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世子爷李坏李长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纨绔世子爷)纨绔世子爷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纨绔世子爷)

书名叫做《纨绔世子爷》的小说,是作者“我的长枪依在”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军事历史,主人公李坏李长河,内容详情为:第二天一早,李坏将季春生叫来,让他跟着魏雨白,还特别交代若是遇上寻衅滋事之人尽可出手,而且不要让魏雨白沾上季春生是潇王帐前牙将,当年时时跟着潇王,自然认识魏家人,也知道魏雨白,魏雨白小时候在关北他还教过她习武,就如同叔叔一般魏大人遭罪时他也曾忧心苦闷,但无可奈何,他只是潇王府小小护院头子,又能如何只能眼睁睁看着魏大人落难,听着京中人们污蔑今日世子突然让他保护魏家大小姐自然十……

小说:纨绔世子爷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角色:李坏李长河

军事历史小说《纨绔世子爷》的作者是“我的长枪依在”。梗概:有人面如死灰,有人翘首以待。就连高台之上的大人物也都起身探头,侧耳凝听。正中稳如泰山,从容落笔的李长河此时俨然成为这个小小世界的中心,一举一动牵动所有人。之后四句没有停顿,一气呵成,众人附耳聆听,谢临江高声念出来…

纨绔世子爷

第34章 免费在线阅读

远处丁毅似乎有些不信,仔细咀嚼之后面如死灰,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刚刚还准备看好戏的冢励连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后方石凳上,再也站不起来。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阿娇神色激动,眼里都是亮晶晶的光,默念两遍,越念越喜欢!

这两句美得令她难以言语,稀疏的影儿,横斜在清浅水中,清幽芬芳浮动在黄昏月下。

梅之风姿全被十四个字写尽了,她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么好的句子!

这只怕…只怕能比千古名句了!

世子的才学到底高到什么程度啊!

四句之后,整个园内已经没了声音,之前的讥讽,戏谑,不屑全没了,所有人安静下来。

有人面如死灰,有人翘首以待。就连高台之上的大人物也都起身探头,侧耳凝听。

正中稳如泰山,从容落笔的李长河此时俨然成为这个小小世界的中心,一举一动牵动所有人。

之后四句没有停顿,一气呵成,众人附耳聆听,谢临江高声念出来。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待到他满含感情的朗读落下,一首《山园小梅》跃然纸上。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到此整个诗会的气氛在寂静中变得肃然,满场只有轻微叹息。

围观士人纷纷退开几步,很多人一脸愧色向李坏作揖。

台上的人也迫不及待招手示意想要看诗文,

谢临江后退半步道:“既是世子为王小姐所做,原稿当由王小姐来收才是。”

阿娇娇羞点头,小心翼翼拎起一角,带墨迹干了才收起纸张,如捧珍宝送上高台评席。

冢励呆愣许久,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会如此…”

粉饰白面的苏欢咬牙道:“定是买来的!这诗定是买了的,冢兄千万不要乱了方寸,要立即揭穿他!”

一旁丁毅镇定许多,只是默默摇头苦闷叹气,随后淡然道:

“罢了,事已至此再顽抗耍诈只会徒增笑柄罢了,我们到京不久还是多多观望为上。”

“怎能罢了!那李长河绝对是作假,不可能有真才实学,冢励你快去揭穿那贼子!”

苏欢着急得手忙脚乱。

丁毅眉头一皱,话语重了一些:“苏欢,你清醒些,此时大势已去,再做无用挣扎只会引人耳目,

现在收手我们还在暗处,又无过失,别人要对我们不利也要顾及三分。”

“我不管!我要如何便如何,我从来没失手过,冢励你快去!”

苏欢咬牙道,眼神变得癫狂,说着就去推搡冢励。

丁毅彻底隐去笑容,面目阴冷下来,再无半点儒雅随和之气。

他和这两人目的是不同的,冢励是为报复王家小姐,苏欢是为让潇王世子出丑,

他的目的则更高,所以他对局势看得更远更清楚。

“我再警告你一次苏欢,今日之事就此作罢,负责后果自负!”丁毅冷声道。

苏欢指着远处被众人包围的李长河道:“凭什么!我爹是知府,我想要他声名扫地,他就要…”

“他爹是王爷,他爷爷是皇帝,哼!”丁毅在他耳边一字一顿道,

说着一把将他推坐在冰冷的石桌上,点心酱汁飞溅,沾满他华贵的衣服。

苏欢呆若木鸡,面部肌肉剧烈颤抖,如失魂一般久久说不出话。

丁毅没管他,远处喧闹盖过这些声音,没人注意这边发生什么,只是用力一推就让他气喘,

他一边喘息一边揉揉疼痛的手腕道:“北上的时候我就跟方军师说过不带你来,可你爹非说让你来见世面,现在见到了吗?

丁某现在告诉你,世面就是你在苏州可以顺心如意为所欲为,但在外面你就要给我憋着,没人会顺着你的意,想做你的太子爷明日就滚回苏州去,别在这坏我事。”

丁毅说得不留情面,两条水流从失魂的苏欢脸上流淌下来,他竟哭了!

一个二十左右的大男子就这么无声哭出来,怎么看都诡异。

“你们把他带回去,好好照顾。”丁毅下令道。

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男子点头,然后将失魂的苏欢架走。

他这才回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看高台上评断,此时因为一首《山园小梅》,整个诗会高潮了。

他也喜欢这诗,光是听听就让他自叹弗如,若抛开别见,心中公正的给出评价的话…

这在咏梅诗中恐怕是千古一绝了。

特别是那两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只怕咏梅诗中从此之后再难出其右。

不由自主的,他想到年少时经历的泸州诗会,那时那位姓方的文士也是如此,一曲惊人,震惊全场,如戏文般的反转至今令人津津乐道。

京都大害?

纨绔子弟?

丁毅对这位世子可谓越来越感兴趣了。

至于苏欢之事他早有预感,在苏州仗着自己知府老爹的溺宠,他何尝不是另一个李长河,或者说他比李长河更甚,至少李长河从小父母双亡,定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苏欢从小到大可不知苦是何滋味,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公子哥,在苏州嚣张跋扈,顺风顺水。

此时上京他的知府老爹说让他涨见识,还派人保护一起进京,结果一到京都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连守门小吏都不给他面子,

听闻还有比自己更加嚣张的潇王世子更是彻夜难眠心不能平,之后还让人跟踪刺探。

像苏欢这种人丁毅心中是十分不屑的,派人护他那也要护得住才是,要保护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不经世事,不懂人情,万事顺心如意滋养的脆弱内心,轻轻一碰就碎。

丁毅曾担心这油头粉面的公子会因刺激猝死,果然今晚见所妒之人不仅没有颜面扫地还风光百倍,稍经挫折就失魂了。

要不是他们目前还受苏州知府挟制,他怎会带上这废物!

“你…你这混蛋什么时候学会写诗的!”

最为震惊的其实要数何芊,他和李坏可是呆了一天的,半点都看不出这家伙像是会写诗的样子!

“额,你一口一个混蛋还来问我,有你这样请教人的吗…”

李坏带着穿梭靠过来的人群,大多都是赔礼道歉的,他礼节性回礼,文人大多认死理,但也算敢作敢当。

“你…你什么时候会写诗的,没什么从来没听说过。”小姑娘难得的干脆妥协重新组织语言。

李坏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丫头平时大大咧咧舞刀弄枪,其实内心对文人墨客还是挺向往的嘛。

“天生的。”

三个字的回答差点让何芊跳起来打他。

他之所以走动只是利用移动人群作为掩护时时观察丁毅、冢励、苏欢一行人,至于台上评论和文人们吹捧无须去听。

这是被誉为千古咏梅诗绝唱的《山园小梅》,能差才怪。

同时他也能料到肯定有人背后议论他是买诗或抄诗之类的。

李坏借着流动人群掩护,几人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而他又往往处在对方视野的死角。

夜晚光线昏暗,散射严重,人眼只有借助光才能看到东西,此时利用光学特性隐蔽自己窥视目标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越看越令他疑惑,苏欢是苏州知府的公子,而那丁毅不过一届才子没有官身,可他却对苏欢动手!

那苏欢不敢还手不说,一起来的人居然都是听命丁毅的。

几人关系越看越奇怪,一般来说景朝在重要或者繁华大城市才会设府。

比如京都的开元府,江州的宁江府,泸州的淮化府,苏州的安苏府,

知府可以说一方守土安邦重臣,只要没有设节度使的地方知府就是天,不是知州,知县之列可比的。

景朝府分上、中、下府,知府本身只是差遣,没有官阶,但一般朝廷赴任之前都会给加上官身,而且有默契的品秩。

苏州安苏府是中府,知府是四品大官,可那丁毅再有才名只是一介草民罢了,连功名都没有,实在太过怪异…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4:37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