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完结篇!(赵大水岑郁)岑郁陆辞全文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岑郁陆辞》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岑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岑郁赵大水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郁歪着小脑袋,皱着小眉头看天空。赵大水陪着小闺女坐在门槛上,赵善和赵翔的打架已经告一段落,只剩下赵莲儿还在收拾她的蘑菇。赵大水看着地上一片狼藉,蘑菇被两个男孩踢得到处都是,心里来气,“喂,你们俩,进山……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是岑郁赵大水的精选现代言情岑郁陆辞》,小说作者是“岑郁”,书中精彩内容是:“母亲,这阵子,管好家里的人,妹妹也尽量不要出门。等过几个月再出门。外面乱得很。”“嗯,嗯…

岑郁陆辞

岑郁陆辞 精彩章节试读

陆辞放下茶杯,垂头想了一会儿,“母亲,老皇帝不是……”
南屏吓得心惊肉跳,用手绢捂住嘴巴,“老天爷,王母娘娘啊,这是弑父。”
“宴儿,你如何知道?”
“母亲,小声点。这事儿别人不知道,孩儿有朋友在宫里当差。”
南屏信了。
“母亲,这阵子,管好家里的人,妹妹也尽量不要出门。等过几个月再出门。外面乱得很。”
“嗯,嗯。”南屏连连点头。
“母亲,这件事,全天下知道的不过几个人,一定要保密。南盛容要是来了,也不能告诉她。”
“那是,她可是个大嘴巴。她要是知道了,你外祖家也就知道了。要是传出去,就是杀头的罪过。”
陆辞放下茶杯,“母亲,时辰不早了,歇息吧。”
他回了房间,等到了半夜,才出了常府去了京郊的院子。
他不知道岑郁还记不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所以不敢见她。可是心里又火烧火燎地想见人家,只好半夜里过去。
陆辞静静听了一会儿,蹑手蹑脚进了岑郁的卧房。
岑郁正在酣睡。
陆辞把帐子揭开一条缝儿,朦朦胧胧中看到岑郁侧身而卧的轮廓。
看了一眼,心满意足。
陆辞放下帐子,出门靠窗而坐,守着岑郁。他几日奔波,现在才感到疲倦,不知不觉闭上眼睛睡去。
庆云道那边,常海平在城楼上,等着朝廷派来的十万大军到来。
他收到岑郁的来信,明白这次老皇帝派兵竟然是因为山塘县的传言,说在山区湖边看到有仙姑在里面沐浴。
虽则原因可笑,可到底派了正规军过来。
他也有私兵,可是不能对外头宣布。要是北狄打过来,他如果出了私兵,朝廷会不由分说就会给他扣上一个谋反的罪名。
他来了庆云道之后扩招军队,也有五六万人。可是应对北狄的铁骑,自然是自己的兵力越多越好。
带兵的一个是谷占野谷大将军,自己好友。另一个是骑墙派智信。
这次朝廷送来了十万大军,可是一粒粮食都没给。
粮食,庆云道有的是。
钱,庆云道也有。
岑郁说得对,给未婚的士兵说亲,让他们在这里安家;成婚的士兵,给他们粮食和房子、土地,让他们把家搬来,那这十万士兵就是庆云道的了。
招待这些士兵的第一要务,就是让他们宾至如归。
他们来的路上没有吃食,呵呵,没关系,好酒好肉的招待。
收买人心,他会。
他站在城楼上,还没等来大军,等来了陆辞的来信。
信是陆辞最贴身的随从送来的,信封上粘着一根鸡毛,是加急加密。
常海平挥退左右,自己进了小房间看信。
信中只有四个字,“山陵崩塌。”
常海平愣住。
老皇帝死了?
为难了自己十三年,贬了自己十三年,把自己一家子分开十三年的老皇帝竟然归天了!
好事情啊,好事情。
自己一家人团聚有望。
想到女儿,常海平一阵激动。
那是自己的女儿啊,从出生到现在还没见过一面。
现在,自己把老皇帝熬死了,太他娘的好了。
常海平把信烧了,心里有点儿小雀跃,又去了城楼上。
远处,黑压压的大军已经到了。
常海平快步下楼,站在城门口,“老谷。”
当头跑来一匹快马,马上的人胡子拉碴,精神抖擞,两只眼睛圆溜溜的,看到常海平后翻身下马,“老常?”
“是我。咋地,认不出来了?”
“朝廷说你脸色苍白,重病卧床十三年。咋就精神这么好,老子看你能上山打虎。”
谷占野说完,朝着常海平肩头打了一拳。
常海平哈哈大笑,身子一侧,两个人你来我往打了十来招后住手,“老常,我本就不信那些老家伙说的话,总想着要来看看你。现在,果然,宝刀不老啊。”
“那是,还等着和老兄一较高下。老谷,山里有老虎,改日去山上猎虎。”
“好。”
智信带着大军在后面几十米远的地方停下,娘的,他都饿了三天了,谷占野那家伙还跟人嬉笑。
身后的士兵三天来一口吃食都没有,从京城到庆云道这儿,一个个无精打采,累得弯腰驼背,眼神呆滞。
谷占野叹气,“老常,你看看,朝廷一粒粮食不给就让这么多人过来。你庆云道要管饭。”
常海平哈哈一笑,“酒肉早就准备好了。来人,请兄弟们入城。”
鼓声敲响,一群群的老百姓蜂拥而出,每个人都端着簸箕,拿着筐子,里面是馒头、咸菜、萝卜条儿和腌肉干儿等等吃食,笑着跑向大军。
智信和谷占野吓了一跳,这是啥情况?
常海龙挽住谷占野的胳膊,“放心,这是开胃菜,后头到了军营再大吃一场。”
智信本来多疑,可是当一个老者抱着一个小娃娃站在他面前,小娃娃白嫩的小手捧着一个大白馒头给他,那馒头还冒着热气,松软白嫩,这才放下心来,接过来馒头,捏捏小娃娃的小手,“乖。”
这十三年来,庆云道渐渐富裕,不少穷苦的老百姓或者灾区的穷苦人家都拖家带口前来讨生活,庆云道都给他们安家费,以至于庆云道人口激增。
前两日,庆云道的大总管赵良在庆云道各地广贴告示,说朝廷要派十万大军来边境护防,有不少是优质的未婚大小伙子,谁家有适龄的女子,可以去挑选佳婿,只要挑中了,那小伙子就是不同意,庆云府也要让他同意。
赵总管是谁啊!
赵总管是说一不二的厉害人物,就连刺史大人都听他的呢。
老百姓一听这个,马上热情来了。
听说今日大军会到,各郡县各乡各村家里有适龄女孩儿的父母早早就来占地方,争取第一个见到大军,给女儿选(抢)一个合适的如意郎君。
所以,毫不知情的军士们吃着馒头,啃着萝卜干的时候,就有不同的老夫妻在旁边问奇怪的问题。
“小兄弟,家里几口人啊?家里吃得饱饭吗?有几亩地,几间屋?”
“小伙,父母还在不在?兄弟几个,他们都成家了吗?”
“小老弟,读过书吗?认识几个字?是不是童生?”
“喂,敢问小伙多大了?家是哪儿的?多高?多重?”
“会不会种田?会不会酿酒?会不会养蜜蜂?”
“认不认识草药?会不会做肥皂?还是会养马、喂猪、放羊?”
……
谷占野疑惑地看着常海平“老常,你不安好心?你想干啥?”
常海平不答,左手拉住谷占野,右手拉住智信,“走,去军营吃肉去。”
身后几个军官大喊,“士兵们都有,成了亲的先进城。未婚的都留在原地待命。”
十万大军中呼啦啦走了一部分人。
好么,老百姓们高兴了,剩下的就是自己的盘中餐,囊中肉,冲啊。
赵良背着手,笑眯眯地站在远处,吩咐手下,“老百姓们都知道怎么做,他们来登记的时候,写清楚姓名和军号,态度都好点儿。”
“是。”
这件事就是赵良安排的。
岑郁的好计策,他铁定执行得好好的。
这些军士就是庆云道的新鲜血液,一定要留住。
军营里面,酒过三巡,常海平等人都不再喝,毕竟北狄在侧,不能大意。
智信和谷占野送常海平出军营,“老常,回头去猎虎。”
得,还想着这事呢。
常海平一笑,“一定。”
他急着要走,回去还要给陆辞回信。
可怜的陆辞在窗下睡了一夜,过来给岑郁把脉的冉大夫踢了他一脚才醒过来。
“冉大夫?”
冉大夫气不打一处来,压低嗓门吼他,“你闹什么幺蛾子?翁主才好一点儿,你别气她。”
“你当你那点儿心思老夫看不出来。眼珠子都快长人家身上去了。你收收心,你问问你自己,你能追求人家翁主吗?”
“人家翁主那么好一姑娘,你要是敢想龌龊的事情,老夫阉了你。”
陆辞护着脑袋,躲开冉大夫打过来的大手,“冉大夫,我不进去,我这就走。”
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晶莹透明的粉色手串来,“你给她,她喜欢好看的东西。”
说完,生怕冉大夫再骂他,扭身跑了。
不料大腿麻木,一下子跌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冉大夫被气得笑出声来,“该。”
过了两日,岑郁身子好了一点儿,身上有了点力气,冉大夫过来的时候,月牙儿正陪着她在院子里看书。
是沈醉送来的几个话本子,都是些情啊爱啊这些小年轻看的,冉大夫捋了捋胡须,“翁主,别看这些没营养的。老夫那里好多医书,改日老夫拿来给你看。”
岑郁甜甜一笑,“谢谢冉伯伯。”
冉大夫不干了,“你师父你就叫兰爷爷,我你就叫冉伯伯?”
月牙儿怼他,“兰爷爷六十三岁了。”
唔,那是老了点儿,自己才五十来岁,年轻着呢。
冉大夫立马转移话题,“唔,今天厨娘做的饭好吃。岑郁,这手串好看吧。我跟你说,这手串是老夫给你选的,小姑娘都喜欢这样粉色的玩意儿……”
却说贞顺帝给老皇帝守了三日以后浑身轻松,他不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他现在是君王,是皇帝,是天下第一人。
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可是那个甜美可爱的翁主被那个死老头子藏起来了,找了三日都没找到。
宫里的后妃女子都看腻了,贞顺帝也提不起来兴趣跟妃子们愉快地玩耍,身边有人看出来了他的心思,谄媚的献策“皇上,那翁主说不定被先帝送到皇宫外边去了。翁主那么好看的一个人,民间根本藏不住。要不咱们广贴皇榜告示,重金悬赏,谁要是能提供有效线索,赏银100两。”
贞顺帝大喜,“好。去办吧。”
陆辞跟沈醉两个人正在盘点各地库房,冉大夫从外头进来,“常公子,贞顺那家伙在找翁主。还说举报有奖。”
陆辞脸色一寒,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贞顺,贞顺竟然先挑衅了!
胆子不小。
“我去看看。”
陆辞到了大街上,果然贴着皇榜,上头还画着岑郁的头像。
陆辞冷冷哼了一声,好么,自己找死,可别怪他下狠手。
父亲的账和岑郁的账一块儿算。老皇帝死了,现在都落在贞顺头上。
“这不是那个土包子翁主吗?怎么,她失踪了,皇帝还要找她?”
“谁知道这里面有啥猫腻。我看,说不定新帝迷上了她,要找她做妃子呢。”
“那日在城门见到翁主,真真是个狐媚子,那张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看,新帝才即位几天,就惦记上了。”
“别瞎说,新帝要守孝三年。可不敢乱猜乱讲。赶紧走吧。”
陆辞听了后更加恼怒,贞顺自己作死也就罢了。那么冰清玉洁的岑郁的名誉还被他玷污了,不能忍。
他垂着头走开,有人叫住他,“宴哥哥。”
却是南盛容和杨翠。
陆辞冷冷地拱了拱手,“南小姐。”
至于杨翠,他理都不理会。
“宴哥哥,那个翁主失踪了。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南盛容审视着陆辞,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她手里有了银子,体会到了有钱人的好处,老皇帝死后在家里憋了几天,今天再也憋不住了,拉着杨翠出来逛街购物。
两人见了皇榜后,都动了心思。
那可是100两银子啊。
要知道,京城郊区的一个小院子也就值200两而已。
两个人都想要这100两银子。
至于翁主的安危,嗤,关自己啥事儿?
两个人商量着要去什么地方找那个翁主,杨翠看到人群中的陆辞,两眼放光。
陆辞常年练武,宽肩窄腰,大腿修长有力,人又很精神很俊俏,到哪儿都鹤立鸡群。
她自己也不小了,在婚事上高不成低不就。商户她自己看不上,高门大户看不上她,以至于蹉跎到了18岁还待字闺中嫁不出去,只能跟着大龄姑娘南盛容玩耍。
可是人家南盛容还勾搭了陆辞呢,她呢,还是单身一个。
看到陆辞这么英猛,杨翠的小心脏跟小兔子一样怦砰怦乱跳,要是她能嫁个这样的夫君,那她死也值了。
她站在南盛容身边,两眼冒泡看着陆辞英挺的鼻梁和线条分明的脸庞,精瘦的下巴和坚毅的眼神,心花怒放,要是自己是南盛容就好了。
听南盛容说,陆辞非常宠她,一出手就给了3000两银子。
陆辞的父亲还是个刺史,听说也快死了。死了后,陆辞就是一家之主,陆辞的夫人就是家里的主母。
要是自己能嫁给陆辞……
她当即娇笑着说“常公子,皇榜上说翁主失踪,我猜翁主从丹房里出来后痛不欲生,说不定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寻死呢。也是,寻常人家的姑娘遇到这种事情,多半要上吊自杀。要是常公子派人找到翁主,献给皇上,说不定皇上能赏给常公子一官半职。到时候,咱们都能跟着沾光。若是常公子飞黄腾达,不要忘了小女哟。”
陆辞冰冷的眼光看过来,如同利剑一样,寒光闪过,杨翠后退了一步,她没说错呀。

劁猪
陆辞拱了拱手,大步离去。
“盛容,你好有福气。有这样一个未婚夫婿,要模样有模样,要能力有能力,还这么宠你爱你。”
南盛容也很得意,“那是,我自小就看上了他。我姑姑也疼我,两家都是亲戚,他不宠我宠谁?这不,一出手就给了我3000两银子,让我随便花。那个翁主,嗤,不干不净的东西,别想跟我争了。”
杨翠这才想起来正经事,“我得赶紧回家,让人去找那个翁主。别让他人抢先了。”
南盛容也急了,她也不能让杨翠抢先,两个人立马分道扬镳。
却说陆辞到了小院子,一屁股坐在沈醉前面,脸色冰寒,“我看你清闲得很。杨县令的事情,都过去多少天了,还不动手,等着让他生孙子呢?”
沈醉正盯着账本发愁,一听这话,气得跳起来,“我哪里闲了?我哪里闲了?老子忙得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这么多账本子都要看,还要

小说《岑郁陆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