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喻锦歌简南州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喻锦歌简南州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男女主角分别是喻锦歌简南州,作者“简衣少年郎”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理财黑洞喻锦歌与表弟赵君雁在兜风途中出车祸
喻锦歌重生在大骊被废黜流放的落魄公主身上,还激活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
于是大骊出现了几个怪人:不想当皇帝只想经商的皇子,被迫种田的公主,热衷搞基建的将军,痴迷衣服设计的相府千金及给大骊饮食行业带来严重内卷的平民
喻锦歌的目标是与表弟在大骊发光发热,致力成为大骊首富
(大表弟:你只想抱紧大腿混吃等死喻锦歌:不,我不想,我的内心只想暴富)

小说: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简衣少年郎

角色:喻锦歌简南州

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简衣少年郎”。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赵君雁在酒楼里找了个跑腿的活,这日回来便见喻锦歌神色恹恹地蹲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装着黑色汁液的桶,桶里泡着几根布条。他从怀里拿出个油纸包打开,里面是几个烧饼,递给喻锦歌,问道:“又失败了?”接过油饼,喻锦歌看了眼系统屏幕,上面的进度条显示:(银两:0/50两;12/15天)她叹气道:“这个任务太难了。我去布庄转了一圈,发现这个时代并没有蓝色的布匹,说明大家还没有发现板蓝根可以染布。但我试了很多种方法始终都差了一点。你有什么想法吗?”赵君雁又掏出一把瓜子磕起来:“别问我,问就是板蓝根颗粒,我也不懂这玩意怎么搞……

评论专区

网游之修罗传说:火星引力最耸的一点就是明明骨子里是没救妹控,明明被和谐了1w本书,还是没有半个实妹,你不实妹还不是被和谐了,当年不如过把实妹瘾

重生之大科学家:到了清末居然还想先单独科技赶超 过家家呢

星之海洋:别人看的是格局.是脑洞.而我..看的只是那股“开了金手指.挚爱依旧死怀里”的淡淡沧桑罢了.

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

《流放后,落魄公主靠种田震惊全国》在线阅读

第4章 她大笔一挥,画下一个丁老头

赵君雁在酒楼里找了个跑腿的活,这日回来便见喻锦歌神色恹恹地蹲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装着黑色汁液的桶,桶里泡着几根布条。他从怀里拿出个油纸包打开,里面是几个烧饼,递给喻锦歌,问道:“又失败了?”

接过油饼,喻锦歌看了眼系统屏幕,上面的进度条显示:(银两:0/50两;12/15天)

她叹气道:“这个任务太难了。我去布庄转了一圈,发现这个时代并没有蓝色的布匹,说明大家还没有发现板蓝根可以染布。但我试了很多种方法始终都差了一点。你有什么想法吗?”

赵君雁又掏出一把瓜子磕起来:“别问我,问就是板蓝根颗粒,我也不懂这玩意怎么搞。”

看着喻锦歌垮下去的脸,赵君雁安慰道:“不行的话咱就不激活了呗,就凭你弟我的聪明才智,就算没有系统照样能混得风生水起。”

将瓜子皮吐掉,又道:“实在不行我打工养你呗。”

喻锦歌十分感动,还是亲人靠得住啊!正要开口时,只听赵君雁说道:“养到出栏好歹能卖上点价钱哈哈哈哈哈!”

“滚!”喻锦歌白了他一眼,转身出门。

“哎!我开玩笑呢,你去哪?”

“执行B计划!”

珑西城虽是大骊边境的城池,但大骊以文治国,鼓励读书,是以城里的读书人不少。

写意楼是个茶楼,虽然是以楼为名,但却不止是楼。楼内有假山有流水,一处一景,布置得十分雅致,平日里常有读书人在这里办诗会。

城主府今日在这牵头举办诗画大赛,奖品是一方上好的砚台。大赛无报名要求,只要交十文钱就可以参加,场内备有笔、墨、纸与颜料,参加的人可以领三张画纸,最终只需上交画得最好那张。

二楼雅座内,轻纱飞扬,沈城主端着茶盏俯瞰全场,问旁边的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王爷觉得我昨日的提议如何?”

“呵,计划很好。”喻成之轻笑一声,他把玩着手上的绿扳指,语气却冰冷,“但城主似乎找错人了,本王对那个位置并无想法。”

“那九王爷将来可不要后悔!”沈城主脸色微变,拂袖而去。

喻成之看着场内作画的众人,惊讶了一瞬后笑了,轻声道:“那位置多无趣啊?身无重担,天下任我行。只有傻子才会争,你说是吧?”

喻锦歌混在一众读书人中认真地写写画画,因她只是将头发高束成马尾,未着粉黛,身上也无一首饰,故而在一众书生中并不显眼。她先是以水彩画了两张美人图,并将美人身上衣裙的平铺图在旁边画出。

一张是美人梳着元宝髻,身穿红绿搭配的齐胸襦裙。墨绿色的上衫,画有黄色花团的深红色襦裙,裙头缀着珍珠流苏,身形婀娜,贵气又活泼。

另一张图美人身穿红色的明制立领上衣搭配蓝色妆花马面,上衣画有展翅的金色凤凰,马面裙摆同样画有金色的牡丹,配以蓝白绣有牡丹祥云的云肩,端庄大气。

就在她准备画第三张时,有人摇铃喊时间到了。

她左右扭头看大家是否完成。

左边的年轻书生画的是工笔骏马图,刚将马头画好,看起来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但马身未画。听见铃声响起后迅速用几笔将马身勾勒出、署名,动作一气呵成。

右边是个中年人,他脚边丢了两张画废的纸团,第三张画的水墨画,大概是想画的山水,刚在画纸左边将山峦勾勒出半座,流水还未来得及画,看见已经开始收卷,便随便画了两条曲线表示山川流水。

喻锦歌若有所思,片刻,她大笔一挥,行云流水地在白纸上画下一个丁老头,那动作潇洒极了。

这个时代的纸和笔十分昂贵,更别说颜料。蹭纸的目的也达到了,她将丁老头交上去,便宝贝地揣着怀里的美人图往布庄走去。

珑西第一布庄里冷冷清清的,只有许掌柜在低头盘账,店里的两个伙计不见身影,货柜上的成衣及布匹少了一大半。

“掌柜,你们店的生意不错呀。”喻锦歌看着货架上少得可怜的布匹说道。

“唉!”许掌柜发愁,“前段时间得罪了郡主,哪里还有生意,店都要开不下去了,仓库里的存货准备卖给同行了。”

“姑娘是来买布的?随意看便是,剩下这些要是有看的上的,我算你便宜点。”

喻锦歌摇头:“我不是来买布的,我是来找您的。”

许掌柜仔细看了看喻锦歌,自己确实不认识她,疑惑问道:“姑娘找在下有何事?”

喻锦歌将怀中的唐装美人图打开给许掌柜看一眼,又关上:“我姓喻,是来跟您谈生意的。”

许掌柜一愣,抬手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请往里边详谈。”

布庄后边是个房间,点着香,烟雾袅袅,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应是平日里用来谈大宗生意的。

“喻姑娘想怎么谈这生意?”许掌柜给喻锦歌倒上一杯茶,随后坐在她对面问,虽已极力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模样,但语气还是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

喻锦歌将齐胸襦裙的图纸放在桌上,道:“这件裙子能在两天之内做出来吗?要一模一样的图案。”

许掌柜拿起图纸端详裙子上面的花团,说道:“可以。”

喻锦歌呡一口茶,出来那么久还真有点渴了。

“六十两买断,掌柜觉得如何?”

“六十两太多了,就算是在京城,平时的一张设计图纸最多才二两。”许掌柜为难。

“许掌柜,您也说了是平时。”喻锦歌提醒他,“而且我这设计图在大骊可是独一无二的。”

许掌柜沉吟:“姑娘说得确实是独一无二,但某认为此图不值,若姑娘没有诚意的话在下只能送客了。”

说罢作出一个请的姿势。

喻锦歌故作平静道:“如此是我唐突了,这就告辞。”

喻锦歌起身,正要跨出布庄大门时,身后传来许掌柜的声音:“喻姑娘请留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31日 pm2:08
下一篇 2022年7月31日 pm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