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乔儿陆誓寒《陆二爷的鲛人女友又携崽出逃了》全集免费阅读_容乔儿陆誓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陆二爷的鲛人女友又携崽出逃了》,是作者“叶七”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容乔儿陆誓寒,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华国京都大片大片的紫藤花攀上高高的围墙,给复古的欧式洋楼添了一抹唯美感这里是紫藤园,陆誓寒藏娇的地方望着庭院里美不胜收的景色,坐在阳台上晒太阳的容乔儿圈紧了膝盖,下巴抵在上面,若有所思回到京都她就被陆誓寒安排在了这里,由一群佣人照顾着,美名扬怕她寂寞,实则是变着法囚禁她,直到她心甘情愿成为他的金丝雀一想到,昨天晚上那邪恶男人想对她做的事,容乔儿就恨得牙痒痒,后悔当时怎么就没抬腿把他弟弟踹……

小说:陆二爷的鲛人女友又携崽出逃了

作者:叶七

角色:容乔儿陆誓寒

现代言情小说《陆二爷的鲛人女友又携崽出逃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七”。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苒苒,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容美玲一听连忙摸了摸王舒苒的额头,确定温度正常,舒了口气。小心翼翼抬头瞧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实在没忍住,“你今天是不是又去陆氏集团了?”“对啊,我不去陆氏集团怎么见到陆誓寒。”王舒苒像看白痴似的瞥了自己母亲一眼,把限量版包包往真皮沙发上一甩,语气有些埋怨,“你们又…

陆二爷的鲛人女友又携崽出逃了

第6章 死了还能翻得了天 免费在线阅读

佣人上前开门,一双白皙纤细的大长腿率先跨下车门,往上是价值不菲的红色高奢套裙,王舒苒精致明艳的容颜很快出现在夜色下。

车内,王军和容美玲夫妇紧随其后下车。

“妈,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

迈进灯火通明的大厅,王舒苒边打哈欠边含糊不清的说,尖细的声音夹着颐指气使的骄纵。

“苒苒,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容美玲一听连忙摸了摸王舒苒的额头,确定温度正常,舒了口气。

小心翼翼抬头瞧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实在没忍住,“你今天是不是又去陆氏集团了?”

“对啊,我不去陆氏集团怎么见到陆誓寒。”

王舒苒像看白痴似的瞥了自己母亲一眼,把限量版包包往真皮沙发上一甩,语气有些埋怨,“你们又没渠道帮我引荐。”

她今年二十岁,娱乐圈最年轻的金马影后,在某博上拥有8000万粉丝,气质清纯,长相甜美,被网友们称为“华国最美女神”。

同时,即将成为京都市长之女,是最耀眼的存在。

但这些身份都配不上她的优秀,她的目标是成为华国女人最羡慕的对象,也就是嫁给整个华国最强的男人。

要说华国最强男人是谁,陆氏集团的陆誓寒要是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苒苒,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陆誓寒那种心狠手辣的男人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容美玲皱起眉头,语重心长的劝道,“听说他身患绝症……”

“够了!”

王舒苒不悦的打断容美玲往下说的话,她搞不懂母亲为什么如此反对她,连陆誓寒身患绝症这骗人的鬼话都用上。

这还是不是她亲妈?

就不能盼她一点好吗?

她精致的小脸刷的往下一拉,猛地甩开容美玲的手,双臂环于胸前,不悦的高声反驳,“陆誓寒那种人怎么了,成大事者哪个不是心狠手辣?”

目光转瞬落在从外面走进来的王军身上,秀眉一挑,“爸,我说的对不对?”

“苒苒说的对。”

王军瞪了自己妻子一眼,脱下西装外套交给佣人,傲慢的冷哼了声,“我王军的女儿聪明又漂亮,只有陆誓寒那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

王军野心一向大,他是完全支持王舒苒的。

要是自己女儿能成为陆誓寒的夫人,那他王军就是华国最牛岳父,横着走都没人管。

“就是,陆誓寒我嫁定了。”王舒苒撅起嘴,哼哼两声,不再理会容美玲,而是跟王军道了声晚安,转身上了楼。

片刻功夫,楼上突然响起王舒苒的惨叫声。

“啊——”

近乎破碎的声音一出,王军和容美玲急忙往楼上冲。

王舒苒的房间在二楼最里面,面积最大,装修最奢华,一进去,有种置身于上世纪古罗马公主寝殿的错觉。

声音是从衣帽间传出来的。

两人走进去,就见王舒苒哆哆嗦嗦的站在门口,精致的小脸一片惨白,食指颤抖地指向敞开的衣柜门,声音都跟着发颤,“爸妈,你们看。”

王军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挂在衣柜里的各式衣服上都有条眼冒绿光,粗如拳头大小的黑色蟒蛇。

那些蛇慵懒的盘伏在衣架上,霸道的吐着信子,发出“嘶嘶”声响,此起彼伏的蛇鸣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渗人,犹如一曲死亡之歌。

突然,“砰”一声巨响从卧室传来,似东西碎裂的声音。

“啊啊啊啊——”

王舒苒和容美玲吓得紧紧抱在一起,嘴唇血色瞬间尽失,双腿禁不住直打颤。

王军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但作为男人,他面上不动声色,皱起眉头,不悦地呵斥道:“鬼叫什么!”

说完,没理会衣柜里张牙舞爪的蛇群,转身去了卧室。

一进去,入目的是王舒苒荣获金马影后的照片。

照片中的王舒苒手捧金马奖杯,嘴角噙着自信的笑容,五官明媚精致,浑身散发着胜利者的骄傲。

下一秒,原本只是相框碎裂的照片,徒然浮现出个鲜红大字:

“死!”

王军刚想上前去查看,一条黑蟒猛地从照片里窜出来,对着门口三人张开血盆大口……

“啊——”

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划破夜空!

……

偌大的客厅,灯火辉煌,佣人们战战兢兢地垂头站着,大气不敢喘。

“今天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

王军坐在沙发中央,脸色铁青的问道。

佣人们面面相觑,齐齐摇头,“没有。”

“真没有?再仔细想一想。”王军拔高声调,厉声问道。

“没有。”

“……”

刚才闹出来的动静不算小,几个胆大的佣人闻声上了楼,所以对房间里发生的事多少看到了点。

其中一人一时没管住嘴,声音有些发颤,“黑蛇突现,是冤魂索命来了!”

这话一落,众人倒下一口凉气。

索谁的命?

众人再傻也了然于心。

“啪——”

那名佣人被王舒苒一巴掌扇倒在地,颤抖着身,一动都不敢动。

“妖言惑众!”王舒苒本来就被吓够呛,现在还心有余悸,偏偏下贱的佣人暗指冤魂来索她命,这怎么能忍?

她抬起脚一把踩上佣人的肩膀,用力碾压,尖细的嗓音夹着浓浓狠厉,“既然你管不住自己的舌头,那就把它割了喂狗!”

“二小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

佣人顾不得身体上的伤,急忙起身跪在王舒苒脚下,连连头磕,哀声求饶,“二小姐,求您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

其他人吓得大气不敢喘,缩着脖子,试图减少存在感,生怕被殃及。

王舒苒无动于衷,用尖锐的鞋尖挑起佣人的下巴,冷声:“我看你敢的很啊!”

“二小姐,老爷,我错了,求您放过我……”

“……”

佣人的哭声搅得王军很是烦躁,扯了下领带,不耐烦的开口道:“够了,都下去吧。”

侧目对管家使了个眼色,“人打发了。”

管家颔首:“是,老爷。”

“……”

很快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王家人,容美玲脸色惨白,捂着心有余悸的胸口,哆嗦着唇率先开了口,“该不会是容乔儿的冤魂来索命了吧……”

黑蛇现身,冤魂索命,这个说法她也听说过。

“妈,你提那个怪物干嘛?”

听到容乔儿的名字,王舒苒反而没那么害怕了,狠狠瞪了容美玲一眼,不悦的冷斥,“那怪物活着的时候都没翻出花来,死了还能翻得了天?”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6:12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