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你动摇沈北执乔以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北执乔以荷)只因你动摇最新小说

沈北执乔以荷是现代言情小说《只因你动摇》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天光之外”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脸上尴尬地发烫,只能随口找个借口:“沈先生的外套还在我的身上,你总得留下个电话号码,让我洗干净以后可以还给你”沈北执打量我片刻,笑的很淡:“我不习惯穿别人用的,乔小姐大可以直接丢了”他说完就抬手去按电梯,丝毫不给我多一点儿眼光我知道他这话里意有所指,大概是要是我跟许东白掰扯不清的话,就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他嫌脏可我没办法,我还是舔着脸开口:“丢了多可惜,这衣服干干净净的,我绝对没弄脏!”……

小说:只因你动摇

作者:天光之外

角色:沈北执乔以荷

《只因你动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天光之外”。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我忍住鼻头酸涩,闷声开口:“爸,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妈妈/的。”洗澡的时候,顾欣然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进展如何。我挑挑拣拣地给她把大概经历说了一遍,大小姐当即就傻眼了。“我说沈北执他真是好样的,他是怎么忍住的啊!箭在弦上都能忍住不发……这,他是不是不行?”顾欣然匪夷所思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在狭小潮湿的浴…

只因你动摇

第9章 免费在线阅读

脚下沉重得仿佛灌了铅,每一步都艰难。

我推开家门,入眼一片灰暗,拐过玄关转角才发觉家中原来有人。

“怎么淋成这副模样,粥刚出锅,趁热喝。”

我爸背对我佝偻着身躯,半边身子隐匿在黑暗中,好似要被这漆黑吞噬殆尽

他回头看见我,原本浑浊的眼底都跟着亮了亮。

我忍住鼻头酸涩,闷声开口:“爸,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妈妈/的。”

洗澡的时候,顾欣然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进展如何。

我挑挑拣拣地给她把大概经历说了一遍,大小姐当即就傻眼了。

“我说沈北执他真是好样的,他是怎么忍住的啊!箭在弦上都能忍住不发……这,他是不是不行?”

顾欣然匪夷所思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在狭小潮湿的浴室里显得分外大声。

我愣了一下,想到沈北执那只拿惯了手术刀的手仿佛在我的腰肢间撩拨惹火的模样。

“乔以荷,还在吗,怎么不说话了?”

我猛地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维持着一个姿势发了好久呆,不禁脸颊爆红。

“咳咳,”我不自在地咳了两声,小声道,“……沈北执他,其实挺行的。”

“什么,你大声点,沈北执怎么了,我没听清!”

我没解释挂了电话,沈北执很行,是我不行才对……若是我可以再放开一点。

第二天一觉醒来烧到了三十八度六,我只能强撑着身体先去医院。

医院挂号处队伍很长,有一位老太太不太会操作耽搁了一些时间,后面的人谴责不已。

我帮老太太操作一番,等我再挂上号的时候,高烧已经烧得我头昏脑涨浑身发软。

再加上心事重重,我实在是支撑不住,趴在输液的长椅上眯了一会儿。

我睡的太久,液体输完了,透明软管里甚至回了一段鲜红,被过于白皙的手腕衬得越发刺目。

没叫护士,我自己动手抽出针,扭头,眼前站着刚才在挂号处耽误了不少时间的老太太。

老太太笑着问我:“小姑娘一个人来的,我让我儿子送你回家。”

她说完看向一边,我也下意识追寻她的目光看过去,一道熟悉的身影猝不及防闯进我的视线。

是沈北执。

……所以,这个老太太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沈夫人,沈北执的妈妈?

刚刚输进身体里的三瓶液体似乎瞬间药力失效,我头脑阵阵发热,五指忍不住微微蜷缩。

沈北执会怎么看我——勾/引他失败,转头就将主意打到了他母亲身上?

沈北执的目光冰冷,不带任何情绪地掠过我,自带一种上位的审视。

我手足无措地想要避开他直白的目光,急于想逃。

沈夫人却笑着拉起我的手:“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儿子沈北执。”

大概是我的反应太不正常,沈夫人愣了愣,旋即看向沈北执:“北执,你和这位姑娘以前认识吗?”

我羞赦地恨不得当场挖个地缝钻进去,低头紧张看着自己的鞋尖。

沈北执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声音很淡,拒人千里之外:“只见过一面,不熟。”

我心头泛上一阵苦涩。

沈北执说得对,我们确实不熟。

沈夫人温柔道:“小姑娘刚刚帮了我很大的忙,而且女孩子一个人回家多不安全,你不忙的话开车送送人家。”

沈北执低头看我的目光让我如坠冰窟,我闷着声想要拒绝。

但就在我起身的时候,也许是输液时间太久,眼前登时一黑,我整个人几乎是被他抱在了怀里。

沈北执一手扣着我的腰,一手抓着我的手臂,手劲大到我的胳膊都隐隐发痛。

“别乱动,坐着等我。”

他头也不回地上楼,似乎是去换衣服。

目送老太太的司机把她接走之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如坐针毡。

理智告诉我应该自己离开,可妈妈/的病情却拖住了我的脚步,如果我可以再靠近他一点……

没耽搁多久,沈北执就已经换上常服站在我面前,让我跟着他往外走。

“上车。”

简简单单的命令,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我想了一路,这个时候却萌生了退意:“不、不用了,谢谢沈医生,我……”

沈北执云淡风轻地嗤笑一声,打断了我未说出口的推辞。

下一秒,他便倾身将我禁锢在了他和车身中间。

沈北执的目光静静地落在我的脸上,眼底却是明晃晃的嘲讽。

“真不需要的话,刚才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不先离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日 pm2:50
下一篇 2023年1月2日 pm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