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凛黎颜宁筱(花好月圆那时少年)全集阅读_尚凛黎颜宁筱完结版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甘蔗渣”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花好月圆那时少年》,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尚凛黎颜宁筱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尚凛黎伸出手跟我索要手机,我从包里掏出手机递过去,看见你扫了微信二维码然后把手机还给我,拖着行李箱就离开了“哎,你哪个学院的?”你径直往前走去,没有再搭理我‘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人往高处爬,可惜高处不胜寒为什么要盖这么高的女生公寓,电梯坏了都没人来修一下,我提着行李硬生生的爬了十层楼我一边爬一边抱怨“同学,你住几楼?”“我特么住10楼”“彼此,彼此”跟我说……

小说:花好月圆那时少年

作者:甘蔗渣

角色:尚凛黎颜宁筱

热门网络作者“甘蔗渣”的热门书《花好月圆那时少年》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我第一次遇到有人会订塑料花,还好凡曦把小店经营得应有尽有。我到达酒店门口后,经过前台的同意,正准备把花送上楼,却看见:电梯正在维修几个大字,维修人员说最快要一个小时。我几乎要炸了,硬生生的一口气爬了几十层楼,把花送到客人的房间门口。“你好,你订的花”我气喘吁吁的敲了敲房间门,半天都没动静,电话也没人…

花好月圆那时少年

第二章 初见 免费在线阅读

依稀记得那时候,我跟尚凛黎初次见面。

我生活在梦珊岛,这个小岛三面环海冬暖夏凉,四月的季节,清晨的风有些微凉。我裹了一件厚外套,骑着叶凡曦的小电驴,微风拂面掺杂着一丝丝淡淡的咸味。

凡曦在医院照顾她生病的爷爷,今天我帮她看花店,有个客人订了塑料白菊需要外送。

我第一次遇到有人会订塑料花,还好凡曦把小店经营得应有尽有。

我到达酒店门口后,经过前台的同意,正准备把花送上楼,却看见:电梯正在维修几个大字,维修人员说最快要一个小时。

我几乎要炸了,硬生生的一口气爬了几十层楼,把花送到客人的房间门口。

“你好,你订的花”

我气喘吁吁的敲了敲房间门,半天都没动静,电话也没人接,跑得我满头大汗,累瘫了就往门上靠了一会儿。

门突然被打开,我整个人失去了重心,身体往后倒去差点没摔死。

突然有双手环住了我,我清楚的看见,原来真的有这么好看的男生。精致的五官轮廓,奶白色的肌肤透着一股白光,透澈深邃的双眸,直挺着高高立起的鼻梁,绯红的唇色恰到好处。

如此精致的一张面孔,却耷拉着一张脸,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湿漉漉的碎发还滴着小水滴,胸口的浴袍敞开着,露出胸前白皙的皮肤,一股淡淡清香扑鼻而来,一双勾魂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单眼皮的男孩子就是好看。

“你好,我是送花的”

眼前之人全程就一个表情,略微皱着浓密的眉头,这是唯一一个不笑,往我眼前一站立,也能让人移不开眼的男孩子。

我们四目相对,我久久不能移开视线,逐渐有一抹温度映上了我脸颊,我感觉到自己脸红了,并慌乱的移开视线。

“不好意思,你可以松开我了”

我内心开始了心理活动,看着这个人一言不发的样子,这么好看的人该不会是个哑巴吧?

你眼神在我身上游走,突然伸手撩起我额头上的秀发,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我最讨厌别人碰我的额头。

“你的花已送到”

我把花放到你怀里,就慌乱的跑着离开了酒店。

傍晚,太阳失去了中午的威严,慢慢退下山去,夜幕降临,路灯接二连三地亮起来,天空有些阴沉。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正准备关门打烊,又接到了一个订单,有客人订了塑料款的蓝色妖姬。

还是需要外送,我叹了一口气,今天既是遇到一些奇葩。

梦珊岛是富人的天堂,繁华奢侈、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按照客人备注的地址,我抱着一大束塑料花来到酒吧,按照订单上留的详细桌号,费了好大劲才找到座位。

“您好,你订的花”

音乐声嘈杂不堪让人震耳欲聋,我大声的朝着对面的人大喊,几个人一直搂着女孩在摇头晃脑,根本没空理会我。

旁边的尚凛黎将目光移动到了我身上,一张冷峻的盛世美颜映入眼帘,蓬松的秀发微微四六分,柔柔的垂在额间。

这样的冷表情,如果长相不好看,那简直就像个活阎罗。

一身蓝色休闲外套,直筒休闲裤,整洁清雅的穿搭。手腕处袖子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匀称修长的双脚搭在桌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你的眼神在我身上游走,冷峻的面容上出现了一抹笑意,微微勾起绯红的唇角。

我掏出手机细看才发现,跟中午订白菊的是同一个号码。

“你的花”

我把塑料花放到你面前,这中午订白菊、晚上订玫瑰,而且都是塑料花,也是个人才了,够奇葩。

你又重新把塑料花塞回我怀里。

“什么意思?”

这人真的是莫名其妙。

周围一片沸反盈天,旁边的人发生了口角之争,在群魔乱舞之下,只见一个醉醺醺的胖子,打碎酒瓶朝着我这边刺过来。

我反应迟钝来不及躲开,酒瓶碎片从我眼前划过,在我肩膀上留下了一道口子。

我真的是个大冤种!

我生气的走上前,一脚把胖子踹翻在地上。

“不好意思,误伤你了”

胖子喝得眼花缭乱认错人了,尚凛黎着急的瞟了我一眼,还想上去把胖子揍一顿。

“好了,他都认错了,算了吧”

我一直都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是,有你这么好看的人保护我,我应该柔弱一点,要落落大方不能太斤斤计较。

手臂传来的疼痛,让我从花痴里清醒,外套上映出了一抹鲜红。

尚凛黎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轻轻的按住我的伤口,疼得我倒吸了好几口气。

哪有这样按人伤口的,要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现在已经趴到地上了。

我疼得露出了一副猥琐的表情,你的手掌已被鲜血染红,我把手臂从你掌心里抽出。

看着我痛苦的表情,你内心好像很着急,你又开始皱眉了,掺杂了一丝丝的苦涩。

“去医院”

“原来你会说话啊,我没事一点小伤”

你抓着我的手臂,欲想把我带上车去,我连忙甩开。

我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没必要拉拉扯扯。

我跑到小电驴旁边,油门一轰,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你的视线。

珍爱生命,远离帅哥。

我自己去到药店买药,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

蹑手蹑脚的回到家里,突然客厅的灯亮了起来,实属把我吓得不轻,妈妈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

“妈妈,你还没睡呢,熬夜对皮肤不好”

“死丫头,你是想气死我吗”

我从小到大的生活,都被妈妈安排得明明白白,琴棋书画、舞蹈、游泳、跆拳道等等。各种各样的课程都占满了我的童年,我从来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一次,我终于决定要反抗了。

“你那个专业是认真的吗?以后很难就业的呀,你真想去风餐露宿啊”

“是”

妈妈一脸不高兴的看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差点没把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给撕碎。

“哦哟,妈妈生气归生气,这个可动不得”

最后,妈妈还是骂骂咧咧的把通知书,还回到了我手里面。

没人能体会我现在的感受,我也有自己的梦想,也为之努力过,但妈妈总是觉得我的梦想不切实际。

考古学怎么啦,挖坟我也乐意干。

我兜里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来电号码显示:我的宝贝。

:“宝贝,老地方见”

抒伊在高中的时候,从云市转学来梦珊岛,大学又考回了云市,趁着假期来找我玩。

“丫头,大晚上的,你去哪里呀?”

“我去吸收一下天地元气”

“你想成精呀,早点回来啊”

梦珊岛夜晚灯火阑珊,高楼大厦、歌舞升平,有钱人都在这里欲仙欲死。

每次跟朋友一起出去玩,我都得飘着回来。

还真是什么样的人,吸引什么样的人。

我有一个特别强大的“异能力“,就是不管喝得有多醉,只要把我送到小区门口,我就能安全爬回家去。

“妈妈,果姨,开门啊”

大门是打开了,可是眼前的人,是果姨还是妈妈,怎么还剪短头发了。

鬼知道,我爬错房子了,这次是我判断失误了。

“你又喝酒了,自己什么身体不清楚吗?”

“小酌怡情嘛”

站在门口的方舒墨,双手抱在胸前,一头蓬松纹理烫,自有一种轻松惬意的气度。鼻梁边架着一幅乌金边眼镜,一副才华横溢,嘴角微扬似挂着一种亲切的笑容。

我只是觉得脑袋晕晕的,一头撞在了他胸前,他把我抱进屋里。

关于收留我这件事情,他可干过不止一两次了。

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这种感觉,宿醉醒来后想自杀,比跟人打一架还痛苦,我闭着眼睛都知道这里不是我家。

我眼睛是有点花,但鼻子特别好用,这种香味只有舒墨家独有,我又霸占了舒墨的房间。

我从床上翻起身体,手臂引来巨痛,这小伤口划得有些深,在酒精的作用下,现在疼得更加厉害了。

我看到舒墨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背对着我煮早餐,本来我打算吓吓他。

“手臂怎么伤的?”

他这句话倒是把我给吓死了,我昨晚上手臂伤口裂开了,都怪我蹦得太猛了。

“啊!小伤,不小心划到的”

“你又跑去凡曦花店里,凑热闹了”

他猜到我在帮凡曦守花店,我那是去帮忙不是凑热闹,花店里经常会有小流氓逃单。

我每次去守花店,都会跟小流氓打上一架。

舒墨又带着我到医院,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医生说由于我喝酒的原因,伤口发炎了,可能还会留下疤痕。

我本来就是个疤痕体质,这下好了我美丽的手臂消失了,还好是手臂受伤,如果是伤在脸颊,我肯定要让那个买塑料花的人对我以身相许。

我偷偷摸摸蹑手蹑脚的回到家。

“跑哪儿鬼混去了呀,一晚上都不回来”

“妈妈,你今天真漂亮”

“少给我转移话题,说过多少次了,女孩子不能夜不归宿……”

“妈妈,你有黑眼圈”

“呀,是吗?”

妈妈就是个典型的笨蛋美人,平时就最注重保养,容不得皮肤有一点问题。

“妈妈,你干嘛去?”

“敷面膜”

妈妈每天的生活里,除了管我的一些琐事以外,她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忙。比如去逛街、去旅游、去做美容、去上游泳课、去上瑜伽课。

她每天的生活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最大的爱好还是收集名包。

我印象里爸爸总是忙忙碌碌,我们几乎很少能见到他,偶尔有时间才会回家吃顿饭。

“爸爸,你回来了”

爸爸一回家不是泡茶,就是在下棋,他这次回来应该是冲着我报志愿的事情,我心里面哇凉哇凉的。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为什么颜宁枫这次没一起回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记事开始,哥哥就不跟我们住在一起。

我以前甚至怀疑过,颜宁枫不是妈妈亲生的,但事实上我们都是亲生的。

可能是俩人八字不合还是怎么的,就是没有住一起,妈妈也没跟我们解释过。

颜宁枫的生活琐事,都是我爸爸在打理,请了好几个阿姨,都满足不了他怪异的生活需求。

爸爸平时比较忙,索性他就自力更生。

“闺女,挖坟的咱也干,你的未来交给爸爸,错了也没关系,我会给你买单”

“爸爸你不能这样子,丫头都被你宠坏了”

“生闺女不就是用来宠的嘛”

妈妈在旁边责怪爸爸对我太宠溺,她们平时很少见面,但是感情一直都很稳定,妈妈永远都是爸爸的贤内助。

我以为爸爸会跟妈妈一样反对我选择的专业,没想到我们统一战线,他一直很支持我。

爸爸是个大忙人,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我跟妈妈闲来无事,就出门逛逛街喝喝下午茶。

碰巧遇到了舒墨,妈妈特别喜欢这个干儿子。

“干妈,下午好”

“阿墨,来来来,过来坐”

我跟舒墨的关系是:我妈妈是他干妈,他妈妈也是我干妈,我们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一对好闺蜜。

后来舒墨爸爸去世后,干妈一个人把他带大,给他撑起了一大片天。

“阿墨,恭喜你,修仙成功了,走路都不带声的”

“你手没事了吧?”

“啊,手机能用了,没事”

我朝着舒墨挤眉弄眼,示意他不要把我送花划伤手臂的事情,跟我妈妈透露出半个字,要不然她会原地爆炸,又要开始对我念紧箍咒了。

“什么手啊手机呀?”

“妈妈,你不是还约了朋友做美容嘛,要迟到了”

“是哦,差点忘了,你跟啊墨一起回去吧”

“好”

看着妈妈离开的背影,我终于才松了一口气。

舒墨高考时获得了保送名额,干妈要从悉尼回来接他,提前出去适应学校环境。

舒墨是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小孩,他成绩优异,性格也温柔温润如玉,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初恋情人。

他也从不早恋,也不跟除了我跟凡曦以外的其他女孩子接触。

“太好了,你离梦想更进一步了”

只有我在嘻嘻哈哈,舒墨脸上表情严肃,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这或许是离别前的忧伤吧。

干妈连夜回梦珊岛,我们一家人和和睦睦吃了一顿饭,整个饭局每个人都在为舒墨感到骄傲,只有他自己一脸郁闷。

“阿筱,你高兴吗”

我当然为他高兴了,可是他却是一脸的惆怅。

他这是离别综合症,从小生活在梦珊岛,突然就要离开故土,离开朝夕相处的朋友,多多少少会很舍不得。

“其实我并不喜欢悉尼”

“去到那里之后,你会喜欢的”

舒墨永远都是别人口中的隔壁那小孩,不仅人生得好看脾气也好,从不会轻易生气,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5:52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