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旦费盈(桃花雪晴)全本在线阅读_(姬旦费盈)全本阅读

“长笛与Ipad”的《桃花雪晴》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商王闻言眉头紧皱,半晌没有做声对手姬发和他的兄弟们太狡猾了!不仅趁着自家大军远征东南夷人而王畿守备空虚出动了其举国精兵,更选择了寒冬季节突然来袭,还纠集了一众狼子野心的蛮夷仆从军临河的温侯派人来告警,敌军浩浩荡荡,不下三万徒众,皆为虎狼之辈!不好对付!如此,眼下能用来对阵敌军的己方兵马,并无显著的数量优势……经过列祖列宗数百年间的苦心经营,尤其是武丁王一朝的急遽势力膨胀,表面看大邑商拥有统治天……

小说:桃花雪晴

作者:长笛与Ipad

角色:姬旦费盈

火爆新书《桃花雪晴》是由网络作者“长笛与Ipad”所编写的军事历史小说。作者“长笛与Ipad”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而且,神圣无比的武丁王,终其百年,始终都是在这座王城向九州臣属发号施令的。这座大城是盘庚大王亲自兴建的,命名为“殷”,取“昌盛”之意。正是因此,商族的王朝才又得了个新的称呼--殷朝,王之臣民又被称为殷民。在武丁王中兴王道的时代,四方之族,天下九州,叫得上名号的上千个酋邦,莫不敢来朝北蒙!不论是路途再…

桃花雪晴

第2章 大邑商(上) 免费在线阅读

天色晦暝,北风悲号。

午后的北蒙城,弥漫着难以言说的不安气氛。

看着四处多出来的士兵们,街头巷里的男男女女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心里却禁不住犯嘀咕:天帝、先王和各路鬼神保佑啊!大王可别再瞎折腾什么幺蛾子了!不要让我们商人的江山社稷再雪上加霜了!

北蒙,是大商王朝正牌的京城。

相比那座浮华奢靡的陪都朝歌城,北蒙的气质更为恢弘深沉!

毕竟,自从盘庚大王最后一次迁都于此,北蒙就一直扮演着王朝首都的角色。

而且,神圣无比的武丁王,终其百年,始终都是在这座王城向九州臣属发号施令的。

这座大城是盘庚大王亲自兴建的,命名为“殷”,取“昌盛”之意。正是因此,商族的王朝才又得了个新的称呼--殷朝,王之臣民又被称为殷民。

在武丁王中兴王道的时代,四方之族,天下九州,叫得上名号的上千个酋邦,莫不敢来朝北蒙!不论是路途再远,年年都得跋山涉水,准时进贡他们的物产和财宝!

事实上,北蒙才是让全天下人畏服仰视的“大邑商”。

而当今大王受偏爱的朝歌,在北蒙居民的眼里,不过是个俗气无比的暴发户城市。(备注:北蒙在今河南省安阳境内,朝歌在今河南省淇县境内)

虽然很多的朝臣贵族不得不在朝歌城那里也安家落户,以方便上朝陪伴君王,眼下的北蒙,依然是王族、宗室与各族豪门聚居荟萃的超级大城,还有诸多的政权机构和工商业部门。

消息灵通的达官显贵之家,早就得知:一支以西土周邦为核心的叛商大军,打上门来了!

号称八百诸侯的数万精锐兵马,于这个不祥的冬季,本月上旬月亮趋于半圆的那一天,挥戈跨越了黄河天险,一程程地迫近了王畿的南乡。

国之大事,在戎与祀!

兵凶战危,而大王受的那副混球操性,上至贵胄、下及草民,大家伙早就领教得够够的了……

所以,北蒙城的商族人众上下,都难免人心惶惶!

国本早就因大王的倒行逆施与肆意妄为而动摇不宁了,万一再吃了败仗,就难逃颠覆沉沦了……

城南数里外,洹水因寒冬而死气沉沉!

这条滋养了殷都北蒙的母亲河,可没有涛涛黄河那般雄壮无比的河面,河道结了一层厚冰。

不过,这倒是方便南下开往朝歌城集结的北蒙军团行军了,不用必须走那座通联南北的洹水大桥,从冰面上一队队就过河了。

王子逯的双马战车轻快地过了大桥,它的主人却一脸阴霾,忧心忡忡。

奉命留守北蒙的子逯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他是当朝大王的长子,也是北蒙军团的统帅,不能像麾下将士那样随便,公开场合是必须维持体面与威严的。

所以,不用王子下令,驭夫就选择了从正路上桥过河。

南下驰援的商军沿着大路继续前进,王子殿下的华美轻型战车却在少数扈从相随下折向了一旁的偏狭道路,向着数里外灰蒙蒙的一座小城方向而去。

相比人心不宁的殷都北蒙,这座小城的气氛更是阴郁。

因为,这里是王畿最不堪的所在,著名的牢狱之城羑里。(备注:羑里在今河南省汤阴县境内)

天寒地冻,服刑的寻常囚犯们却还在四处干着各种粗活,看守的狱卒们不满意了便会恶声恶气地呼喝这些刑徒,甚至拳打脚踢一番,顺便暖和下自己的身子骨。

羑里城东北的一隅所在,却看不到失急忙慌的景象,也没有凶戾之气。而且,一座茅屋土茨里,有人正在弹琴。

然而,音声悲凉!

“快把门打开。”掌管羑里的典狱长南宫修一声令下,门外的狱卒赶忙给打开了屋门。

看到悲愤操琴的叔祖箕侯,王子逯心头一片哀伤。

“叔祖太师在上,小子来看您了。”王子恭敬倒身下拜。

琴声嘎然中止。

白发苍苍,形容枯槁,却眸光湛然,丝毫没有疯癫的情状。

箕侯子胥余,是帝乙的嫡弟,大王受的亲叔,子逯的叔祖。

天下公认殷商有当世三贤,都是王室的懿亲。

与太师箕侯齐名的是同为帝乙之弟的比侯子干,生前官拜少师,人称比干。

微侯子启,是商王受的庶长兄,长期在王庭担任政要。

然而,刚直不阿的叔祖比干在父王淫威下剖心自证清白;伯父微侯黯然隐居于他的封地东国微邑;眼前的叔祖也已经身陷囹圄超过了四载春秋,这还是老人家自甘装疯扮傻才幸免于难。

念及诸般痛心往事,王子逯再度锥心泣血感来袭,眼眶发酸。

“快起来,子逯。”箕侯赶忙起身还礼。

“叔祖太师,外面出了大事!列祖列宗传下的社稷面临危难,愿叔祖有以教小子……”

“出了什么大事?”箕侯见状,心知不妙,声音颤巍巍地问道。

“周侯姬发和他的兄弟们,打着吊民伐罪的旗帜,纠集了雍州、梁州、豫州和荆州的大批诸侯与羌蛮之众,从豫州方向攻入了王畿的南方。局势危在旦夕!”

半晌,子逯都没有得到面前王室耆老的答复,但他却清晰地看到,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琴弦,濡湿了陋案。

年迈的箕侯胥余感觉到自己紧紧扣压在如刀琴弦上的指尖传来的疼痛,却远远不及心头的泣血与悲伤!

一直最为担忧的事情,终于无可避免地来了!

王兄在位晚年,自己和弟弟比干就对大商社稷的前程有不好的预感。

圣祖成汤开创的辉煌基业,是在爷爷武乙身为天下共主时走上下坡路的。祖父子瞿天性暴躁,治国不善,导致青徐二州的东夷、荆州的南蛮和雍州的戎狄接连反叛。

帝武乙却只迷信武力,一味地镇压,而从不懂得怀柔羁縻。包括监狱之城羑里,也是他下令修建的,用来囚禁和折磨内部的反对者。

更为荒唐的是,祖父连天帝也不服!

他让宫匠做了个木偶,称之为“天神”。然后宣称要和“天神”在宫廷当众比赛射术,一赌输赢。

那神偶又如何当真能开弓放箭?他便让一个臣下代替神偶来和自己赌一把。

结果,当然是那个大臣输啦……

然后,祖父帝武乙竟然又让人将盛装了血液的革囊悬在树头上,弯弓搭箭,仰天而射。革囊应弦而破,滴血洒落尘埃。

祖父不以为自己愚昧自欺,反倒得意洋洋地向满朝文武炫耀自己射杀了天神。

最终,狂悖的祖父遭了天谴,在他以巡视渭水流域属国为名,实为打猎寻欢时,被雷电劈死了!

先父继承王位,终止了祖父一朝的暴政,国势有所挽回。不过,王畿却在父王短暂统治的十一年间自然灾害连连。环绕北蒙的洹水,竟然曾因极端的旱情而数度断流。

然而,父王最大的错误同样在于羁縻外邦属国的失策。

当年,西土的岐周在姬历治理下蒸蒸日上,甚至东渡黄河,征服了扰乱冀州西部的戎狄诸部。

父王一方面嘉奖了人家周侯做王朝西部的牧师,又将姬历骗来北蒙朝觐,就势扣留和软禁起来。

而那周侯姬历偏偏是个刚烈无比的性子,愤怒下绝食而亡。

如此,不但是和西岐就此结下了不解的梁子,而且令四方诸侯闻之寒心……

兄长子羡登基为王,在位二十六年,也没能处理好与王国东西两翼诸多异族方国的关系。

东方青州,潍水流域叛服无常的莱夷再度与毗邻的商系诸侯争夺土地与奴隶;东南的淮夷也不堪沉重的贡金负担而中断来朝。

哥哥派兵去讨伐一众淮夷之邦,却在半路上和自家人鄂侯的兵马打了个一塌糊涂……

还好,西岐继承其父的姬昌是个识大体的人,一直对父王保持着柔顺的态度。

自己和弟弟比干都看好王兄的长子启,此子从小便善良、勤勉、谦逊!

可惜,子启是王兄的庶子,而且母族不过是背景微弱的钟离氏,皋陶之后的无名淮泗小邦而已。

王兄的嫡少子受就不同了。

子受生来体格雄健,力能搏虎豹,健走如疾飞。他的生母不仅是帝乙的正妻,更是来自东夷望族薛邦的公主。

薛邦之君,任姓。始祖可以追溯到昔古的天下第一大君--轩辕黄帝,而且是黄帝之孙帝颛顼的少子姬阳。

因为受封于太皞氏的传统领地任,得姓为“任”。所谓的“有仍氏”,就是指的诸多任姓之族,这一族系的方国势力在本朝已经遍及兖州、青州、豫州和徐州各地。

薛邦之皇祖任奚仲,早在大禹治水时便被任命为车正,就是管理车辆及其它运输工具的大官。夏后氏为九州之主,册封功臣奚仲为薛侯,由此诞生了上东国的豪门薛氏。

薛邦的第十二世邦君薛仲虺,是本朝圣祖成汤的左膀右臂,做到左相的最高官职。

实际上,薛侯家族还早通过世代联姻通婚,获得了东国太皞氏之族的倾力支持。

所以,王兄过世后,子受毫无悬疑地坐上大王宝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5:53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