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算命称霸豪门宝儿秦北秦北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宝儿秦北秦北也)她靠算命称霸豪门最新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她靠算命称霸豪门》,男女主角分别是宝儿秦北秦北也,作者“易升”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刘志国死了!这件事在鉴宝界传开,鹿宝儿的名字慢慢被众人知晓秦家大宅鹿宝儿坐在房间靠窗的位置绣花,听到敲门声,抬头轻声开口,“请进”司机约三十来岁,一直在秦家尽忠职守,最近老太太将他指给鹿宝儿,做她的专职司机鹿宝儿一般都会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也不忙,就打听着刘志国的事情当听说刘志国死了,他立即上来禀报:“鹿姑娘,刘志国在家里的浴室摔死了”鹿宝儿绣花的动作没有停,对这件事,她丝毫不意……

小说:她靠算命称霸豪门

作者:易升

角色:宝儿秦北秦北也

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易升”写的《她靠算命称霸豪门》。主要讲述的是:鹿宝儿一般都会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也不忙,就打听着刘志国的事情。当听说刘志国死了,他立即上来禀报:“鹿姑娘,刘志国在家里的浴室摔死了。”鹿宝儿绣花的动作没有停,对这件事,她丝毫不意外。“这是他的命数,我已经给他算过了…

她靠算命称霸豪门

第8章 免费在线阅读

刘志国死了!

这件事在鉴宝界传开,鹿宝儿的名字慢慢被众人知晓。

秦家大宅。

鹿宝儿坐在房间靠窗的位置绣花,听到敲门声,抬头轻声开口,“请进。”

司机约三十来岁,一直在秦家尽忠职守,最近老太太将他指给鹿宝儿,做她的专职司机。

鹿宝儿一般都会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也不忙,就打听着刘志国的事情。

当听说刘志国死了,他立即上来禀报:“鹿姑娘,刘志国在家里的浴室摔死了。”

鹿宝儿绣花的动作没有停,对这件事,她丝毫不意外。

“这是他的命数,我已经给他算过了。能活到这个点儿,多亏了他儿女的孝心。”鹿宝儿放下针,揉了揉酸疼的眼睛。

司机反应极快,上前立即递上一杯水,道:“这刘家两兄妹会不会前来找麻烦?”

鹿宝儿接过水,嘴角扬起一抹淡笑,“现在这个节骨眼,他们纵然想找麻烦,也没那个空闲。”

鹿宝儿喝完水,见司机仍旧站在旁边,似是有话要说。

她放下水杯,抬头问道:“先生如何称呼?”

司机立即解释道:“鹿姑娘可以叫我余柘。”

“余柘,既然你做了我的司机,以后尽心尽力为我做事就好。”鹿宝儿拿起针线,继续刺绣,道:“在我身边,这命不算更好。你只要安心做事,我定会保你一生平安,衣食无忧。”

余柘心里一惊,没想到鹿宝儿竟然知道他想请求她算命。

既然她这样说了,他也不便多问,低下头道:“是!”

余柘离开,下楼的时候碰到刚回来的秦莜莜。

她气色不好,看到他,还是打了声招呼,“余叔,奶奶在家吗?”

“回三小姐,老太太出门去了。”

“那鹿宝儿呢?”

“鹿姑娘在房间。”余柘恭敬回答。

秦莜莜背着书包,大步朝楼上走去。

她“砰”地一声推开鹿宝儿的房门,待看清楚坐在小凳子上的女人,愣了愣。

灯光落在鹿宝儿单薄的肩背上,她穿着一身月牙白的长衫,水墨青烟的刺绣恰到好处,衬得她颇有豪门贵女的风范。

反观她这一身,牛仔裤,黑T恤,尽管是响当当的大品牌,砸了大把的钱,和鹿宝儿身上的衣服一比较,立即有种仙女与凡人的差距。

当真是应了那句话,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这才过去两天,她竟然仅凭一套衣服,让她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鹿宝儿把手上最后一针收尾,站起身,望着在门口傻愣着的秦莜莜道:“进门前,你可以不敲门,但女孩子不能咋咋呼呼,下次开门温柔点儿。”

秦莜莜张了张嘴巴,“对对……”不起!

到了嘴边的话,她陡然反应过来,她是来找麻烦的,怎么反被这个骗子给教训了?

“不用说对不起,我不和小孩子一般计较。”鹿宝儿上前,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主导权被她悄无声息的全占了。

秦莜莜被气得翻白眼,手握成拳,恨不得扑上去咬她一口。

她哪只耳朵听到她说对不起了?

眼看着秦莜莜要炸毛,鹿宝儿从茶几下的黑色木盒子里掏出一张黄纸,看向秦莜莜,一本正经道:“这是好运符,这一张若是拿钱换,怎么也得十万块。现在我送给你,你随身佩戴,明天自然有好运降临。”

秦莜莜对鹿宝儿算命的本事仍旧半信半疑,不过前天她算她倒霉,结果她真的倒霉了,拿了好运符,她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好运。

秦莜莜凶悍无比的上前,硬着头皮拿走好运符,什么都没说,快速离开了。

她甚至都忘记了,在鹿宝儿面前,她始终是被动的一方。

不过,比起她遇到的倒霉事,这些并不重要了。

老太太回来后,兴高采烈地来到鹿宝儿房间。

“宝儿,奶奶谢谢你。今天这身,可是给我长了脸面。”秦老太太将从外面带回来的甜品放在桌子上,“这个是奶奶专门找人给你做的玫瑰花糕,你尝尝看,若是喜欢,奶奶下次再给你带。”

鹿宝儿拿了一块喂进嘴里,糕点入口即化,不黏牙,甜而不腻,回味无穷。

她高兴地看向老太太,笑道:“好吃,谢谢奶奶。”

“你喜欢就好。”老太太一张脸都笑成了花,看鹿宝儿越看越喜欢,“北也两天没有回来,他说公司事情忙,我就不与他计较。不过我让他今晚回来,明天陪你到处走走。”

鹿宝儿点头。

老太太见她这么乖巧,心里软的不行,不管怎样,她得想办法给他们订婚。

秦北也回来的时候,已经快深夜十一点。

客厅的灯都关了,他也懒得开,径直上楼。

他刚走到楼梯口, 左侧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门口处,鹿宝儿穿着一身月牙白长衫,窈窕的身材展露无余,她用一双澄明的大眼睛望着他。

他愣了一瞬,冷冰冰地开口道:“你在等我?”

鹿宝儿点头,“奶奶说你今晚会回来。”

然后呢?

秦北也上前,灯光落在他眼尾,眼里的腥红越发的明显,可见这两天又没怎么睡。

鹿宝儿双手握在一起,站的笔直,定定地望着秦北也,一言不发。

两人都没说话,气氛相当凝重。

秦北也有种错觉,仿佛他这个做丈夫的因为工作冷落了夫人,以至于她用无声抗议他的过错。

这么多年来,还没人敢这么直勾勾地与他对视。

鹿宝儿是第一人。

他眼里的千回百转,冷酷无情,寒若冰霜,撞入她温柔缱绻的眼里,仿佛都变成了纸老虎。

秦北也默了片刻,终是被她明亮的眼神看得不自在,解释道:“这两天比较忙,不过事情都挺顺利,谢谢你送我的锦囊。”

虽然声音依旧冷,可却多了几分难得的亲和。

鹿宝儿缓缓点头,走上前在他面前站定,道:“顺利就好,锦囊拿给我看看。”

秦北也从兜里掏出锦囊递给鹿宝儿。

鹿宝儿打开锦囊活扣,发现纸符已经烧完了。

秦北也见里面空空的,不由地蹙眉道:“我没动过里面的东西。”

鹿宝儿抿了下唇,长睫遮住眼底的沉重,解释道:“这个东西是消耗品,用来消灾,小灾祸不会轻易消耗符纸的力量。你这两天就消耗殆尽,看来它替你挡了大灾。”

秦北也眉心拧起,心里有些动容,大灾祸,可不就是那船货。

“不过也无妨,你每天检查一次,若是符纸消耗了,再找我拿就是。除非是遇上刺杀,这符纸会替你挡去百分之七十的天灾人祸。”

“这……”秦北也薄唇动了动,这些天他多少怀疑过符纸的力量。

消除百分之七十的灾祸,这不就是相当于爆了一件能防御百分之七十伤害的超级装备。

且还是永久续航。

鹿宝儿回房间,将一张画有符文的黄纸装入锦囊,重新递给秦北也,道:“随时佩戴在身上,能消除灾祸。”

秦北也拿着锦囊,盯着鹿宝儿,好半天薄唇动了动,却只说出两个字,“谢谢!”

最初他是不信鹿宝儿算命这一说,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人不得不相信,她会一些阴阳之术。

尤其是刘志国在儿女的精心保护下仍旧死了。

他得了她的锦囊,黑狼等人躲过一劫。

“你我之间何须客气,我是你未婚妻,你好,我便好。”鹿宝儿目光纯善,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每次被她注视,让人有种被阳光包裹的暖意。

秦北也杀伐果决,待人冷漠。可在鹿宝儿面前,那份冷漠像是被融化了似的,会情不自禁地收敛锋利的棱角。

“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奶奶说,明天带你去走走,你有想去的地方吗?”秦北也这两天没有烦心事。

这么些年了,第一次事事顺心。

“我想去京朝寺见一位朋友。”鹿宝儿直言。

秦北也点头,“好”

他推门进屋,鹿宝儿合上房门,显然有话没说完。

但都这样了,她也不便上前再打扰。

次日一早,秦家大门口停了四辆豪车。

余柘见此,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急忙上前打听。

“这位先生,你们大清早来秦家门口可有什么大事? ”余柘一眼看去,都是屈指可数的豪车,由此可见,这些人身份地位自是不凡。

男人看了余柘一眼,满脸严肃道:“我是罗家的管家,太夫人请鹿小姐过门,有要事询问。你若是方便,麻烦向鹿姑娘通传一声。”

余柘猜想的八九不离十,这些是闻声来找鹿宝儿算命的人。

这个点刚过六点,秦老太太和鹿宝儿刚睡醒。

听到门口吵闹,秦老太太叫来保姆道:“你去门口看看怎么回事。”

秦家富可敌国,平时巴结他们的人不少,可这么大清早就堵了门口,也是第一次见。

保姆出门,碰到进门的余柘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都是寻鹿姑娘的人,我看他们身份都不简单,咱们还是要知会老太太和鹿姑娘一声,再做打算。”

保姆听言觉得有理,两人一起进了屋。

鹿宝儿今天换了身枯草色的长衫,她本来身材较好,枯草色更是衬得她皮肤白皙,唇如朱砂点缀。

她刚推开门,见保姆站在她门口,朝她弯腰道:“鹿姑娘,老夫人请您去客厅。”

“好!”鹿宝儿回头看了眼隔壁的房门,依旧紧闭着。

也不知道昨晚他睡得可好。

客厅秦老太太坐在沙发上,一张长了皱纹的脸上满是担忧,见鹿宝儿来了,拍拍身边的沙发道:“宝儿快来,我有事跟你说。”

鹿宝儿上前,乖乖在她身边坐下,“奶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门口有四家人差了管家来接你上门算命。”老太太话还没说完。

余柘急匆匆地从门外进来,禀报道:“就在刚才,又来了辆车,这次来的是郭家的长子。”

“这……”秦老太太眉头紧皱,这么多人上门,可不是什么好事。

算命的不会整天给人算,尤其是给富贵人家算命,最是耗费精力。

鹿宝儿还年轻,纵然道行深厚,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若是弄不好,不仅会砸了招牌,还会得罪了人,有生命之忧。

“奶奶”鹿宝儿握住老太太的手,轻声安抚,“你也别太担心了,既然这些人找我,我自然应付的来。您先吃早餐,余柘随我出去看看。”

“还是我陪你一起,这些个人最会仗势欺人,有我在,他们也能收敛点。”老太太让人拿来她的拐杖,站起身来,雷厉风行。

鹿宝儿无奈笑了笑,上前扶着老太太来到秦家大门口。

鹿宝儿一出现,四个男人立即围了上来,纷纷自报家门。

“罗家的管家前来接鹿姑娘上门。”

“岑家的管家前来接鹿姑娘上门。”

“孙家的管家,前来接鹿姑娘上门。”

“吴家的管家前来接鹿姑娘上门。”

在帝都,家里能用上管家的都是豪门贵胄,身份自然不会低到哪去。

鹿宝儿大眼扫过四人,不咸不淡道:“抱歉,今日我算过了,不宜出行算命。还请各位改日再来,还有我也有我的规矩,一日只算一卦,不知你们是谁先来?”

“我……”

“我……”

四个管家争先恐后,虽然态度强势嚣张,可在鹿宝儿面前,收敛了不少,也非常客气。

但四人一直争执不休。

秦老太太见场面有些失控,不由地冷了脸色,道:“还有没有规矩了,每日只算一卦,你们既然诚心邀请,明日便让主家亲自过来。一个管家过来请,把我们的秦太太置于何地?”

听老太太说鹿宝儿是秦太太,众人都一怔,吓得纷纷闭口。

生怕再闹出动静,惹到大魔王秦北也。

鹿宝儿看向几人道:“你们先回去商量好了再来找我,以后一应预约的事情,都有余柘来办。”

余柘听言受宠若惊,上前连忙朝鹿宝儿行了礼,“谢谢鹿姑娘信任,我定当安排妥当。”

“既然如此,那便不要再堵着秦家门口,有什么事情,电话约便是。”鹿宝儿眸色凝重,难得发了脾气,态度也强势了不少。

几个大男人,被一个小丫头镇住,好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老太太扫了大家一眼,见这些人都变了脸色,气势弱了很多,拉着鹿宝儿回去了。

老太太对鹿宝儿越看越喜欢,虽然是乡下来的小丫头,但对人不卑不亢,做事不疾不徐,说话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果决的时候,也绝不含糊。

郭西羽远远地瞧着,并未上前打扰。

他过来就是想一睹鹿宝儿的风采,听说她给刘志国算寿命,现在话应验了。

小小年纪,就因为这一算,名气很快就传开了。

他本想看看她是否真有本事,顺便求一个平安符,如今看来,这鹿姑娘不仅年龄小,脾气也不小。

一日算一卦,这往后找她可就更难了,就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是否真有本事。

他思虑良久,朝余柘走去。

鹿宝儿扶着老太太回到客厅,见秦北也穿着一身休闲服从楼上下来。

他浓眉斜挑肆意,眉心紧皱,凤眸仿佛携着寒冬腊月般冷得让人不敢轻易向他靠近。

他下楼的时候,双手插兜,懒洋洋地眯着眼,把眼底的血气和燥郁隐藏的极好。

尽管如此,可也瞒不住鹿宝儿的眼睛。

“北也,来一起吃早餐吧!”秦老太太把门口那些人抛之脑后,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找秦北也商量。

秦北也上前,从另一边扶着老太太,“奶奶看着在生气。”

“哪有,我是替宝儿担心。”历来强大的算命先生最终都躲到了乡下,城里人的有钱人,仗着权势富贵,没少干缺德的事情。

他们找算命先生,算的是命,保的也是命。

鹿宝儿名声传开,对她来说,并非好事。

可她入了秦家,又有这个本事,就算是想遮掩躲藏,也是行不通的。

“这不是还有我么。”秦北也开口,声音是一贯的清冷。

这话老太太听着舒服,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笑容,“记住了,宝儿可是你命定的妻子,你得给我保护好了。”

秦北也薄唇动了动,抬头看向鹿宝儿。

她今天气色非常好,一身亮色的长衫衬得她宛若花仙子,举止优雅,静若处子。

这身装扮与初次见面,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孙儿谨记奶奶教诲!”

鹿宝儿勾唇,面露轻快,秦北也此刻并未如刚见面那般抗拒她的存在,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在慢慢接受她了。

餐桌上的气氛很融洽,老太太帮鹿宝儿夹菜,还不忘叮嘱秦北也,道:“等会儿出门的时候,你带着宝儿多逛逛,京城有好多好玩儿的,好吃的,你都带宝儿去尝试一下。”

“是!”

秦北也声音清脆,只有在老太太面前的时候,他才露出一个晚辈该有乖顺。

鹿宝儿放下筷子,余柘从外面进来,禀报道:“鹿姑娘,我婉拒了几位管家,帮您约了亲自上门求平安符的郭西羽。”

“好!”鹿宝儿点头。

老太太没想到余柘如此上道,求卦,自然得本人亲来才显诚心。

派管家来,算哪门子诚心。

吃了饭,老太太帮鹿宝儿和秦北也收拾了一些出门带的零食。

八点的时候,直接将两人都赶上了车。

余柘开车,鹿宝儿和秦北也都坐在后座。

比起刚碰面那会儿,气氛显然要舒缓许多。

秦北也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鹿宝儿扫到他眼里的倦意,闭上嘴,很识趣地不打扰他休息。

从秦春园到京朝寺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京朝寺香火鼎盛,不管什么时候,香客爆满。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6:00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