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振大明朱宇洪承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朱宇洪承畴)重振大明最新小说

《重振大明》是作者“韭菜东南生”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朱宇洪承畴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陛下,据奴婢得到的消息,徐卫良家中抄出现银一万两,银票三万五千两,还有黄金玉石若干,他经营的粮店和当铺尚在清理中,想来最少也还有两万两,加上他老家的五百亩地,几处宅子,这还不算他隐匿的钱财,算起来,徐卫良的身家最少也有十万两”王德化禀告“你是说,抄家的钱,足够京营一月的军饷?”“是”王德化带着笑意:“太子爷深谋远虑,想必早料到这一点了”“不用拍他马屁”崇祯冷哼了一声……

小说:重振大明

作者:韭菜东南生

角色:朱宇洪承畴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韭菜东南生”的新书《重振大明》,这是一本小说推荐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太子哥哥,我能去找你玩吗?”坤兴公主的眼睛笑成了弯月。朱慈烺笑:“当然。”“太好了。”坤兴公主笑的开心,转头看三哥定王朱慈炯:“定王哥哥,你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家啊?”定王朱慈炯羞涩的摇头:“我不会出宫的…

重振大明

第二十六章 谋逆之罪 免费在线阅读

“太子哥哥,听母后说你要搬到宫外去住了?是真的吗?”

坤兴公主跑过来,兴奋的抓住朱慈烺的衣角。

朱慈烺笑着点头。

“那是不是就等于你有了自己的家,你在家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也没有人敢管你,就像父皇那样?”

坤兴公主问。

朱慈烺心里叹:妹妹你错了,父皇才是这个皇宫里,禁锢最深,最不自由的那个人。

“太子哥哥,我能去找你玩吗?”坤兴公主的眼睛笑成了弯月。

朱慈烺笑:“当然。”

“太好了。”

坤兴公主笑的开心,转头看三哥定王朱慈炯:“定王哥哥,你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家啊?”

定王朱慈炯羞涩的摇头:“我不会出宫的。”

“为什么呀?”长平公主好奇。

“我要陪在父皇母后身边。”定王朱慈炯很严肃很认真。

……

成国公府。

后堂的一间密室里。

听完徐允祯所讲,朱纯臣跌坐在椅子里,脸色发白:“你是说,咱们私卖甲胄的事,太子……可能知道了?”

“是。”

徐允祯一头冷汗:“半个月前,田守信来找我,说太子想找一个传授弓马骑射的老师,点名要董琦,我当时没有当回事,今日在校场看到董琦,我才忽然想起,董琦是太子的弓马老师啊……”

朱纯臣的额头也开始冒汗了。

董琦是右掖营的参将,是营中的高级将领,虽然其上还有主将和副将,但营中的大小事,董琦也都是知道一些的。

去年秋天,朱纯臣徐允祯伙同右掖营主将徐卫良将营中五百具上好的甲胄,倒卖给了一位山西商人,

事情虽然做的很机密,天衣无缝,但董琦却有所怀疑,不但当面质疑过主将徐卫良,还为此找过朱纯臣,但被朱纯臣搪塞过去了。

“董琦给太子当老师,以他的脾气肯定会向太子提起此事,一旦太子调查起来……”

徐允祯声音都颤抖了。

和贪墨军饷不同,私卖甲胄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皇上或许能容忍他们贪墨军饷,但绝对不会容忍他们私卖甲胄。

不说大明,从古至今,任何将军在甲胄的事情出了问题,最后都是凄惨下场。

大名鼎鼎的周亚夫只因为家中有五百甲胄,结果被汉廷以谋反罪论处,本朝大太监刘瑾权势熏天,但他府邸的时候抄出甲胄五百,也被以谋逆罪论处。

朱纯臣和徐允祯虽然不是私藏,但却是私卖,论起来,罪行更重!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朱纯臣怒了,跳起来一把揪住徐允祯的胸口,目光凶狠的像是要吃人。

“隔墙有耳……校场那么多人,我不敢跟你说呀。”徐允祯都要哭了。

朱纯臣气的跺脚:“徐允祯!我朱家上下三百余口都要死在你的手里!”

“老成,你不要激动,事情没有那么坏……”

徐允祯抓着朱纯臣的手,结结巴巴的劝:“我已经想一路了,虽然那董琦有所怀疑,但他没有证据啊,就算告到太子那里,太子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朱纯臣渐渐也冷静下来,松开徐允祯胸口,在厅中来回踱步。

“我们事情做的机密,那山西商人也早就走了,除了咱们,唯一知情的就只剩下徐卫良了,只要徐卫良不开口,咱们就不用担忧。”

徐允祯追在朱纯臣的屁股后面。

朱纯臣站住脚步,冷哼一声:“你忘记那个中间人了吗?”

朱纯臣徐允祯世袭三百年的国公,脑子还是有的,他们没有和山西商人直接交易,所有事情都是通过中间人,

山西商人最后虽然买到了甲胄,但却不知道卖给他甲胄的人是谁?

这样就算山西商人在路上出了事,朱纯臣和徐允祯也不用担心。

说到中间人,徐允祯眼皮子跳了一下。

事成之后,他原本是想要杀人灭口的,没想到那中间人异常警觉,居然提前跑了。

徐允祯咬咬牙:“那家伙已是惊弓之鸟,既然跑了,就肯定不敢再回京师了,我们两家三百年国公的名号,可不是吃素的,所以现在的关键还是徐卫良,只要堵住徐卫良的嘴,我们就高枕无忧。”

朱纯臣冷笑一声:“怎么堵?徐卫良现在可在诏狱里。”

“成国公,事到如今了,你还跟我藏着掖着吗?

谁不知道你跟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是至交,徐卫良关在锦衣卫的诏狱,只要你上门去求,骆养性还能不答应你吗?”

“答应我什么?”朱纯臣的脸色越来越冷。

“杀人灭口,让骆养性在诏狱里干掉徐卫良,永除后患!”

懦弱的徐允祯,居然也有杀气腾腾的时候。

朱纯臣不说话,他知道,徐允祯说的是对的,为保两家三百年的国公,徐卫良是必杀的

但徐卫良是太子抓了送往诏狱的,骆养性身为锦衣卫指挥使,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份量?

如果徐卫良无缘无故的死在诏狱,骆养性如何跟太子交代?他跟骆养性虽然是至交,但骆养性却也不会为了他,而将自己全家陷入危险境地。

所以,想要说服骆养性,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

“成国公,不要犹豫了,我两家的生死存亡,就在此一举了。”

徐允祯声音哀求。

朱纯臣看他一眼,冷笑:“你想过没有,太子既然已经知道了甲胄之事,又怎么会给我们杀人灭口的机会?

说不定此时他正在诏狱审问徐卫良,严刑拷打之下,徐卫良已经全盘托出了!”

“啊?!”

徐允祯大吃一惊,双脚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脸上冷汗涔涔而下:“完了完了,全完了……”

朱纯臣摇摇头,对这个“定国公”,他算是彻底无语了,无脑无胆,偏偏又极其贪心,

当初如果不是他在旁撺掇,自己又怎么会做出这等利令智昏的蠢事?

以至于现在陷入了进退维谷,甚至有可能会被抄家灭族的困境?

但现在责怪他也是晚了。

“你哭什么哭?”朱纯臣冷哼一声:“皇上抄家灭族的圣旨,还没有下来呢!”

“但也差不多了,当初真不应该啊……”

徐允祯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蠢货闭嘴!”

朱纯臣终于忍不住大声呵斥,虽然他对徐允祯一直都很鄙视。

但对方毕竟是国公,跟他同级,他一直都给徐允祯留有三分薄面,但徐允祯崩溃痛哭的样子,让他实在看不去了。

朱纯臣耐着性子解释:“只凭徐卫良一张嘴,没有其他佐证,纵使皇上对咱们有千般怀疑,也不敢下旨抄家,灭了咱两家的国公府!

民间审案,还要人证物证俱全,三堂会审呢,何况咱两家三百年的国公府?

咱们完全可以说徐卫良是挟私报复、血口喷人,逼急了,甚至可以说太子在陷害忠良!”

徐允祯不哭了,猛然跳起来,连连点头:“对对对,成国公你说的太对了。咱们朝中还有那么多的姻亲故交,门人子弟,到时都发动起来,就不信皇上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徐卫良终究是一个祸害,不管怎样,都不能让他活。”

朱纯臣脸色冷冷,整理了一下衣冠:“我现在就去见骆养性,而你,留在这里写奏章。”

“什么奏章?”徐允祯不明白。

“辞去你我京营的差事,并奏请太子京营抚军!”

朱纯臣叹口气:“还有,明日早朝是我们的生死之关,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4:02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