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藏读物《出宅记大结局》徐若瑾禾苗精彩小说欣赏_(徐若瑾禾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出宅记》是网络作者“琴律”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徐若瑾禾苗,详情概述:醒来发现自己变成被未婚夫推下湖险些淹死的私生女?被污蔑清白不说,还要置她于死地!“我娶她!”——救了她的人说。“我不嫁!”——她不喜被强迫。“不行!”——他更霸道!嫁就嫁吧,还得为他治病酿酒生孩子,没天理了!只是这日子怎么越过越糊涂?自己不是个小破官的私生女吗?可她的生母居然是…………

点击阅读全文

出宅记

长篇小说推荐出宅记》,男女主角徐若瑾禾苗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琴律”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他可以拒绝徐家的婚事,因他高高在上,若是被她嫌弃,张仲恒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过是个破落户出身的丫头,居然敢跟自己对抗到底?自己可以不屑于娶她,她却不能不屑于嫁!砸碎了手边的茶碗,张仲恒阴狠的眯着眼,“徐若瑾,我就不信,你有法子不进张家的门,我不仅让你进,而且还要让你耻辱的进来,八抬的喜轿,你休…

出宅记 在线试读

张仲恒昨日回到家中,没有因为看到徐家人倒霉的心情畅快,反而抑郁起来。

他完全没想到徐若瑾看到他的目光是那般的不屑冰冷;

也没想到,自己公开的挑衅,她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对抗。

张仲恒没来由的心里发虚,这还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徐若瑾!

她坚毅硬扛的目光始终在他的脑海中徘徊,那种毅然迎战的硬气,让张仲恒心底震颤。

他无法将这个女人与当日推下湖的丫头联系在一起。

不过那****的注意力都在梁霄的身上,完全是与梁霄斗气,根本没有注意过她。

难道自己错估了她的脾性?

想到她那日与自己斗嘴时的样子,再想到昨日……

张仲恒心里一沉,他意识到一个自己都无法接受的问题,她……亦或许根本不想嫁自己?

不知道为何会蹦出这样的念头!

可张仲恒仔细的推算,不断的想着与她接触时的种种场景和句句对话,他越发的肯定自己的想法。

“徐若瑾,你的心思够野的!”

张仲恒冷哼的嘟囔一句,满脸铁青。

他可以拒绝徐家的婚事,因他高高在上,若是被她嫌弃,张仲恒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过是个破落户出身的丫头,居然敢跟自己对抗到底?

自己可以不屑于娶她,她却不能不屑于嫁!

砸碎了手边的茶碗,张仲恒阴狠的眯着眼,“徐若瑾,我就不信,你有法子不进张家的门,我不仅让你进,而且还要让你耻辱的进来,八抬的喜轿,你休想!”

这件事不仅张仲恒是窝心的,还有一个吃了大亏的人,便是李忠林。

李忠林知道这件事还是听自己妹妹讲的。

但听人讲故事总不如亲眼见到那般震撼,李忠林觉得李秋萍委屈成泪人儿的样子莫名其妙,脑中回味着那日品过得酒,他不由得亢奋起来:

“别说,虽然醉倒,不过想起那日的酒味儿,啧啧,真的不错啊。”

“大哥!”

李秋萍一张脸气成了烂柿子,“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我现在都被子麟冷落了,因为你,险些没被婆婆骂死,若不是我肚子里有孩子,徐家……徐家恨不能把我休了去!”

“你居然还琢磨着那个死丫头酿的酒,你还顾不顾你妹妹的死活了?”

李忠林最厌恶女人哭闹,脸上颇有不耐,“我有什么办法?我向徐叔父请见都被拒绝了,能帮得上你什么?”

“什么?公公居然不见你?”

李秋萍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如若连公公都动了怒,那这件事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徐叔父为我单独安排了地方读书,而且还写了帖子,为我介绍了两位名师指点,我要离开徐家了。”李忠林想到此颇有惋惜,不过这惋惜也是因为无法再见到徐若瑾。

“不过你也是,我不过是喝多了晕倒而已,你朝着徐姑娘大呼小叫的干什么?懂不懂妇道人家的规矩?怀着大肚子还出去乱嚷乱叫的,还顾不顾及徐家的脸面?成何体统!”

李秋萍长大嘴巴的看着他,自己为了大哥险些豁出去命还落得一身骚,结果他反过来指责自己?

不等李秋萍争出个谁对谁错,李忠林便撵她走:

“行了行了,你快点儿回你院子去,把你婆婆得罪了,就去好好孝顺几日,你男人不理你,你就好好的伺候两天,赖在我这里干什么?我昨日醉酒还有些迷沌,我要休息一会儿。”

不容再抱怨什么,李秋萍便被赶出门外。

她气的火冒三丈,却还没有地方发泄。

“去找那个死丫头,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能耐跟我对着干!”

李秋萍想找徐若瑾撒气,可还未等转身走,便被身旁的妈妈给拦住了,“大少奶奶,夫人说了,让您见过舅公子之后,便回院子养着,不允您乱走。”

“你胡说!”

李秋萍大怒,“我是这个府里的主子,我凭什么不能随意去?”

“大少爷也是这样吩咐的,您还是请回吧。”

妈妈们的脸色也很难堪,可对于夫人、大少爷的吩咐,她们也不敢不从。

李秋萍的心当即凉了下来……

捂着自己微隆的肚子,她又掉下了眼泪,“孩子,你快点儿生出来,母亲就不会再被人欺负了!”

徐若瑾安安静静的在院子里休养两天,第一个来看她的人却是徐子墨。

看着自己二姐安然无恙的露出笑,徐子墨的心情也不错,坐在椅子上便骂起了李忠林:

“那个不要脸的杂碎,连祭祖的酒都偷喝,把他抬了回来,他醒过之后居然什么事都不知道,而且还夸大姐酿的酒不错,想要再喝两口,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徐子墨满脸不屑,唾沫星子都喷出来,“父亲已经要把他撵走了,不能再让他在咱们家祸害了。”

“撵走了?”

徐若瑾脸上一喜,还真没想到,父亲做出这样英明的决定。

“为他在县学附近租赁了一个小院,还为他引见两位名师指点。”徐子墨的嘴快撇上了天,“就应该一顿大棍子打出去,也就是父亲心地善良,善良总被不要脸的占便宜……”

徐若瑾轻拍他一巴掌,不容他再腹诽父亲。

但她也没有给徐子墨解释父亲为何这样做。

这件事原本是徐家占了理,如若再传出徐家人对待事情的始作俑者予以冷待的报复,反而会让人觉得事情有诈。

父亲能这样恩慈对待,反而会博得一个更佳的名声。

尽管事情是李忠林瞎搅和出来的,若能以他为由,扭转外人对徐家人的看法,岂不是更妙?

终归是中林县的主簿大人,其城府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徐子墨在这里赖了许久,把一肚子的牢骚全部发泄完毕才离开。

徐若瑾养了两日早已经恢复如初,想到明天方妈妈还会来为自己教课,她不由得又望向了屋内角落中的酒坛子。

祭祀,酿酒,嫁张家……

如果酿酒完全是为了嫁入张家,她还要继续研究这门手艺吗?

徐若瑾的心里犹豫不定了!

小说《出宅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8月28日 pm8:07
下一篇 2023年8月28日 pm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