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佳佳许佳佳(同学口中的许佳佳)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同学口中的许佳佳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同学口中的许佳佳》是由作者“扁平的龟壳”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上课了好几分钟,莫晨还是勾着脖子愣愣地看着桌面,肯定是又怎么心情不好了,他这种时候就是自己生闷气,我也犯不着去烦他忽然他像是反应过来一般,直起脖子,双手快速地抓了两下头发本就有些蓬松的头发变得更是杂乱,透过晨光,像是树枝上的鸟窝“怎么了莫大少爷?”现在我关系跟他还不错,也就这样玩笑地询问道“哎呀不想了!”他又抓了一下头发,扭过头说了句:“没什么,就是件小事,心里烦躁”*这次正好是月末,放……

小说:同学口中的许佳佳

作者:扁平的龟壳

角色:许佳佳许佳佳

小说《同学口中的许佳佳》是网络作者“扁平的龟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同学口中的许佳佳》内容概括:这种情况我只在电视剧中看到过,心下难免担忧。可只能等周日放那半天假去医院看她了。请假很麻烦,必须得家长跟班主任联系,说明原委,我跟我爸关系一直这样,我也不想多跟他接触。好在许佳佳是学校的名人,所在的医院早在前几天就被扒出来了,又加之上了当地新闻,也算是又出了一次名…

同学口中的许佳佳

第9章 段雨青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察觉到莫晨心情不佳,我本来想问他要不要去看望许佳佳的,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把小本子合上收了起来。

我很想去医院看看许佳佳,昨晚洗漱完之后躲到被窝里,将手机开机就是想看看许佳佳有没有回信息,答案是没有。

许佳佳从来不会不回我信息,即便是没什么话可说了,她也会回个表情包的。

这只能说明,她现在状态并不好,有没有醒来还是两说。

这种情况我只在电视剧中看到过,心下难免担忧。

可只能等周日放那半天假去医院看她了。

请假很麻烦,必须得家长跟班主任联系,说明原委,我跟我爸关系一直这样,我也不想多跟他接触。

好在许佳佳是学校的名人,所在的医院早在前几天就被扒出来了,又加之上了当地新闻,也算是又出了一次名。

我现在还有三十几块钱,去那家医院打车应该也就二十多,剩下的十来块钱吃饭也差不多了。

正思索间,就见莫晨弯着腰在翻什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没多久,声音停了下来,他坐直了身子,将夹在语文书里的几张票子递给了我。

“昨天去小卖部,找钱的时候我看到桌面上有几张崭新的,就让老板找给我了。”

我欣喜地接过那三四张崭新的一元钞票,摸了摸上面的折痕,用气声说道:“好在折痕很淡,还是很新的。”

——我怕弄皱了,还特意放书里夹着呢。

我小心的将它们码齐放在笔记本里夹着,抬起头看着草稿本上那一行刺刺的字,朝莫晨笑了一下。

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我只有三张一块钱的,将手伸进口袋,掏出那叠在一起的三块钱递给他,伸手在他本子上写道:我只有三块钱,给巧克力给你吃,回头再还你。

莫晨点了点头。

从塑料盒中抓了两三个巧克力递了过去,莫晨接了下来放进空空的课桌里。

我统共才三张十块的,哪有什么好找的,只是我爸没给钱给我,我得留着车费。

毕竟那家医院我没去过,万一钱不够可就糟了。

饭卡里只剩六块钱了,只够包子钱,接下来还有三天时间,我算了一下,每天两块,刚刚好。

这次课下,莫晨难得地坐在座位上,时不时几个男生来叫他出去,他都只是抓了抓脑袋,没有回应。

吴志才用笔帽戳了戳我,我皱眉扭头看向他,他朝莫晨挑了挑眉头,向我询问情况。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该干嘛干嘛,别打扰我看小说。”

吴志才惊了一跳,小声埋怨道:“顾琪琪,我也没说啥啊,你怎么这么凶。”

没多久,他又凑了过来,问道:“诶,顾琪琪,你在看什么小说啊,给我瞅瞅。”

我叹了口气,合上封面给他看,说道:“耽美,怎么,你要看啊?”

吴志才不愧是女生堆里的男生,小声地说道:“要看,我怎么不能看了。”

“男生和男生的你也看啊?你不是爱看言情小说吗?”

“还不是现在没的书看嘛,这本看看也不错,你快看完了吧?”说着他又问道:“这是你的书吗?”

我摇了摇头。

“不会是陈蓝蓝的吧?”他伏在桌子上,双手卷着本子压在胸口。

我点了点头,看到他这个姿势,没忍住笑了一下,说道:“笑死我了,吴志才,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娘。”

闻言,他低头看了看,扔下本子,撑在桌子上,没好气地说道:“陈蓝蓝的书我就别想借到了。”

“你知道就好。”

等到下完晚自习,我早早地就回了宿舍,第一时间就是给手机开机,藏到被子下面,就去刷牙了。

洗漱完毕,迫不及待地缩到被窝里,打开流量,点开微信。

圈圈转了两下,我叹了口气,正要关机的时候,却看到了许佳佳的回复。

——你不用担心[微笑]

心下狂跳不已,紧攥着手机,点开了和她的聊天界面。

只有两条信息,第一条很长一段,后面一条就是她方才看到的那句话。

——你是琪琪吧?我是佳佳妈妈,上次你来找她玩时我们见过的。不用担心,佳佳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只是现在还没有醒来,医生说这个星期就能醒了[太阳]。我们也是昨天才听到消息赶回来的,今天才看到信息,让你担心了,多久放假呀?放假了可以来这边玩啊,到时候也可以来陪陪佳佳[微笑]。

我呼了一口气,回复道:阿姨,我这周日有半天假,到时候一放学我就过来。

佳佳:到时我叫人来接你,你在校门口等着[微笑]。

——不用了,阿姨,我打车过来就好。

佳佳:那多麻烦呀,自然是要来接你的。

知道许佳佳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

将手机关机塞进了包里,我躺在床上,摊开四肢,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出神。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杨梅你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姗姗推开了门,走到我床边,一张圆脸白里透红,仍是咧着嘴笑问:“诶,琪琪,你今天怎么回这么早?我跟你说啊……”

还未等她开口,杨梅就跑进了宿舍,一把搂住她粗壮的腰身,“啊,陈姗姗你别到处说。”

可陈姗姗这大嗓门哪是她能挡住的,等伍萍和李心欣挽着走进门来时她就倒豆子一样一口气抖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琪琪哈哈哈哈哈就是杨梅她在操场上看帅哥,结果旁边一只蚊子飞进她鼻子里了哈哈哈哈哈……”

杨梅啊啊叫着将她推到了床上,一阵挠痒,陈姗姗本就笑了很久,一个劲儿地求饶,直嚷着“笑得肚子痛受不了”之类的。

想到那个场景我也就跟着笑了起来,这种蚊子我知道,我一起也吸进过鼻子,难受得很,一直打喷嚏。

隔得老远就见到空中飞了一群,特别小,也没什么声音,就围在牛的身边,一不当心就钻了进去,烦人得很。

李心欣拉着伍萍坐在一旁,看着二人一直笑。

杨梅力气终归是没有陈姗姗大,很快就被反击了,压得她动弹不得,杨梅忙叫嚷着要伍萍帮忙。

陈姗姗抓着她的手,用大腿将她牢牢锁住,说道:“萍萍出手了这也太不公平了吧,那我可以直接认输了。”

闻言,李心欣抿嘴轻笑,伍萍张着嘴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保证道:“你们放心,我绝不偏心,一个也不帮。”

“哇,萍萍,你好绝情啊……”说完杨梅又扭了扭腰,仍是逃不出桎梏。

她喘着气,直呼道:“我认输我认输,萍萍不帮我,我怎么打的赢。”

等陈姗姗一松手,她立马反悔,压在陈姗姗身上。

陈姗姗最是怕痒,杨梅打不赢她,便总是挠她咯吱窝,她也就笑的失了力气。

到了第二天,早自习时就不见了莫晨身影。

吴志才作为莫晨的迷弟,自然第一个开口询问。

彼时我正闭着眼睛背《琵琶行》。

“诶,顾琪琪,晨哥呢?不会迟到了吧?都上课十几分钟了。”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诶,顾琪琪,我跟你说话呢,你反正现在背不完,待会儿再背啊。”说着他又戳了戳我。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谈,说尽心中无限事。说尽心中无限事……嗯……”背不出来,我扭头将他凑过来的脑袋拍了一下,说道:“就怪你,天天晨哥晨哥的,烦死了。”

“这怎么能怪我,你自己没记熟……”说到后面,他的声音低了下来。

“莫晨他请假了。”说完我又扭头看向他,“你不止今天看不到他,明天也看不到他!”

“啊?那晨哥他请了多久啊?”

“两天。”

“晨哥他为什么请假啊?他平时不太请假吧?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因为许佳佳那个事情吗?我听人说他爸特意跟班主任说了,不让批他的假条呢,这次是怎么请的假啊?不会是他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吧?顾琪琪。”

“我怎么知道。”

见我不怎么搭理他,他也难得识趣地不再说话,而是转而读起了《离骚》。

一篇《离骚》读的磕磕绊绊,字错了一半,又带了点他那独特的本地口音,听着颇为搞笑。

无奈之下,我只能加快速度,声音放大,自动清除杂音。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我呼了一口气,看着墙上的时钟,还有十五分钟下课,好在背完了。

莫晨不在,我自然没什么零食吃,好在许佳佳妈妈说会叫人来接我,这也省下了车费,那这几十块钱完全够接下来这几天吃饭了。

待会儿去食堂吃碗面。

这样想着,越发觉得肚内空空,饿得难受。

这段时间以来,馒头我都吃的想吐,每次回去,他们也不问我有钱花没有,也就只能靠之前攒的那几百块钱硬撑了。

这个星期还是爷爷给了一百给我,不然指不定怎么熬呢。

记了十来个单词就下课了,我忙扔下课本,跟着人流朝食堂跑去。

排队的时候遇上了一个人,留着寸头,长得很是俊俏,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又想不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我在看他,他低头看了我一眼,灿烂一笑,说道:“hi,顾琪琪,好巧,我头一次在食堂见到你。”

我尴尬地笑了笑,当然见不到啊,我餐餐吃馒头。

“好巧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虽然我是觉得他眼熟,可应该只是因着他长得帅,偶然见过几面,有点印象。

很快就到我了,我也就没继续说了,直接端过一碗面就走。

喝了几口清汤,顿时感觉肚子舒服了很多。

对面有人放下了瓷碗,接着坐了下来,我没有抬头,虽然疑惑周边这么多空位为什么他会坐这里,但仍是自顾自地吃着。

“诶,顾琪琪。”声音清朗。

我抬头看了一眼,是刚刚那个男生。

“你……许佳佳她联系你了吗?我看你们俩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她现在怎么样了啊?”男生眼眉狭长,带着不可言说的几分艳色,却因留着寸头,笑时露出白牙,中和了那几分艳,不显阴柔。

我想起来了,他是上次我和徐佳佳在奶茶店聊天时,来叫许佳佳去KTV的那个男生。

难怪,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生会这么好看,这种好看不能单单用帅来概括,而是雌雄莫辨。

这与李学长的温和迥异,更是与莫晨的痞气截然不同。

这么好看,居然不是像他们那样的风云人物?

“你记性真好啊。”我感叹了一声,便又告诉了他:“昨晚许佳佳妈妈回复我了,说许佳佳已经没事了,只是还没醒过来,估计过几天就能醒了,叫我不要担心。”

看他很关心许佳佳的样子,既然叫莫晨“晨哥”,又能托话,却也不像他的跟班,应该是朋友。

这样猜测着,我便继续说道:“阿姨说周日会来接我,到时候你要一起去吗?”

说完我就后悔了,感到不妥,他毕竟是异性,许佳佳妈妈可能会疑心。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就不去了,只是看晨哥请假了,我就有点担心。”

“许佳佳那么喜欢晨哥,其实晨哥也是喜欢她的,两情相悦本来就很难得,我一直有劝晨哥,但是他不爱听人意见。”说着他好似又想到什么,咧嘴笑了一下,说道:“对了,你刚刚不会是没想起来我是谁吧?”

我点了点头,回答道:“不过现在想起来了。”

“我叫段雨青,至于你的名字,跟许佳佳一样顺口,所以我听一遍就记住了。”

两个人聊天,他说的话还多一些,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碗里的粉全吃完了。

他笑着跟我道别,端着碗走去了回收台。

段雨青,有点耳熟……

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我又想起那一天他撑在矮桌上,看着许佳佳,笑容灿烂。宽大的校服规规矩矩的穿在身上,因着这个动作,衣领有些凌乱,他细长的手指搭在桌面上,衬得米白的桌面竟有几分粗糙。

“你咋不回信息,我正到处找你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4日 am11:11
下一篇 2023年3月14日 am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