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嘉陈志鹏)穿进八零年代文当富家娇娇女热门小说_穿进八零年代文当富家娇娇女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是陈思嘉陈志鹏的现代言情小说《穿进八零年代文当富家娇娇女》,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翊坤宫西瓜不甜”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秋收时节,整个村子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狗吠声,外头不见一人老陈家二房的虎子满头大汗向稻场跑去,来到田埂上,叉着腰看着下面的大人们干活干的如火如荼虎子深吸一口气,大喊:“爷!奶!我大伯母要生啦!”原本热闹喧嚣的稻场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还是陈家奶奶旁边的胖婶反应快,紧忙提醒道:“翠芳婶子,你家大儿媳妇要生了,你赶紧回家去看看,稻子放这儿我来收”“噢,噢,好好”陈奶奶顾不得其他,心里急得不行,而……

小说:穿进八零年代文当富家娇娇女

作者:翊坤宫西瓜不甜

角色:陈思嘉陈志鹏

作者是“翊坤宫西瓜不甜”的热门新书《穿进八零年代文当富家娇娇女》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陈奶奶顾不得其他,心里急得不行,而陈老头早随着孙子奔向家里了。陈家西厢房里,江雨秋嘴唇苍白,四肢逐渐无力,整个人痛到不行。李稳婆提前半小时就被陈家三媳妇喊过来,正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秋丫头,别睡过去哈,打起精神来,使使劲!已经能看到小孩头了!”“志鹏……”“志鹏马上就回,雨秋你要坚持住,把孩子…

穿进八零年代文当富家娇娇女

第1章 生了?孩子没哭… 免费在线阅读

秋收时节,整个村子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狗吠声,外头不见一人。

老陈家二房的虎子满头大汗向稻场跑去,来到田埂上,叉着腰看着下面的大人们干活干的如火如荼。虎子深吸一口气,大喊:“爷!奶!我大伯母要生啦!”

原本热闹喧嚣的稻场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还是陈家奶奶旁边的胖婶反应快,紧忙提醒道:“翠芳婶子,你家大儿媳妇要生了,你赶紧回家去看看,稻子放这儿我来收。”

“噢,噢,好好。”陈奶奶顾不得其他,心里急得不行,而陈老头早随着孙子奔向家里了。

陈家西厢房里,江雨秋嘴唇苍白,四肢逐渐无力,整个人痛到不行。

李稳婆提前半小时就被陈家三媳妇喊过来,正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

“秋丫头,别睡过去哈,打起精神来,使使劲!已经能看到小孩头了!”

“志鹏……”

“志鹏马上就回,雨秋你要坚持住,把孩子生下来,以后一家三口过日子,美美的啊。”

“再来,使劲!”

每个人都在耳边叫她用力使劲,但是她好累啊,浑身软绵绵的,叫不出来了。志鹏,他还没回来,孩子……不行,我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

为母则刚,最后一下,江雨秋拼了。

“啊!……”

“生啦,生啦,是个讨人喜的小闺女。”

稳婆啪啪给小婴儿打了两个屁股巴掌,孩子却没哭。

这可把稳婆吓坏了。

“李婆婆,这是咋回事,我孙女咋不哭,啊?”

姚翠芳说话都开始哆嗦了,孩子不哭,是没气了?

“妈,你说什么?我的孩子怎么了,呜呜~”

小婴儿红红的脸蛋带着些许青紫,眼睛嘴巴紧闭,像是憋着一口气。

稳婆颤抖的手放到小孩鼻子下面一探,还好,还有一丝薄弱的气息。

江雨秋顾不上刚生产完还虚弱的身体,死活要起来抱孩子。

“李婆婆,把…,把孩子给我。妈,你去帮我叫下村医,快,快!”

姚翠芳正慌乱无神呢,听到媳妇这样说,赶紧安排三媳妇去叫人。

幸好,村卫生院离得不远,村医来的快。他用蘸了水的干净帕子把婴儿的小鼻子清理了下,嘴巴也一样。

再顺顺孩子的胸脯,拍了下小屁股,没反应。第二下……哇,孩子哭了。

声音像小猫一样,哭声微弱,惹人心疼。

“这孩子有点先天不足,你们精细养着。她脾胃弱,不能乱吃,最好多喝母乳。”

江雨秋抱着闺女直点头,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会的,还有啥注意的……”婆婆姚翠芳把大夫带出去问明一些注意事项。

“大嫂,刚生完孩子可不能哭,要落下病根的,孩子以后可还要靠着你呢。”

“对,我不能哭。我要好好的,保护宝宝。”

外头,姚翠芳和陈生根把村医和稳婆送到大门口,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块钱和一包红糖,五个鸡蛋递给稳婆,这是志鹏出差前就交代好的。

“嚯,这也太客气了!您放心,您孙女指定是个有大福的,错不了。”

要知道普通人家生个儿子,得个五毛,八毛的红包,那是常见。生个女儿五毛或者一包红糖顶天了。陈家到底是家底子厚实,出手恁大方。

村医是八毛钱,出诊费。

陈二嫂袁小花下工回来,就看到陈三嫂赵美娥在厨房忙进忙出。

“美娥,你干啥呢?大嫂生了吧,是儿子还是闺女?”

“生啦生啦,生了个金疙瘩!大嫂你知不知道妈不仅给稳婆一块钱红包,还给了一包红糖五个鸡蛋!一个闺女,比儿子还受宠,真是金贵了。”

赵美娥愤愤不平,平时婆婆对大嫂另眼相待就算了,现在生个闺女还对她这样好,凭什么!

就算是体谅娃先天不足,她心里还是不舒服。

“诶,没办法,谁叫大哥是他们三兄弟里最有本事的。县城运输队上班,当工人吃国家粮。大嫂呢,在村里当老师,每个月也有工资,从手指头缝里随便漏一点都够了”

“哼,合着就志刚和志伟老实,啥也捞不着,每天累死累活田里干,一年能得几个钱。”

这话说的真酸。

好像陈志鹏的工位是陈老爷子出钱买的一样,陈志鹏就算不是货车师傅,也轮不到底下两个弟弟去。

三兄弟性子从小就不一样,老大机灵爱学习,老二憨厚实在,老三乖觉贪玩。

陈父年轻时上过两年私塾,晓得读书的重要性。后来咬着牙齿供三个儿子上学,偏生只有老大高中毕业。

老二老三连个初中毕业证都没拿到,早早辍学。

老大18岁时,家里没多余的钱走关系,还是靠他自己拜了一位运输行业的师傅,教他开车,跑货。

他又机灵的进入县运输队当临时工,工作了一年半才转正,成为了一个正儿八经拿铁饭碗的工人。

“你俩叽叽咕咕说啥呢!天都快黑了,美娥鸡汤炖好没?”

“炖好了炖好了,这就端过去。”

袁小方从进厨房,眼睛就没怎么离开过这锅鸡汤,心里酸啾啾的,婆婆太偏心了。

“你大嫂生完孩子,身子亏损厉害,小孩受了大罪,炖鸡汤给她补补,剩下的鸡肉端到桌上去。大伙一起吃。”

这还差不多。

姚翠芳不是个爱磋磨媳妇的婆婆,相反还挺开明。谁不是做媳妇过来的,她们心里想的啥,她都清楚。

“大嫂,这是特意为你熬的鸡汤,趁热喝。”

“谢谢,放这儿吧。你忙了一天,还要帮我做这些……辛苦了。”

“没啥,你多休息,我出去吃饭了哈。”

“好。”

等三弟妹出去后,江雨秋才端着碗慢慢喝起来。刚刚惊吓过度,这会肚子的确很饿了。

她告诉自己不能垮,孩子需要她。等丈夫回来,必须要带着宝宝去市里检查一遍,不然她不放心!

这一整晚,江雨秋都没怎么睡。时不时爬起来探探孩子的鼻息,感觉到有在呼吸,她才放下担忧。

殊不知,旁边的婴儿身体里住着一个二十一世纪来的灵魂。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4:37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