洁洁突然失联了。
父母很快就报了警,而且还去女儿上班的地方打听过,对方也是一头雾水,因为她们也联系不上张洁洁,对方无故旷工已经好几天了。
随后他们又去往女儿的出租屋,根据邻居的反应,张洁洁差不多半个月没有出现了,并且因为还不到交房租的日子,房东对她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父母想起女儿在电话里提到的那个男朋友,一问女儿身边的人,同事朋友,竟然无人知晓。
就这样,张洁洁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她的父母一直没放弃对女儿的寻找,但都杳无消息。
在心力交瘁的绝望中,夫妻俩先后撒手人寰。
在处理完父母的丧事后,考上师范大学的小女儿也彻底离开了家乡……张洁洁失踪了差不多十年,身份证却突然出现在红灯区的一个出租屋内,虽然是仿制的。
经查,张洁洁出事前,身份证并没有挂失记录。”
这个人,你认识吗?”
民警拿着张洁洁的身份证,质问王磊。
王磊凑近一看,连连摇头:”不认识,这人是谁啊,没印象。”
”可这张身份证可是在你的出租屋里发现的。”
我们故意没有告知真假。”
**同志,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房间里怎么会有她的身份证?”
这个王磊是一头雾水,看上去莫名其妙,”你们在哪里发现的,会不会是什么犄角旮旯?
这房子是我租的,有些地方我也没动过……”想想也是,毕竟身份证是我在床底下无意间发现的。
但这个身份证却牵扯到一个失踪了将近十年的女人。
为了此事,我们特意开了个会,商量的结果无非三种可能,其一,那就是王磊说了假话,张洁洁和他有关,甚至于她的失踪,都和他密切相关;其二,张洁洁确实丢失过身份证,出于某种原因,并没有挂失补办、而是造了假,并且租用过或者是进入过这个房间,将假身份证落下。
第三,那就是有人故意将这个身份证放入出租屋内。

鉴于王磊一再强调,自己是第一次。
那位站街女李霞,便成了我们的重点怀疑对象。”
这是谁啊?”
李霞是个近视眼,几乎是凑到了跟前,才看清楚上面的字,”张洁洁,是谁啊?
没听说过,也是这条街上的吗?”
”你见过她吗,认识她吗?”
我恐怕刺激到她,语气尽量温和。
她在认真地看了看身份证上的照片后,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不认识,没见过,谁啊?”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让她好好休息,便拿着照片出去了。
我将得到的信息汇报给了所长,询问他下一步该怎么办。
所长拿着假身份证,背着手,沉默了很久,才叹声说道:”查查吧,人间蒸发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了点眉目,我们不能轻易放弃,毕竟是报了案的。
身份证虽然是假的,但却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问问吧,说不定能有什么信号。
就算是查不出什么,我们也算是尽力了。
哦对了,想办法通知一下她的家人,我记得她还有一个妹妹……””好像是叫张纯纯……””对,就是这个名字,你试着联系一下……对于张洁洁,你再到那边问问吧。”
”是。”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18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