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经(吴归云枯叶归云)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玄天经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玄天经》,是作者“枯叶归云”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吴归云枯叶归云,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第二天晌午吴二被几个说话大声,表情激动的几个小青年吵醒吴二赶忙起身,觉得自己鼻子难受异常上手一摸才发现血在鼻子里凝成了块,只怕是睡梦里喉咙出血,吐不出来便从鼻子里流了出来吴二简单擦擦赶忙上去问路过的几个小青年;“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是要去参加翼山弟子的入门吗?”几人见吴二的乞丐扮相并不想理会,好在旁边钻出来一个热心肠的姑娘对吴二说道;“这路上的人都是”吴二谢过那人之后就随着人流向前走去,不一……

小说:玄天经

作者:枯叶归云

角色:吴归云枯叶归云

小说《玄天经》是由“枯叶归云”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吴二也得知两位书童一个名叫恕己,一位名叫奉壹。车夫名叫丁三是个老光棍白天赶车,晚上总是找不到人,白天赶车不急不慢晃晃悠悠,晚上就化身夜行侠不知所踪。张谦嫌弃车上条件太差总是催他加度。每逢此时丁三就抱着脑袋直喊头疼,一开始吴二还以为丁三头痛只是懒得搭理张谦的说辞,直到有一天晚上丁三没出去鬼混,在隔壁房…

玄天经

第3章 枯叶离原 免费在线阅读

光阴似箭,眨眼间吴二已经在路上过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路上的日子里,马车路过哪个城哪个县,便能找个住处,洗一洗身上的风尘,好生休息一晚,只可惜吴二只有一身衣服。

车夫可谓是老马识途技术相当之巧妙,每次进城里的驿站都是在傍晚。吴二进城休息的晚上就跟张谦的两个书童住在客栈伙夫的空房,或是驿站车夫的空房挤在一起对付一下。吴二也得知两位书童一个名叫恕己,一位名叫奉壹。

车夫名叫丁三是个老光棍白天赶车,晚上总是找不到人,白天赶车不急不慢晃晃悠悠,晚上就化身夜行侠不知所踪。张谦嫌弃车上条件太差总是催他加度。每逢此时丁三就抱着脑袋直喊头疼,一开始吴二还以为丁三头痛只是懒得搭理张谦的说辞,直到有一天晚上丁三没出去鬼混,在隔壁房间头痛难忍哼哼唧唧了一晚上。

这天一行人行至翼州界碑,已经是金秋时节,黄叶漫天,车轮碾过枯叶发出一种车轮碾过枯叶的声音。

车上的张谦大少爷旧病复发邀请大家关于眼前的金秋美景赋诗一首。对面吴二不懂什么赋诗把头别向一旁,边上的恕己急忙道;“少爷真是好雅兴,这般美景催人诗性,少爷您又文采非凡,定能写出千古绝句。”

张谦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看向旁边的奉壹道;“你先起个头吧。”

奉壹眼珠乱转,想推拖但是又不好薄了张大少爷的面子只能硬着头皮边想边说道;“春天百花生,秋天万物死,秋天谁例外,秋菊独自开。”

张大少爷听了直摇头道;“狗屁不通,毫无道理。谁说秋天没花开,那什么就是秋天开的,那什么。”张大少爷说着陷入沉思。

恕己机灵地接道;“麦子,麦子是秋天开的。”

张大少爷看有人给自己解了围,也不做理会,便把头一低开始新的思考。

半晌之后他抬起头凝视着对面的墙壁,仿佛他的面前是漫山的黄叶缓缓开口道;

“离家三月四千里,离人寻仙无留意。此去翼山不知路,取得长生弃虚名。”

吴二暗自咂舌心道这小子本来也没有虚名,真是活在幻想之中。

左右两侧的二位书童拍案叫绝,拍着手,摇晃着脑袋,不断奉承张大少爷千古第一文人。也不知道这两位一共知道历史上多少位文人。

等稍稍安静了一些车夫丁三的声音缓缓传来;“秋水已是寒彻骨,何须枯叶再添忧。”说完没有感情的干笑两声。

车厢里马上陷入了一片死寂,好一会儿张大少爷才缓过劲来忙问丁三;“下文呢?下两句呢?”

丁三并不应答。

张大少爷加大音量喊;“丁三,下两句呢?”

丁三回道;“什么下两句。”跟没事人一样。

张大少爷见状,便觉得丁三是从哪里读来的两句。但张大少爷也是觉得有人煞了自己的威风,不再想说话。

旁边的恕己打圆场道;“他这个只是写秋呀多没劲,少爷你的诗里融入了自己的人生境遇与感想,真是引人共鸣,明显少爷你的诗是更胜一筹啊。”

奉壹接到;“是啊融入自己感情的诗才是好诗,要不然呢就是一具空壳,毫无意义。“

三天过后

马车驶入离原皇城,这离原城原名翼城,两百多年前据说前朝皇室带领人民投靠邪修,最终邪不压正被正派人士所清剿,翼山也下来清理了门户,之后与凡间皇室贵族不再有联系。山下一阵兵荒马乱最终成立离朝,也算是保了一方安定。

车上四人纷纷从马车里探出头来看着眼前的红墙绿瓦,车水马龙。吴二直感觉自己是来到了仙境,街道宽敞的能并排走四辆马车,周围人各个衣着光鲜,建筑都涂着鲜艳的漆美观气派,看着这仙境里的人们叫卖熙攘,车水马龙。繁华景象让吴二深感天旋地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张谦看起来震撼也是不小看了两眼便缩回头去,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到了地方车夫丁三把一行四人放下。吴二抬头一看眼前建筑高大气派,正红色的漆光亮如新,眼下的台阶平整无缝,两侧的石兽张牙舞爪栩栩如生,抬头一看巨大的金边绿匾上写着四个大字“翼山客栈”。

四人进了大堂找一处角落空桌坐下,谁都不再言语,像是怕一开口就犯了什么忌讳。

许久终于有人上来接待问;“几位客官,请问是住店还是要吃饭?”

张大少爷或许是觉得头次来如此气派的地方不想输了排场,或许是单纯的脑袋背门夹了。一拍桌子说到;“我要修仙。”

店小二闻言一楞说;“翼山弟子入门明天开始,这边建议客官您先暂住一晚。”

张大少爷貌似有心事也不吃饭,上柜台写下名字就上楼去了。

二位书童看少爷独自上路忙喊了一声;少爷。

张谦头也不回的挥挥手。

二位书童面面相觑大概也明白了少爷的意思。

张谦一向是把银票带身上银子给书童,二位书童身上的银子倒也不少。

二位书童头次来这样繁华之地,没有不知所措反而是雄心大起,决定不再回老家,给人当书童之流。就打算在城里找一个营生,安家落户。吴二则是打算明天跟着弟子入门时一起混进去。见着神仙再见机行事,问问自己的病情。

两拨人也就此别过了。

吴二在客栈门口不远处找一颗树靠着歇下,心想明天弟子入门经过此地就自己就跟上。

仿佛是离原城的秋夜格外寒冷,吴二蜷缩在树下牙齿打颤,再加上馒头啃光,饥寒交加之下头脑麻木。朦朦胧胧只觉得自己闭上眼就再也不会醒来。

终于吴二在麻木里模糊了时间的流逝,这一刻感觉时间过的飞快,仿佛自己背后的大树早已枯荣交替了数次,下一刻又感觉自己好像刚闭上眼,树上的枯叶都应为时间的停止而不再晃动。而后他又感受到了空间的扭曲,这一次不仅仅是膨胀和缩小的化,反而是附加了自己肢体的扭曲。可能是与他蜷缩的姿势有关,他时而感觉自己其实腿还在原地身体扭曲抱着大树,时而感觉自己头扎入两腿之间埋入地里。

最后吴二又感觉自己到了另一个空间感觉到了那些虚无的气体。吴二这回没有惊慌,而是静静地感受,渐渐的气体和吴二便产生了某种联系,似乎在吴二潜意识的驱使之下慢慢在他眼前凝聚,最终在吴二身前凝聚成了一团跳动着的火焰。而吴二感觉到烫便马上睁眼,可是火焰在他睁眼的下一瞬间便消散无踪了。

吴二呆呆的看着前方,脑袋里浮现出来了一个从马大夫那里学来的专业词语“癔症”。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5:57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