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千歌楚镜尘(逆天重生,绝世妖女杀回九州)全章节免费阅读_(向千歌楚镜尘)完结版阅读

《逆天重生,绝世妖女杀回九州》是作者“掌林”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向千歌楚镜尘,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向千歌也无暇顾及去和叶宁解释,她紧盯着那团黑气不知如何下手她看了一眼站在身侧的楚镜尘,他也正看着那团黑气不知如何下手在没搞清楚之前,不妄动才是最佳选择“镜尘有办法吗?”向千歌问道“黑气抓不到摸不到,只能凭灵力相斗控制它的侵袭,但没办法彻底消除掉”楚镜尘回答“从这团黑气的邪气和大小上看,好像还只在雏形阶段,要消灭应该很容易”向千歌挠挠脸颊,很小声地嘟囔着但还是被楚镜尘听的一清二楚那……

小说:逆天重生,绝世妖女杀回九州

作者:掌林

角色:向千歌楚镜尘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掌林”的一本书《逆天重生,绝世妖女杀回九州》。简要概述:后来她明白了,要是无黎宗有人能布阵引邪祟,也不至于请楚镜尘他们来了……真是丢人……没想到居然重生在这种没出息的门户里,向千歌巴不得再重新夺舍一次。呸,什么夺舍!她可没夺舍!向千歌索性不说话,埋头夹菜,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然后就见一双筷子夹着一块豚肉放入她的碗中。“桑榆莫要狼吞虎咽,小心噎着…

逆天重生,绝世妖女杀回九州

第五章 悲哀啊 免费在线阅读

“不了解清楚,二位贵客怎么帮你歼灭邪祟?”

向千歌扬着眉,对李百易突如其来的怒火满不在乎。

“你!”

李百易脸色铁青。

楚思尧揉揉眉心,“好了,李宗主和大小姐别吵了。”

向千歌才懒得和李百易吵,她只好奇二位楚凡宗的人怎么都不问这个问题。

后来她明白了,要是无黎宗有人能布阵引邪祟,也不至于请楚镜尘他们来了……

真是丢人……

没想到居然重生在这种没出息的门户里,向千歌巴不得再重新夺舍一次。

呸,什么夺舍!她可没夺舍!

向千歌索性不说话,埋头夹菜,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

然后就见一双筷子夹着一块豚肉放入她的碗中。

“桑榆莫要狼吞虎咽,小心噎着。”楚镜尘笑吟吟地看着她。

向千歌看着碗里的肉稍愣了一下,咬着筷子不知所措地又看向楚镜尘。

楚镜尘夹给她的是一块肥瘦相间的豚肉,而且还是一大块。

若是换做别人家的姑娘,被一俊美非凡的男子夹肉,定是欢喜兴奋的不得了。

可对向千歌来说,却是抓心挠肝。

因为,她不吃豚肉。

一口都不能吃!

吃了就会浑身不舒服的那种!

而她碗里的那块豚肉,甚至是肥的流油,她看了食欲全无,甚至恶心的要命。

“桑榆姑娘不要和李宗主置气,也不必腼腆,镜尘夹的肉放心吃就是。”楚思尧说道。

李桑榆或许爱吃,但向千歌绝对不吃!

要不谎称自己不爱吃豚肉了?或者不爱吃,不想吃,没胃口……

再三思索下,她觉得不行,就怕有人起疑心,怕身份暴露。

但看着那块豚肉,她实在无处下嘴。

向千歌眼珠转转,总得说点什么把众人注意力引开。

有了!

“对了,思尧君,除了我们无黎宗,是否还有其他宗门受邪祟侵袭呢?”

楚镜尘回答:“不曾,唯有无黎宗。”

向千歌将筷子插入碗中,似是思索似地拨弄碗里的米饭,然后又说:“既然如此,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何那邪祟偏偏盯着无黎宗不放?”

然后又趁势将那块豚肉搅了出去。

楚镜尘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不慌不忙地又给她夹了块更大的豚肉。

“所以今夜不仅是抓住邪祟,更要搞清原由。”

豚肉被夹入碗中。

向千歌:“……”

我谢谢你啊!

合着今天就必须得把这块豚肉咽下去是吧?

“啊哈哈,说的是呢,到时候可麻烦二位公子了。”

向千歌夹起那块豚肉,举筷的手颤了颤,嘴角稍抽搐了一下。

“桑榆今日是怎么了,平日一口能吃两三块豚肉,今日怎么一口都不动?”楚镜尘无比认真地看着她。

向千歌强装镇定,“谁……谁说我不吃,我只是无从下嘴而已。”

这是让她死啊……

不,这比死可难受多了!

她心中挣扎,然后屏住呼吸,硬着头皮将那块豚肉塞入口中,勉为其难地咀嚼了两下。

豚肉的油汁在口中爆开,一股油然而生的恶心感反了上来。

“呕……嗯……”

好险,差点就吐了。

她强忍着随时都要吐出来的恶心感,装出一派坦然自若,仿佛很享受的样子。

“嗯嗯,味道不错,就是有点咸了,油还有点儿多。”

余光瞥了一眼楚镜尘,见她紧盯着自己,似是审视一般,好像一定要盯着她把嘴里的豚肉咽下去似的。

然后向千歌就真的把肉咽下去了。

她察言观色,楚镜尘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困惑,并无多做其他反应。

这算是……混过去了吧?

楚镜尘也没再看她,转而看向李百易,“李宗主,夜里我们将在无黎宗内布阵,避免伤及无辜,还是让家仆们闭门不出为好。”

楚思尧也说:“是的,最好饭后就让家仆们各回房间。”

寻常人误入阵中可不是闹着玩的,同时也是怕歼灭邪祟有人碍手碍脚。

李百易积极配合着点头,“有劳二位,邪祟铲除,无黎宗当致谢意。”

向千歌强忍着胃里翻涌的恶心感撇撇嘴,无黎宗不比楚凡宗,能拿出什么值钱的东西?

饭后。

四下无人。

向千歌一手扶山石,再也抑制不住,“哇哇”地把饭全吐了。

吐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紧接着她浑身疲惫无力地靠着山石滑坐在地,怀疑人生。

吐完以后,身子倒是松快了不少。

当年的人见人怕的灵都大妖如今是这副惨德行。

悲哀啊。

向千歌虚弱地睁开眼,眼前赫然出现一个朦胧的身影,那人吊着一双凌厉的长眼看着她,面色复杂。

是楚镜尘。

她瞬间清醒,站起身若无其事道:“二位公子布好阵了?”

楚镜尘顿了顿才回答:“是的。”

“嗯,很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向千歌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那我先回房里等着了,希望二位公子有收获。”

楚镜尘问她:“难道桑榆不好奇,作恶的到底是什么邪祟么?”

“我可不敢见那些东西,小命要紧,我还是赶紧回房吧。”

话是这么说,可她比谁都好奇,所以打算待夜深时再出来一探情况。

可李桑榆不会好奇,哪怕她再疯癫也知道小命要紧,所以此刻想回房里躲着,求平安,这才是正常反应。

楚镜尘思索良久,才说道:“好,桑榆先回房吧。”

夜深。

向千歌躺在榻上,翘着左腿,架着右腿,一派的悠然自得,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高阶邪祟在作乱。

然后等啊等。

一炷香……

两炷香……

三炷香……

结果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向千歌坐起身:“……李老头不会是诓人的吧?这都子时了,怎么连根邪祟的毛都没见着。”

她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从这里看到庭院里的情况。

只见楚思尧抱着剑,背靠树根坐着,而楚镜尘提剑站于一侧,神色漠然,但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即向那个方向看去。

倒是很负责。

若是邪祟迟迟不出现,那这两个楚凡宗的人岂不是要等到天亮?

于是向千歌推开房门。

随着“吱呀”一声,楚镜尘和楚思尧立刻警惕回头。

“桑榆姑娘?”楚思尧一脸诧异,“不是让你们好好在屋内躲着吗?你怎么出来了?”

“上茅房。”向千歌漫不经心地回答。

说是上茅房,她却往二人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反正邪祟早晚都是要除的,索性帮他们一把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7:43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