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依依李长兴《白纱传奇》全本阅读_何依依李长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白纱传奇》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碧玉如花”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白纱传奇》内容概括:“大师,为何要我的生辰八字,解签竟然还需要这些吗?”何依依在一间寺堂的解签室里,狐疑的看着面前穿着僧衣的大师被称为大师的和尚,年龄大约四五十岁左右,圆头大耳,长得一副“憨相”,只是左脸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平添了几分“特别之处”“要看什么签?看签而定的,你求的这签在我这里不单是解签!我还要引签!再帮你解运”“大师迎着依依不解的眼神,拿起桌子上的签念了起来!”珍珠埋土日久深,无光无亮到如今,……

小说:白纱传奇

作者:碧玉如花

角色:何依依李长兴

小说《白纱传奇》是网络作者“碧玉如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详情:她睡得很不舒服,却总是睁不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摇晃着她的身体,疼痛让她清醒了过来,一个哭声在耳边断断续续响起:“何妈妈!妈妈!你醒醒,你醒醒啊!你是不是跟我妈妈一样?睡了睡了就说醒不过来了?”……“呜呜呜”“我已经没有一个妈妈了……你说你要做我妈妈,给我一个家……我们刚刚回到你说的…

白纱传奇

第5章 生病 免费在线阅读

依依睡到半夜,感到头痛欲裂,腰背疼痛,太久没有这样干活了,这一天不停的洗洗刷刷,两条手臂也传来一阵阵的痛感,让她无法控制的“低吟”起来……

“乍寒乍热中知道自己是真的感冒了,她很少生病,来病必然就是狂风暴雨的。”

“喉咙痛,口很干,眼睛微睁,四周幽静,满屋清冷,欲哭无泪……”

挣扎着起床,披了件法兰绒睡袍,跌跌撞撞的走出房间。

站在客厅的茶几边,向前望过去,是半圆形的露天阳台,对面是宽阔的游泳池,抬头望,星光月色,隐隐约约,静谧的空间,更渗透着一股寒凉的冰冷。

放了水在电炉上煮,她整个人缩成一团坐在沙发上,脸很烫,身体也烫,水开后倒了满满一杯,在等它温度适口,躺着躺着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睡得很不舒服,却总是睁不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摇晃着她的身体,疼痛让她清醒了过来,一个哭声在耳边断断续续响起:“何妈妈!妈妈!你醒醒,你醒醒啊!你是不是跟我妈妈一样?睡了睡了就说醒不过来了?”……

“呜呜呜”

“我已经没有一个妈妈了……你说你要做我妈妈,给我一个家……我们刚刚回到你说的家,你怎么也一样叫不醒啊!我是不是又没有妈妈了,呜呜呜……”

妈妈!妈妈啊!……

“最后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四周!”

依依强睁开眼,看春日的阳光明媚着视线,原来已经是大白天了,听着琪琪断断续续的哭喊声,她轻嗫着嘴唇:“琪琪,乖!别哭了!

她全身无比难受,头晕脑胀,强挤出一丝微笑,艰难的安慰说:“妈妈只是感冒而已,没事的!等一下吃完药就好了!”

妈妈!妈妈!琪琪惊喜的呼叫声,小脸上布满泪痕,小手在依依的头上,脸上摸来摸去的,小嘴巴不停的说:“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有死,你醒过来了,我还是有妈妈的……”

哭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妈妈,呜呜呜……那你快点吃药啊!快点好起来啊!……

“依依忍痛抬起手,擦去了琪琪脸上的泪痕,她刚刚试了一下,自己的整个后背僵硬疼痛,动弹不得,记忆里熟悉的一幕卷痛重来,只是那时候,她为人子女,有家,有父亲……”

“记得当时的她惊恐万分,可以大喊大叫,大哭一场,她问父亲自己是不是半身不遂了?瘫痪了?

父亲温言细语安慰一番后,匆匆出门,请来了一位老中医……”

……

“她本柔弱,只是此刻,角色已换,她为母必刚……”

“再也没有了恣意哭诉的资格,再也没有了温暖的港湾和坚硬的后盾……”

“有的,是强颜欢笑和隐藏脆弱……”

依依咬紧牙关,又尝试翻动一下身体,不觉惨叫一声,因为“痛”如入骨髓,难以形容。

想到此刻家里,没有任何可以求助的“通信工具”,自己现在这样的情况,也没办法出家门去“寻医问药”,眼前!只有“幼女病母”泪眼相望,依依内心顿觉一片黯然心酸,强忍的泪水还是如断线的珠子,肆虐无声的流满面……”

“泪!”如电流一般触动着小琪琪,曾经的不安和恐惧又爬上心头,她惊喊起来,不停的说:“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很难受?你起来啊!她用力的拉扯着,起来啊!……我们去看医生啊!……”

琪琪!依依赶紧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此刻,她是她的妈妈,她的依靠,她又露出了一个笑脸,摸着她的头,用轻俏的语气说:“妈妈暂时起不了身,无法去买药,你稍安勿躁!容我想一想,想想有什么办法没有?”

“……”

妈妈!你没办法起来是吗?要不我去阳台喊人,看看有没有人经过,我让他们来帮帮你!

小丫头灵机一动,首先想起了法子……

“这确实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

“只是?”

……

“依依转念一想,就算楼下有人经过,他们也是进不来的,自己又没办法起身开门,就算琪琪能够开得了门,也不知找到的是什么人?万一碰上坏人怎么办?当危险来临时,她们“母女”可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想起来就不寒而栗,她摇摇头,不敢冒这样的风险!”

就在她转头的时候,突然!眼角“瞄”到茶几上的一张小纸片,她想起是李先生昨天给她的名片,当时她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她沉思片刻,本不想与他有任何交集,此时此刻,权衡再三,也只有向他求助了。”

“再怎样的不了解,至少还有一面之缘,至少还是对面房邻居,相比于随便在楼下喊个陌生人!来得靠谱安全多了!”

主意已定,她急促的说:“琪琪,你看能不能打开大门,然后去按对面房子的门铃,如果有人开门出来,就说妈妈请他过来帮忙。”

好的,琪琪听后立即站起来,飞快的朝大门跑去,依依用尽全力又喊着说:“如果靠不上门铃,在门口拿张凳子去垫脚……”

对于一个小孩来说,大门也不好开,还好昨天依依大概有教了一下,一扭一按,琪琪捣鼓了一会,终于听到门开的声音。

很快,门外传来琪琪一边高声大喊,一边用力不停拍门的声音……

“里面有人在吗?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快快开门,快来救救我妈妈,快来救救她……”

永远不要低估小孩的能力,她用了最直接的办法,最直白的语言……

不用多久,就在琪琪说完话的时间,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抬眼,依依就对上那双让她不知所措的眼睛,关切中那忧郁而又灼灼的眼神。”

“长兴看着面前的女人,仲春时节,天气湿冷,竟然躺在冰凉坚硬的红木沙发上,两眼迷离,满脸潮红,嘴唇干裂,他冷着脸,内心却是心痛难言。”

“怎么回事?长兴俯身摸着她的额头,你发烧严重,我送你去医院,接着转手伸到她的脖子下面,准备把她抱起。”

等一下,李先生!依依抓着他的袖子,你听我说:“我只是感冒而已!不要去医院,这抽屉里面有钱,你帮我去拿点感冒药,再帮我买早餐回来给琪琪吃,我全身动弹不得,无法给她做饭,还有这症状你也跟医生说,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效药?翻不了身……真是难受……”

看她那疲惫不堪的神色,还有那因为疼痛而深锁的眉头。

长兴心头一阵紧绷,说:“没有医生肯开药的,接着看她衣衫单薄,停顿一下没有抱起来,你的房间在哪里?我给你拿件外套。”

叔叔,在这里,琪琪手一指,接着说:“我去拿就好,小孩机灵又敏捷拐进了左边的门。”

“真的,不用去医院,依依扯着他的袖子:“多年前我也有过一次,也是这样突然无法翻身起床,我爸找来了医生,当时说我是中暑了,几颗药丸吃下去,不到一个钟我就可以起来了,这种天气,不会是中暑,但症状痛感一样……”

我昨天大扫除,一整天泡着水,可能染了风寒,又在这沙发上睡了大半夜,睡姿不当,这应该也有关系。

依依可怜兮兮的求着:“不要去医院,这小病,去一般的私人诊所,会给开药的,你把病因和症状告知医生……

“再不行,就请医生出诊……”

依依在心里算了一下,就算请医生出诊,自己还能负担得起,去医院,单是各项检查就是一笔她无法承担的费用。

长兴看她眼皮沉重,怏怏无力,却仍在坚持着,听她详细的讲完病情原因,思量片刻,不再逆她意,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好的,我们不去医院,但也不能睡在这里,我抱你回房间……”

“依依点头,已经这样了,也不矫情,双手环上,抓紧他肩膀上的衣服,长兴耳朵微红,抱起她时,真想紧紧搂着,他怕吓着她,他控制自己,来日方长……”

身体的移动,拉扯到全身的关节,肌肉,筋骨……各种难言的痛如刀剜肉般,她咬着牙,拼命忍住因痛而发出的叫声,在长兴把她抱上床的刹那,她立即把头转向内侧,用手臂挡着脸,不让人看见她满脸泪水!

“你好好休息一下,我现在就去找医生……长兴说完,匆匆准备离开……”

一只小手突然拉紧他的裤管,一个声音怯怯的说:“叔叔,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一起去找医生,来救我妈妈,可以吗?”

长兴狐疑的看着面前如天使般的小女孩,刚刚他没心思去猜测她的身份,此刻他也没时间细想,他望向依依的背面,问道:“可以带她出去吗?”

依依把头点了点,确定他们离开后,如卸下了千斤重担,这些日子,她太累了,此刻!没有了顾虑,没有了牵挂,终于可以放心的睡了,她,真想一睡不醒啊!

她好久没有做过美梦了,梦里没有那么多的悲伤痛苦,梦里有温暖的怀抱。

不知过了多久,断断续续有声音传入耳边,有人影晃动,有人给她把脉,有东西塞在她嘴巴里,喊她起来吃药了,她的头被轻轻往一侧转,有人往她嘴里灌汤药,纸巾轻轻的擦着她因痛而流的眼泪,因吞咽不及而流的药水,这被人照顾的温馨温情感觉,让她一味的沉迷,她舍不得清醒过来,她紧闭着双眼,她在追寻耳边的那一缕声音,那声音很温柔,充满着磁性,如遥远的记忆,萦绕在她的梦景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8:33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