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知格兰暝)穿越兽世:带着造物系统搞基建_穿越兽世:带着造物系统搞基建完结版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大河上观”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穿越兽世:带着造物系统搞基建》,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顾知格兰暝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基建 兽世 团宠 1v1】
  顾知意外穿越,救下一个黑皮白发大帅哥,这才得知她穿越到来的地方是兽人世界
  异界大陆处处充满了危险,只有投靠部落才得以存活
  顾知果断跟着黑皮白发帅哥回了他的部落
  看着画风原始、条件艰苦的部落,顾知却眼前一亮:这些可都是声望值!
  顾知手握造物系统,种田基建整起来,衣食住行都安排!
  部落生活太凄苦?!
  不怕,有她在,生活水平嘎嘎提高
  种水稻、做衣服、起房子、修道路、搞养殖……
  一不小心,她带领着部落做强做大,成为艾欧大陆生活最幸福、最令人羡慕的部落
  凭借高超的知识技术和讨喜的性格,顾知混成了黑狼部落的团宠,人人都很喜爱她
  就连那个地位尊崇、平日里冷言寡语的狼族首领在面对她时,也会不自觉露出温柔的笑意

小说:穿越兽世:带着造物系统搞基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大河上观

角色:顾知格兰暝

热门新书《穿越兽世:带着造物系统搞基建》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大河上观”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第二天一早。阳光从洞外洒进来,顾知悠悠转醒,伸了个懒腰。山洞里多出来的一道高大身影让人忽视不了,顾知眨了眨眼,试探出声:“你醒了?”多出来的身影正是昨天系统让她去救下来的那个黑皮白发男人,顾知一看,白狼不见了,变成了眼前这个男人。男人转过头来,浅灰色的眼睛盯着顾知,他沉默着不说话,脸上带有一丝疑惑。盯着顾知看了半晌,他垂下头,两眼盯着被绷带包扎住的伤口……

评论专区

无限血核:评分依旧有点低,原因在于这个开头依旧普普通通,如果不是蛊真人所写,我基本不会看这本书,但蛊真人的构思还是值得信赖的,所以留下有待观察情况有变,我再修改书评

巡狩万界:怎么说呢,有点假大空的感觉,虚的太多,实的太少,打起来一点没有画面感,或许是为了提升B格吧。。

往生记:更新时间:1970-1-1 08:00\u003Cbr \u002F\u003E哎哟! 我地娘啊

穿越兽世:带着造物系统搞基建

第3章 山洞相处

第二天一早。

阳光从洞外洒进来,顾知悠悠转醒,伸了个懒腰。

山洞里多出来的一道高大身影让人忽视不了,顾知眨了眨眼,试探出声:“你醒了?”

多出来的身影正是昨天系统让她去救下来的那个黑皮白发男人,顾知一看,白狼不见了,变成了眼前这个男人。

男人转过头来,浅灰色的眼睛盯着顾知,他沉默着不说话,脸上带有一丝疑惑。

盯着顾知看了半晌,他垂下头,两眼盯着被绷带包扎住的伤口。

“你的腿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了起来,这几天你先不要乱动。”顾知解释。

男人再次把目光投向顾知,她能感觉到,对方是在看自己的嘴唇。

顾知福至心灵:“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讲的话?”

男人听后,眉毛轻轻蹙了一下,吐出一个古怪的音。

行吧,她听不懂。

这要怎么交流?

顾知看了一眼,他腿上的绷带勒得有些过紧,可能是变回人形之后宽度过大,不适应了。

想到男人听不懂自己的话,顾知用手示意他把绷带解开再重新系紧。

“?”男人歪了歪头,不太能理解她的意思。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顾知向他靠近,冲他友好地笑了笑,试探着向他的腿伸手。

见男人没有阻止,她快速地解开绷带,察看了一下伤势,没发脓,看来情况还不错。

顾知又给他把绷带缠绕了上去。

抬起头,就对上男人冷酷中略带懵懂的表情。

顾知被他这幅表情取悦到了。

太好了,男人虽然看着冷漠,但也不是不好相处的人。

说实话,顾知昨晚还担心男人醒来之后发觉她撞破了他的秘密,要对自己下杀手呢。

“你暂时不要乱动,就好好待着就行,你的伤得需要养一阵子才能好,知道了吗?”

尽管男人听不懂自己说的话,可顾知还是叮嘱了几句。

男人盯着受伤的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黑沉沉的,阴郁冷漠,看起来就很不好惹。

怎么了这是,怎么一下心情就不好了起来?

顾知没敢多打扰他,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就要起身出去。

然而手腕被一股力道抓住了,惊得她转回头:“你要干嘛?”

男人深深地望着自己,薄唇抿了又抿,说出几个拗口难懂的词。

救命啊,语言不通真的好难沟通!

顾知不太习惯与陌生人这么亲密的接触,把手挣了出来。

“你是想问我去哪里吗?”

顾知试图理解他的想法,要是她一个人受伤了,看到唯一的同伴要出去,肯定也是要问他干嘛去。

“我出去找点吃的。”

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多找点吃的比较好。

顾知把水放到男人身边,“你要是渴了的话就喝一些,等我回来。”

说完,她从背包里拿出匕首,冲男人笑笑,就走出去了。

昨天她在这附近查看了一番,发现了一些野鸡的踪迹。

顾知作为农大的一名学生,养过猪摸过鱼杀过鸡,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实战经验很丰富,又因为扎实的专业知识和过硬的动手能力,在登山团里基本都是她搞定食物。

不就是抓几只鸡的事儿,手到擒来。

……

山洞内。

格兰暝眼睁睁看着少女翩然离去,手上的触感还残留在指尖。

他捻了捻,是温热的触觉。

是活的巫。

他看向自己包扎完好的伤口,感觉到有些不可置信,他竟然能遇上巫,巫还帮他治疗了。

格兰暝本以为……他会死在昨天与黑蛇的那场战斗中。

但没有想到,最后时刻,巫会出手帮助了他。

这还是格兰暝第一次见到巫,以前他只从先辈的口中得知,巫是无所不能的,是艾欧大陆上最崇高的存在。

而他,竟然在这深林里遇上了。

格兰暝心口炙热,意识到自己醒来之后的淡漠态度,又感到了有些后悔懊恼。

他竟然怠慢了那样尊崇的巫。

巫她……应该还会回来的吧。

格兰暝有些不安的垂下头。

晌午时分。

顾知拎着左手两只活的野鸡回到了山洞。

没等走进山洞,顾知就看到了男人静默地盯着手里的水瓶,连动作都没变过,姿势照样是早上的那个姿势。

怎么说呢,就……感觉有点乖。

这一幕让顾知想到了她养过的一只大黄狗,总是会乖乖呆在家里等她回来。

听到声响,男人抬起狭长的眸子,炙热的目光旋即落到自己的身上。

不是,干嘛突然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尤其是男人深邃干净的眼神仿佛有种特别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看一眼,就足以让人心都化了。

这男人,长得可真是造孽。

顾知腹诽了一句,扬了扬手上脱了毛去干净内脏的野鸡。

“今天中午我们吃烤鸡。”

除了野鸡之外,在杀鸡的时候她还有了意外的发现。

溪水里面有不少的游鱼。

这下食物就不需要太担心了。

顾知找来一堆枝条,又搭了两个三脚架放在火堆一遍,把枝条削尖串起整只鸡,放在上面烤着。

男人从始至终眼神都没从顾知身上挪开过,直把顾知盯得压力山大。

沟通不了好难受,总不能捂住他的眼睛让他别看自己吧。

顾知做不到那么霸道。

事实上,格兰暝是在看她在做什么,他不太理解,怎么巫用一个方块状的小东西就能点起火来。

她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格兰暝眨眨眼,安静地坐在一边,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冲撞了高贵的巫。

顾知觉得,这么干坐着等鸡熟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于是她看向男人,男人对上自己的视线立马就把头低了下去。

不至于吧,我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刚不是盯得挺起劲的。

顾知决定从他手里的水瓶找话题:“你渴了吗?”

格兰暝歪头,不解。

见状,顾知指了指他手里的水瓶。

下一秒,她就见男人手忙脚乱地把水瓶小心地放到自己面前,没忍住,顾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呀,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里面装的是水。”

怪她,早上出去的时候忘记给他演示一遍怎么打开。

人家可能以为这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一直守着没敢动。

顾知给他演示了一遍怎么打开保温水瓶,“你看,里面是水。”

男人眨了眨眼睛,似乎对这一幕有些震惊。

顾知便从他的反应中猜出来,这个世界应该没有这些东西。

“喝一口?”顾知做了个喝水的动作,“里面有葡萄糖,很好喝的。”

格兰暝看懂了,点头,他现在需要补充水分,所以他没有拒绝。

可没想到水刚一入喉,就传来丝丝甜蜜的味道。

格兰暝眼睛一亮,好喝!

顾知轻轻笑了笑,对他的这个反应表示很满意。

用不了多久,烤鸡的香味扑鼻而来。

顾知洒上了一些佐料,趁着热乎想要撕下鸡腿给男人。

可她低估了热度过。

“嘶……好烫!”顾知手一抖,掉下去鸡肉被一双手稳稳地接住。

好险,午餐差点就没了。

男人默不作声将鸡肉撕开,像是感觉不到烫一样,整整齐齐把各个部位放置稳妥。

做好这一切之后,男人殷切地看向了顾知。

顾知吹了吹手指,等缓过来的时候,面前多了一大块鸡肉。

鸡胸的部位。

她看了男人一眼,他继续往前推,其余鸡腿鸡翅安安稳稳地放在一边。

对上男人期待的目光,顾知有点难以拒绝。

她并不是很想吃鸡胸,她食量没那么大,而且,这个部位的肉有点柴。

“这可是我烤的,你怎么敢的呀,居然把最柴的部位给我,留着最好吃的给你自己?”

顾知气呼呼地把鸡**了回去,一手抓住鸡腿一手抓起鸡翅,就大快朵颐吃了起来。

男人怔愣了一瞬,没有动作。

顾知吃完了鸡腿和鸡翅,打了个饱嗝,这才发现烤鸡没被动过。

“你不吃?”

格兰暝意外地懂了她的意思,摇头。

不吃,都给你吃。

他继续把鸡肉往前推。

顾知看着男人,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看男人身上穿的衣服……不,甚至不能说是衣服,只能说是一块布,堪堪包裹住的下半身,浑身上下充斥了原始的画风。

该不会我来到的这个世界,是很久远的原始世界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男人的举动就很好理解了。

他可能认为,鸡胸那一块是肉最多的部位,所以,他想要把这块肉给我吃。

顾知觉得自己可能误会男人了。

他并不是觉得鸡腿鸡翅好吃才留下来的,可能是他单纯觉得这些部位没什么肉,并不能很好的饱腹。

而且,他压根就没吃呀。

“我饱了,你吃吧。”顾知做了个摸肚子的姿势,然后把鸡肉往男人面前推。

男人看了她一眼,似乎不赞成她的想法,又把鸡肉推了回来。

哎呀,几块鸡肉而已,推脱来推脱去的干嘛呢。

顾知那个暴脾气,直接把鸡肉强硬地放到他手上,又把香喷喷的鸡腿直接塞到男人的嘴里。

“看你还怎么拒绝。”顾知哼道,“赶紧吃,你可是病号,多吃点。”

格兰暝看出了巫有点生气,不敢忤逆她的想法,于是静静地咀嚼了起来。

巫真好,居然肯给他这个废人吃肉。

巫做的鸡好好吃!

巫好厉害!

顾知就很莫名,谁能告诉她,不过就是吃了几口鸡肉,为什么男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像是感动得要哭了一样。

趁着男人吃东西的时候,顾知缩到了角落,进行了签到。

【签到成功,获得1个声望点。】

目前声望点:2个。

哎,按照每天一个声望点的积累,要积累好久才能变成一笔财富呢。

不过顾知并不气馁,积少成多嘛,总会有它变多的那一天。

就在顾知即将关闭页面的那一刻,她发现了右上角有一个滚动的小弹窗。

上一篇 2022年8月24日 pm12:10
下一篇 2022年8月24日 pm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