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苏阳陈枫《卷耳》最新热门小说_夏雪、苏阳陈枫全文免费阅读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卷耳》,男女主角夏雪、苏阳陈枫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俏小羊”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高中是摆脱幼稚迈向成年人世界的最后一个阶段,身处这个阶段的我们迫切的想要甩掉“无知”的帽子,期盼父母能够不再以孩童的身份来审视自己,从而获得与父母平等对话的机会,以使自己的意愿能获得尊重和实现我们渴望自由,渴望能够摆脱家庭的束缚,在远离父母的舞台上释放自己的天性,展现青春的色泽,而是否有足够的社会能力来支撑起自己的憧憬,则完全置之一边不管不顾了中考成绩出来以后,苏阳和我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被……

小说:卷耳

作者:俏小羊

角色:夏雪苏阳陈枫

热门网络作者“俏小羊”的热门书《卷耳》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他用自己的顽强意志去和命运抗争,我觉得他已经成功了,毕竟他靠着自己的能力已经走出农村,迎来了新的世界,在求学的同时,他努力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幽州六杰享受了充分的假日欢乐。新年结束后,在父母和苏阳的双重压力下,不得不收起贪玩的心,开始为其十五天的闭门修炼,为新学期能够在成绩上继…

卷耳

第10章 火箭一班 免费在线阅读

目睹陈枫在冰天雪地里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涌上凉丝丝的感觉,对他最初的那一点成见也在一刹那间烟消云散。

陈枫只大我一岁,像他这样的年纪,生活的重担本不该降落在他的身上,他应该和我们一样,充分享受少年时代的欢愉和自由,除了学习之外不该有其他的烦恼。可是他不能,当我们在温室里自由自在的嬉戏打闹时,当我们围着温暖的火炉吃着香喷喷的美味佳肴时,他却在为了每一天的生计而四处奔波,我打心眼佩服他的坚毅和独立。在生活的困境面前,他没有向别人渲染自己的艰难,而是独自一个人咽下了所有的苦水,不管生存对他是多么的艰难,脸上却始终洋溢着对生活的希望,他对于自己的家境很坦然,没有想方设法的回避遮掩而是敞开怀去面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他向外界展现的是真实地自己。他用自己的顽强意志去和命运抗争,我觉得他已经成功了,毕竟他靠着自己的能力已经走出农村,迎来了新的世界,在求学的同时,他努力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幽州六杰享受了充分的假日欢乐。新年结束后,在父母和苏阳的双重压力下,不得不收起贪玩的心,开始为其十五天的闭门修炼,为新学期能够在成绩上继续独占鳌头而潜心准备着。在学习上,苏阳是一个难得的天才,无论是艺术还是正课,他都有着浓厚的学习兴趣,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能够同时兼顾,不落下任何一门功课,对待学习,他似乎有无穷的动力。加之,有外婆和老爸两位教学名师在旁辛勤指点,半个月的时间里,苏阳已经将新学期正课的主要知识温习了一遍。在这点上,我比他要逊色的多,尤其是物理、数学那些艰涩复杂的公式,想要没有在没有专业课老师的指导下独自消化,简直是难如登天。

在即将开学的前一周,思琪突然急匆匆赶来,神秘兮兮的说:“你们最近有没有听到一些关于一中的小道消息?”

我耸了耸肩膀。

“我和苏阳整整闭关修炼了半个月,对于外界一无所知,再说一中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能有什么重大新闻。”

“亏你还是部长的女儿,一点政治敏锐性都没有,这么重大新闻,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不知道,老妈从来不和我谈论她工作上的事情,也不允许我过问。”

见我一脸茫然,思琪骄傲的说:“你不知道也好,要不然姑娘这趟岂不白跑了。”

我的好奇心被她逐渐勾起“疯丫头,到底什么消息,少卖关子,快快如实招来。”

“告诉你不难,但是得公平交易,这样吧,你叫我三声好姐姐,我就告诉你。”

我白了她一眼。

“啧啧,赵思琪同学一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所谓的重大新闻,不是什么八卦绯闻,就是未经证实的伪命题,我还不稀罕的听呢!”

思琪给我一个鄙夷的眼神,嚷道:“姑娘我冒着凛冽的寒风大老远跑来告诉给你的消息,能是八卦绯闻嘛!”

“那你就别卖关子,赶紧说!”

知道再坚持下去也讨不到便宜,思琪只能委屈巴巴的说:“听说这学期开始,我们的校长要换了,原来的陈老头要退休了,新来的校长姓田,据说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你的消息靠不靠谱?别又是妖言惑众。”我故意逗她。

思琪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这一次可是千真万确,我老爸亲口告诉我的,他告诫我在学校要收敛一点,不能恣意妄为,这个新校长是非常严厉的一个人,处分学生毫不留情,也毫不讲情面。”

“这样最好,要不然任由你这个泼皮破落户在校园里横行霸道,我们这些良善之辈如何生存。”

思琪听后一脸抓狂的姿态,像一头小野猪一样冲过来,直到的我嘶声力竭的求饶才肯作罢。

如思琪说的一样,开学之后学校果然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之前那个循规蹈矩习惯于一步一个脚印的陈校长离任退休,随之而来的是一位年近四十的田森。为了能够在新的一年的高考中一举赶超北绥一中,夺得北绥市最具教学实力的名校桂冠,田森刚一上任就开始展现他的雄心壮志,对原有的教学秩序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整顿。

在新学期的全校师生大会上,田校长庄严的宣布,在高一、高二每一个年级中成立四个火箭班,学校将会集中最好的优势资源来打造火箭班。火箭班学生的选拔指标不并局限于期中期末两次考试,而是将新学期开始的周考、月考成绩一并列计入学生综合成绩评价体系,周考月考占比为百分之七十,期中期末考试成绩占比百分之三十,每个年级综合成绩排名进入前二百二十名的学生将按照成绩排名进入学校重新设置的火箭班级,文理科班级各两个。

凡是进入火箭班的学生不仅退还三年学费,成绩排名进入全校全十的还将额外获得相应的奖学金,对于那些从农村考入一中品学兼优的贫困生,学校也会额外的发放补助。这样的条件和待遇,得到了学子的一片欢呼。

新政策的推出,极大地刺激了大家学习的积极性,但同时也大大地增加了我们内心的危机感,每一个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每一天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我们幽州六杰这个小团体也无法再重复第一学期那种随心所欲游游山玩水的日子,每个人都在抱书苦读。

人一旦忙碌起来,时间便如流水般,悄然无声的在你的指尖溜走,一转眼高中生涯的第一年已经走到了尽头。经过焦灼的等待,在期末考试结束后的第二周,终于迎来了学校放榜的日子。

那天早上,天朗气清,蔚蓝的天空看不见一片白云。当我们幽州六杰出如约赶到时,学校门前早已人头攒动,紧张与不安显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人人都在翘首以盼,就连那些平日里学习一般的学生也是一脸的渴望,寄希望于奇迹的出现,让自己能够实现咸鱼翻身,即便连成绩一项稳定占据鳌头的苏阳此时也是十二分的严肃。

当教务处的老师手拿着如圣旨般的成绩单走出校门来到张贴榜单的墙壁前,整个墙壁瞬间被学生和家长围的水泄不通,人人都在争先恐后的想要靠前,在这种时刻,四周的空气也仿佛变得凝固起来。思琪就像一个钻地虎一般,在如铁桶一般的人墙中,她硬是挤开一条缝隙钻了进去,并像一个电台一样为我们高声播放起来:“苏阳885分,综合排名第一;王珂馨860分,综合成绩排名第二………夏雪826分,综合成绩排名第八;秦少龙803分,综合成绩排名第25………赵思琪796分,综合成绩排名第32………”

听到苏阳依旧毫无悬念的占据着全校第一的宝座,而自己也是榜上有名,心里的紧张感终于消散,接下来便是期待我们幽州六杰里其余两名小伙伴的好消息。倾听的着思琪兴高采烈的播送,放下的心又开始紧张起来,眼瞅着220人的名单已经到了末尾,唯独不见俞思成的名字,我们几个人也急忙积到跟前,为自己的伙伴而揪心。当思琪喊道最后一位幸运者时,一改以往的高声播送,惊讶的喊道:“他竟然上了,厉害。”

“是谁,陈怡曼还是俞思成?”

“都不不是。”思琪带着自己也难以置信的口吻说。

我急忙问:“那是谁?”

赵思琪盯着大红贴上的名字又是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这才回过神来说道:“陈枫”

“陈枫?”我有些难以置信。

听思琪这样说,也顾不得去安慰眼前的两个好伙伴,在密密麻麻的名字里搜寻着陈枫的名字,果然在名单最后的一栏,我看到了他的名字,刚好是第一百一十名,心里既惊喜又诧异。要知道在过去的半年里,为了能够进入火箭班,在这个高手如云的校园里,每一个人都是绞尽脑汁的学习,极力拓宽自己的学习时间,而陈枫则从来没有间断他的生意,依旧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固定的生活模式,他的大部分精力并不是投入到学习上而是用到了赚钱上,每逢我们出去游玩,总能在大街小巷里看到他忙碌的身影,骑着破旧的脚踏三轮车走街串巷的吆喝叫卖,他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也属于一中的奇迹,从诸多厉害的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有心想要带着真心的祝福对陈枫冷言冷语几句,但在前来查分的人群里,我并没有见到他的影子。

确定榜上没有自己的名字,陈怡曼瞬间哭成了泪人,俞思成虽说是一个男生,但也好不到哪里去,眼泪顺着两侧的脸颊哗哗的往下落,只是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这次淘汰赛加上文理科的区分,大家经过一年的相处彼此之间建立起的较好友谊圈子,也因为即将到来的分科分班而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六杰的心蒙上了一层阴影。离别的情绪也在我们之间滋生,先是陈怡曼的告别,她因为这次落榜,坚定了要去外地做生意的父母为她转学的意志。临行前,几个人特意在饭店里为她举办了一个简短的告别会,青春期的心,总是容易被分别的情绪而触动,陈怡曼离开的那天,三个女生都哭成了泪人,仿佛这一别便是生离死别。

陈怡曼走后不久,很快迎来了俞思成的告别宴,他因为成绩不理想,被父母一顿狠揍之后,将他送往亲戚任教的北绥市一所全寄宿学校,这所学校对于学生的艺术方面抓的很严,而俞思成的父母也是寄希望于自己的孩子日后能够从事艺术这条路,提前为他的将来做准备。

陈怡曼和俞思成的离去,我们幽州六杰成了四杰,整个假期充满了离别的感伤,对于相约游玩,大家都提不起兴致。我和苏阳整日躲避在家里温习功课,秦少龙帮助父母干一些林果园的里的农活儿,只有思琪丫头是个例外。自从去年帮助陈枫摆摊吆喝之后,思琪似乎着了迷,她一度强烈建议我们幽州六杰和陈枫搭伙做生意,最终因为意见无法一致而作罢,于是她便主动加入陈枫的行列,时不时拉着秦少龙一起与陈枫走街串巷的跑生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8:51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