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爱意: 初次的甜蜜约定)楚诀小桃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卿卿爱意: 初次的甜蜜约定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卿卿爱意: 初次的甜蜜约定》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星星海里捞月亮”大大创作,楚诀小桃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以世纪为单位,和她在一起

小说:卿卿爱意: 初次的甜蜜约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星星海里捞月亮

角色:楚诀小桃

热门网文大神“星星海里捞月亮”的新书《卿卿爱意: 初次的甜蜜约定》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在打游戏的时候,我妈说:”你看人家楚诀!直升A高强化班!”我在看电视、吃零食的时候,我妈说:”你看人家楚诀!考上S大了!”我在上厕所的时候,我妈说:”你看人家楚诀!保研了!”我忍无可忍:”妈!!!”我念小学的时候他读初中,我上初中的时候他都高中毕业了。能比吗?!可我妈说:”但他就大你四岁。”切,跳级念了不起呗。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高中,我妈风风火火地闯进我的书房:”楚诀!任职S大了!”哦

评论专区

维度侵蚀者:从最开始就是一股浓浓的自嗨味道,个人毒草,十章都看不下去,弃之。优点:看的太少,没找到。缺点:自嗨严重。颜文字出戏…

都市之虐杀原形:搞基差评!!!搞姬多好,非要搞基真是的。

打造火影世界:目前进度四十八章,前二十章我给粮草+,后面非常的无趣,给一个干草,作者没有推演能力,不敢改变剧情,中忍考试路遇大蛇丸明明在有能力逃跑,非得硬杠大蛇丸,结果佐助还是被种下符印。

卿卿爱意: 初次的甜蜜约定

第 1 节 竹马撩人

我的竹马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自小品学兼优,容貌超绝,简直不像人。
很狗。
他经常摸着我的头问我怎么没遗传到他的基因。
我一时嘴快:我遗传不了,就让我的孩子遗传吧。
他神色暧昧:……当真?
1.楚诀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我在玩泥巴的时候,我妈说:”你看人家楚诀!
考上 A 高少年部了!”
——全市最好高中的少年部。
我在打游戏的时候,我妈说:”你看人家楚诀!
直升 A 高强化班!”
我在看电视、吃零食的时候,我妈说:”你看人家楚诀!
考上 S 大了!”
我在上厕所的时候,我妈说:”你看人家楚诀!
保研了!”
我忍无可忍:”妈!

!”
我念小学的时候他读初中,我上初中的时候他都高中毕业了。
能比吗?

可我妈说:”但他就大你四岁。”
切,跳级念了不起呗。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高中,我妈风风火火地闯进我的书房:”楚诀!
任职 S 大了!”
哦。”
就是那个顶顶厉害的 S 大!”
哦。”
他不仅在那读过,马上还要在那教书!”
哦。
我假装淡定地端坐一会,回想过去这些年因为被迫和他比较而受到的”耻辱”。
又联想到未来他步步高升,而我或许被逐出家门,或许会饿死街头的凄惨之景。
最后拍案而起:”瞧不起谁呢!
谁还上不起 S 大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很快我的远大志向就传遍整个小区,一直传到楚诀的耳中。
他放假回家那会儿,特意给我送了几箱六个核桃。
虽然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但我依旧看出了满满的嘲讽意味。
晚上妈妈欢欢喜喜地留他吃饭,他意有所指地把鱼脑、猪脑、鸭头通通送到我饭碗里。
我心一横,在我的书桌上大大地贴上两个大字——S 大。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林纯,如愿以偿地考上了。
并且胜负欲极强地填了和楚诀一样的专业。
然后他就成为了我的班主任以及专业课老师。
他看见我时满脸的春风和煦,唇角微微上扬:”林纯,看来我的六个核桃挺管用。”
是你管用。
我的贵人。
2.新生见面会那天,我荣幸地落坐在大会堂第一排第二个座位。
第一个座位是楚诀。
衬衫领口微敞,眼睛深邃有神,金丝眼镜稳稳地夹在他高挺的鼻梁上。
高出众人一个头,尤为突出,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我和他短暂的眼神交锋之后,室友小桃敏锐地捕捉到了我们之间的火花。
她悄悄凑到我耳边小声赞叹:”可以啊,第一天就搭上了那么帅的学长。”
”不会是你男朋友吧,就是传说中为爱考同一个大学。”
我白了她一眼,礼堂大屏幕的摄像忽然扫过来,在我脸上顿了一下。
把我嫌恶的白眼照得清清楚楚。
远近处都清清楚楚传来嗤笑声。
连楚诀都转头看着我忍俊不禁。
是哪个老逼登设计的环节啊?
随后镜头挪到楚诀脸上,主持的学长情绪高昂:”下面有请我们的优秀毕业学长兼生师 3 班班主任上台讲话!”
楚诀从入场开始就备受瞩目,哪怕坐在人群中都是最亮眼的那一位。
他缓缓站起身来,笔直的西装裤包裹着他的长腿,阔步走上了讲台。
灯光落在他的脸上,金色的眼镜框亮得晃眼,当然更晃眼的是他年轻俊逸的脸。
小桃喃喃:”原来他是班主任啊,还是我们班的,也太养眼了。”
我冷哼:”呵!”
”他教哪一科呀?”
我脱口而出:”遗传学。”
”这你都知道!”
对楚诀,我可是研究良多。
3.表白墙很快挂上了帖子。
——关于 3 班班主任还有什么缺点这件事。
其他不重要,我眼神就锁在那句”今天大屏幕照到楚老师之前,还刻意停在了一个新生脸上,那反差也太明显了!”
您没事吧?”
其实那个女生长得挺漂亮的,就是黑了点,就是表情难看了点……”你们军训不晒黑?
你们翻白眼不丑?
手机就快被我捏碎之前,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盖在我的屏幕上。
我抬头就看见楚诀斜靠过来的脸,原来他已经讲话完毕坐回来了,此时正微眯着眼看我。
他眉头微挑,眼神不善:”班主任讲话都不听?”
好像开小差被抓包似的心虚,我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地松了手。
若不是楚诀及时抓住,手机该要摔在地上。
他扫了屏幕几眼,神色微冷,我想起当年被教导主任支配的恐惧。
他沉默地把手机丢给我,又掏出自己的手机”啪啪”打了些字。
就这么大剌剌当着台上讲话的院辅导员的面开起了小差。
随后我再偷偷点开那条帖子准备对线的时候,发现那些关于我外貌评价的评论都被删了。
骂人的话一下卡在嘴边,输出也不是,不输出又不爽。
然后表白墙发了条说说:拒绝人身攻击,拒绝容貌抨击。
净化评论区,文明你我他。
又收到了表白墙的道歉私信:”对不起、对不起,妹妹!

!”
我:?
4.八、九月天气热得吓人,下了有长跑训练的体育课,我打算去食堂窗口买个冰淇淋。
小桃却扯住我,指了指操场旁边的篮球场,异常雀跃:”那边好像有篮球赛!”
我远远地隔着两层铁栏杆望过去,确实有两撮男人在激烈交战。
旁边还拉着一个大横幅:第五届生科院和体科院两院联合篮球赛。
倒不是那些热得汗流浃背,衣服紧贴地能勾勒出身上肌肉的帅哥吸引我。
就是看见”生科”发现是自己的学院,这必须去给学长捧个场啊!
我任由小桃拽着我挤进层层包围圈,站进了第一排。
随后听到两个女生的交谈:”学生物的和体育专业的打比赛,疯了吧。”
我在那些挥洒着热汗,衣服紧紧贴在背上的两拨人里扫了一圈。
确认了没有楚诀。
生科院和体科院的篮球赛之所以正正经经办到第五届,就是因为楚诀。
第一届就有楚诀的参与,横扫四方。
那是体科院在和学校几十个学院对战中唯一输掉的一次。
听说体科院的辅导员不服气,硬是贴着生科院辅导员要两院联合举办篮球赛。
还正正经经地标上了第几届。
结果楚诀参加两届之后,就去忙学业了。
后来从读研到留任,都不方便参加本科生之间的比赛。
我闭上眼睛,想到了楚诀打篮球的样子。
当年听闻楚诀考进 A 高少年部,我也兴致冲冲地要去考。
等我去考的时候,他已经去高中部的强化班了。
我的结果当然是,没考上。
但是蹭了一眼高中部的篮球赛。
按理说楚诀的年纪最小,站在一群健将中却毫不示弱。
少年的脸刚毅俊俏,眼里碎了满片星河。
**的太阳就照在他的脸上,照向他微微拧着的眉头、因为剧烈运动而泛红的面颊、强健有力的小腿、修长的个子上。
人群里的欢呼声在少年的篮球砸入篮筐后达到顶峰。
现实中骤起的惊喊和记忆中的欢呼混杂在一起,我忽然从回忆里惊醒。
睁开眼睛才直直看见原本在场上四飞的篮球,正飞快有力地朝我冲来。
我屏住呼吸,心脏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短短的几秒,我的脑子里已经开始人生走马灯了。
我还想尝一口妈妈做的炖乌鸡,我还想去看薛之傲的演唱会,我还想爬到楚诀头上踩他一脚,我做梦都想看到楚诀妈妈指着他的头说:”你看看人家林纯!”

这时有人急促地拨开人群,手臂横在我的面前,张开的大手在篮球砸中我之前,飞快地将它拍了回去,形成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地落入框中。
人群定格了两秒,爆发出震惊的赞叹:”牛啊!”
连我都不由地竖起大拇指,这个逼装得可秀。
几年的择偶权都是杠杠的,不用愁了。”
林纯,你不知道躲吗?
!”
楚诀的声音在我耳边乍起,带着压制心慌后的急促。
这时拍篮球的大力学长匆匆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要和我道歉:”对不起啊,学妹!”
”对不起,楚老师!”
楚诀将我拨拉到一边,抱着手臂站到那位学长面前,表情是我没见过的严峻:”要是伤到我的学生,你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吗?”
小桃闻言激动地晃了晃我的手臂,两只眼睛都快变成爱心窜出来了。
我心里麻麻的,以前我是他的邻居,偶尔是他口中的妹妹,现在成为了他的学生,还真是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是这学长我怎么越瞧越眼熟?
我用力盯着他看,给他看得脸颊红上加红。
我脑子翻转了一圈,终于想起来,这不是那天主持新生见面会的学长吗!
也是设计楚诀出场镜头,顺带在我诡异的表情上顿了顿的那位学长!
5.这位学长灿笑着,面对我僵硬的表情不知所措。
我”呵呵”一笑打破僵局:”这位学长,加个微信呗。”
在大学里能遇见一个人太难了,不加微信怎么找他算账。
倒是一旁围观的群众不知道在想什么,交头接耳,一片哗然。”
什么情况?
天降奇缘?”
”篮球下的爱情?”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楚诀此时转身,眼底透露出些许疑惑,咬紧后槽牙,隐隐带着丝威胁。
学长还没动,前来围观的好兄弟倒是兴致冲冲地把他的手机掏出来,露出微信二维码。
我刚拿出手机解锁了页面,就被人三步并两步地扯到人群外,抬头正对上楚诀不耐的眼神。”
去我办公室。”
言罢,他就背过身阔步往前走。
按照我和他的青梅竹马情,他说南我偏要朝北的尿性,我铁定不会听他的。
但他现在是我的班主任,万一他给我穿小鞋怎么办。
于是我骑上新买的小电驴,在路过他身边时,笑嘻嘻地冲他喊道:”楚老师,我在办公室等您!”
他捏着汽车钥匙的手顿在半空,唇角抽搐。
了解完 S 大歪七扭八的地形之后,我清楚地知道,小电驴可以比汽车都快。
小电驴天下无敌。
6.再快的小电驴都带不动我的半拉脑子。
我光记住 S 大的地形和蚯蚓一样歪七扭八,却在食堂路口绕了好几圈没找到路。
又绕回了食堂。
……真香啊。
我掏出手机给楚诀发了微信:”楚老师,找不到办公室怎么办啊?”
等了两分钟,没回我。
呵,可能他也没找到吧。
我将小电驴停一边,手脚都控制不住地往食堂门口走。
饿了,真的饿了。
我掀开食堂门口的帘子,迎面扑来更浓郁的螺蛳粉香气。
点了一份螺蛳粉后找个地方坐下,忽然一个女生对我挥手。
定睛一瞧,才发现那是被我落在篮球场的小桃,她在光滑的地面上快速挪着小碎步朝我跑来。”
你不是被楚老师拉走了吗?
怎么跑这儿来了!”
她在我面前坐下,语气里免不了抱怨。
我嗦了口粉,含糊地回答:”走丢了。”
”你?”
”呃……”我思量一会,回道,”他应该也走丢了。”
”你不是说你把 S 大地图都背下来了吗?”
我倔强地眯眼一笑:”图片与实物不符。”
忽然手机亮了,这时楚诀才回我一条消息。
他发来了位置共享,而不是定位。
他说:我去找你。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18
下一篇 2022年8月31日 pm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