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他长生,但诅咒错人了咋整?)李寻卧龙大聪明全文阅读_(李寻卧龙大聪明)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卧龙大聪明”大大的完结小说《诅咒他长生,但诅咒错人了咋整?》,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奇幻玄幻,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李寻卧龙大聪明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在江城外,十里山上,有一座古庙苔藓满地,野草丛生,显然已经荒废两位身穿锦衣绸缎的少年跌跌撞撞奔了过来,毫不在意已经被野草划破的衣衫“我赢了!”跑在前面的少年坏笑着:“李寻,这个月的经文,就归你了!”后面的少年,淡定自若的翻着白眼:“你从来也没写过呀,李玉”两个十来岁的少年,误打误撞走进了古庙大公子李玉活泼好动,发现好玩的立马就冲了上去“你别乱动!”少年李寻喝止道一进殿门,立刻被石像所……

小说:诅咒他长生,但诅咒错人了咋整?

作者:卧龙大聪明

角色:李寻卧龙大聪明

小说《诅咒他长生,但诅咒错人了咋整?》是网络作者“卧龙大聪明”写的一本奇幻玄幻小说。以下是《诅咒他长生,但诅咒错人了咋整?》内容概括:换了新的傀儡之后,李寻又恢复了从前淡定从容的那副样子。他需要静养一些时日,便去驿站租了辆马车,多给了两倍的银两,让车夫跑慢点。又走了十日,才路过清河城。“这清河城可是个风水宝地啊……”车夫以为李寻是外乡人,便情不自禁介绍道…

诅咒他长生,但诅咒错人了咋整?

第5章 玄阴道人 免费在线阅读

千年一梦。

李寻从那几座矮坟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六日后。

他随手将已经产生了裂纹的傀儡娃娃捏成粉碎,耳边便传来一阵阵尖锐的风声。

那是亡魂重获自由的呐喊声。

换了新的傀儡之后,李寻又恢复了从前淡定从容的那副样子。

他需要静养一些时日,便去驿站租了辆马车,多给了两倍的银两,让车夫跑慢点。

又走了十日,才路过清河城。

“这清河城可是个风水宝地啊……”车夫以为李寻是外乡人,便情不自禁介绍道。

“此话怎讲?”李寻问。

“你有所不知,这清河城可真是人杰地灵,就说十年前,来了一位先生,天文地理无所不知…”

“这人我知道,还有呢?”见到车夫要吹嘘的人正是自己,李寻立马打断了他。

“您可算问着了!清河县令胯下有一匹灵马,就在前几日,你才怎么着?”车夫瞪大了眼眶,一板一眼地道:“它特么会说话了!”

“并且啊,为了报答县令多年恩情,承诺为县令做三件事,事成之后,它要去寻什么道去了。”

“你想想,动物成精了啊!”

车夫噼里啪啦说了那么多,李寻只是淡淡回了两个字:“是吗。”

“怎么,你不惊讶?”

“惊讶。”

连车夫都听得出李寻的敷衍。

便没再说话,渐渐驶离了清河城。

过了一小会儿,李寻又问:“除了这个以外,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吗?”

车夫摇了摇头。

“那倒没有。”

直到李寻经过清河城的一年后,他口中的大事,才开始出现。

这一年,仙门突然提前开启仙门考试。

并且还来到了较为偏远的清河城。

清河城作为仙门考试的其中一个考点,引来周围其他村镇部落,或者外域来客。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来参加一下测试,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福分的。

即便没有,见一见神仙大老爷,也是一大幸事。

连续举行七天,无疑是清河城最热闹的时候。

只可惜仙门考核实在太过严格,一批人整整齐齐地上去,又整整齐齐地被刷下来。

只用了一天时间,人们的情绪就从满怀期待,到后来的怨声载道。

好像也真正意识到仙凡的差距了。

第二天,一个少年不信邪,参加了测试。

他竟然轻松通过了测试,一切就犹如顺水推舟。

很多人表示接受不了,这个少年看上去平平无奇啊,而且一看就没什么势力,仙门怎么会看上他呢?

少年也很高兴,他想第一时间回去告诉他娘。

可通过的弟子,需要在一旁等候,等结束后,仙长与他讲了入门的规矩,之后方能辞别家人。

可少年并不想离开母亲。

他的先生曾教导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尽到做子女的责任,当父母不存在,是最不孝的。

他跟仙长说:“能不能带我娘一起回仙门。”

“哼,你当仙门是什么地方,什么人都能进的么?”仙长一声冷哼。

“那我不去了,我要跟我娘在一起。”

“想都别想,玄木、玄土你俩给我盯紧他。”仙长瞪了随行弟子一眼,便气冲冲地离开了。

“师弟,一入修行深似海,你已经回不了头了。”一旁道士打扮的玄木说道。

“论资质,你比我们二人强了不少,师父也是惜才,你莫要辜负师父的好意。”玄土也是苦口婆心地劝慰道。

少年一声不吭,拽起枕头就睡。

两个道士以为少年还在赌气,便不再理会,退到门外守夜。

子时之后,玄木肚子有些饿了,想去客栈的厨房取些吃的。

当他端着一碟刚做好的花生米爬上楼时,却见玄土已经躺在地上,虽不致命,但也元气大伤,没几个月修养是不能恢复的。

“谁干的?”玄木抓着玄土的衣襟,关切的问。

“你好像有点瞎!”玄土指了指已经被强行打开的房门。

玄木一脸疑惑。

十三岁。

干倒了练气三层的修士?

“会不会是因为有帮手,你没看见?”

“我有那么蠢吗?”玄土翻了翻白眼“明明是那小子偷袭我。”

听起来更蠢了啊!

玄木将玄土安置好后,立刻禀告了师父玄阴道人。

玄阴道人闻言,面无表情地取出一个卦象罗盘,然后突然变出一缕毛发洒向罗盘上空。

两声咒语过后,他对玄木道:“西南方向,追。”

少年赶紧跑回了家,见到母亲还在桌前,等着自己回来吃饭。

对于少年今天的表现,她也听说了,她既替孩子高兴,又隐隐有些担忧。

见到儿子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她立马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出什么事儿了,虎子?”

“娘,我打伤了仙人的弟子,我们快跑吧。”虎子巴不得现在背上母亲开始逃亡。

张寡妇叹了口气。

她知道清河城是呆不下去了。

自从她将《九阳功》交给虎子的时候,她就清楚会有这么一天,但她想不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和虎子各自收拾了一大堆东西,便朝城外走去。

也就一炷香的功夫,玄阴道人带着玄木也来到了虎子家附近。

玄木凑前观察了片刻。

“饭都没吃,就走了。”

“师父,要不咱别追了,那小子鬼的很,不如再找几个有天分的弟子。”玄木在一旁劝道。

玄阴道人冰冷的目光落在玄木脸上。

啪地一声!

一道残影也落在了玄木脸上。

“不追?”玄阴阴沉地说“老夫的成仙之路全靠他了,你敢说不追?”

玄木艰难从地上爬起,他明显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被打畸形了,以至于看向师父,就只能侧着身看。

玄阴见徒弟在这种严肃的情况,仍旧一副怪异的样子,又忍不住赏了他一耳光。

“我怎么看你就来气,还敢斜眼看我?”

玄木欲哭无泪。

为了主持大局,剩下几天的仙门考核,都由受伤后的玄土来代替。

而玄阴与玄木却是彻夜苦追,就算手中有千机罗盘在手,也根本追不上。

“难道这小子,还会缩地大法?”

“师父,有没有可能,他们有骑马?”玄木提醒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地上有马蹄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7:06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