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筱羽古斯言)穿越时空之不了情完结版免费阅读_《穿越时空之不了情》全文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越时空之不了情》,讲述主角楼筱羽古斯言的甜蜜故事,作者“纯恋爱脑A”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嘎——!一切声音戛然停止,小颜和众宫女诚惶诚恐的站在水中完了,要龙颜大怒了筱羽也停下抬头望向声音的主人,这家伙,真是,真是,真不知道怎么说他了,太,太自大,太目中无人,太过分,太无耻,怎么能在别人洗澡的时候闯进来?就算她用的是他的浴池冲动是魔鬼,这句话太正确了,只见她素手一伸指着岸上的人“你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在淑女洗澡的时候闯进来?”身边一阵惊呼“小姐,您怎么能对皇上这样说话?太大逆不道了……

小说:穿越时空之不了情

作者:纯恋爱脑A

角色:楼筱羽古斯言

网络作者“纯恋爱脑A”的经典佳作《穿越时空之不了情》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西方人吗?但他的肤色又不若西方人那样白皙,是混血儿。啧啧,好帅啊,混血儿确实很出众,筱羽毫不掩饰猛盯着帅哥看,他是她来到古代见到的第二个最帅的帅哥,呵呵,好养眼啊。和古斯言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一个冷酷,一个邪气。楼大小姐,那可是个陌生人啊…

穿越时空之不了情

第8章 出宫寻人 免费在线阅读

但古斯言岂会不知她的护主之心?以她一个小宫女能做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但此刻古斯言也没心思去计较那么多,先把人救回来再说,若她少了一根头发,他一定会将那伤她的人碎尸万段,但想到她此刻不知如何被人对待,古斯言心中慌乱异常,不禁快马加鞭,往目的地赶去。

筱羽终于着地了,为了找到真实的触感,筱羽在原地蹦了两下,确实是脚踏实地了,这才回头看到底是哪位英雄救了她。

科尔麦扬眉大笑,绿色的眼眸颜色更深,这小妞太有意思了,要不是她的出现,他还真以为,这趟中原之行会一无所获呢,只是不知她是不是也会怕他。

映入筱羽眼帘的是一双带着邪气的幽深绿眸,此刻却又充满笑意,往下是英挺的鼻子,刚毅的唇线。西方人吗?但他的肤色又不若西方人那样白皙,是混血儿。啧啧,好帅啊,混血儿确实很出众,筱羽毫不掩饰猛盯着帅哥看,他是她来到古代见到的第二个最帅的帅哥,呵呵,好养眼啊。和古斯言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一个冷酷,一个邪气。楼大小姐,那可是个陌生人啊。

科尔麦看着她似乎好像要把自己吃了似的,嘴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个女子是中原人吗?怎么这样大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盯着他看,总是看到他绿色的眼眸就吓得尖叫,要么也是些为了荣华富贵的女人愿意和他待着,且还是强忍心中的惧意。她当真如此与众不同?带着逗逗筱羽的心理,他凑上自己的帅脸:“看你看着我很像看着一只烤鸭的样子,我不介意你咬一口。”

筱羽回过神来,吓一大跳,切,美的事物人人爱,但她只是欣赏欣赏罢了,可没有亵玩的意思。但,自己穿着男装,不会这样的帅哥也是玻璃吧。可惜了!

看着筱羽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科尔麦已经猜到了八分,清清嗓子:“小姐,在下没有断袖之癖。”

嘿嘿,好有磁性的声音啊,和古斯言的一样好听。筱羽花痴的想着。他叫自己小姐,好有礼貌啊,小姐???小姐!!!被看穿了。戒备的看着他,这个年代的女子在外面可是很危险的。

好笑的看着她:“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不我也不救你了。”

“你是谁?”筱羽终于想起早就该问的问题了。

“我叫科尔麦,你呢?”仍是邪气的看着小语,但眼中不带任何恶意。

“哦,我叫楼筱羽。”稍微放松了些戒备,看他不像说谎话,好歹他也救过自己。

“楼筱羽,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筱羽大方的接受。

又让科尔麦错愕,他以为她还会害羞一下呢,不过好象她要是羞涩的话好象不太正常了。

“你为什么救我?”筱羽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大石头上。

对此科尔麦也不太吃惊了。对她根本就不能按照常理来看。但是为什么救她,他还实在不知道,他想救就救了。

“没什么,想救你就救了,就像你救那一家人一样。”

“你都看见了?”筱羽有丝生气。

科尔麦点点头。

“那你都不救他们?你也太不道义了,现在又来救我,装什么英雄啊。”筱羽毫不客气的指责。

“我也有自己的理由。”科尔麦简直是啼笑皆非,这是对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他可是偷偷摸摸来到中原的,如果还要在大街上逞英雄,在人群中大大的露脸的话,恐怕早就被抓到监牢去了。要不也不会救了她就用飞着走吧,凭他的武功那几个喽罗还是可以对付的。

切,筱羽用鼻孔喷喷气,好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那你又为什么明明是个女子,又要扮男装?”科尔麦反驳回去。

这句话问得筱羽哑口无言。“这……这个……,关你什么事?”

“那我不救他们关你什么事?”科尔麦也毫不示弱。也真是,和个小女人他计较什么啊!

“哼!”筱羽扬扬头,大跨步的往前走,她不和没正义感的人交朋友。

“你去哪?”科尔麦冲着她的背影叫。

“回家。”筱羽头都不回一下,摆明了不想再甩他。

科尔麦闪身拦住她,“你家在哪?”

“我不能告诉你,其实那也不是我家啦。”筱羽咬咬唇,她没办法解释。

科尔麦也不指着她能让他送回家,家在哪都不想让他知道,又怎么回让他送回家呢?她究竟是什么样神秘的人物?

“我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吧,小心那帮人还在找你。我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你?”科尔麦并不想就这样和她断了联系。

“你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筱羽实话实说,她再这样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说不定不久她就能回自己的时代去了。

科尔麦没再追问,两人就这样默默的走着,走至闹市二人都刻意避开刚那条闹事的街。筱羽东张西望的看着街边的景色,在一条街上驻足张望,科尔麦也跟着停下张望,那条街是花街柳巷,男人去的地方,她怎么那么有兴趣?

筱羽却好奇无比的看着,丝毫没察觉到科尔麦怪异的目光,妓院哦,她从来没去过,再说在现代也没有啊,如果能让她进去看看,对于写小说可是个很好的素材,只是……自己是个女人也不能进去,万一穿帮就麻烦了。她今天已经惹了很多麻烦了,而且小颜还可能正找她呢。

遗憾的摇摇头,准备接着往前走。

科尔麦却问:“你想去吗?”

筱羽闻言眼睛发亮:“我是个女人,我能去吗?”

“有什么不可以,女人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他的民族女人拥有和男人一样的地位,但是妓院,好象没哪个女人愿意去。

“真的?那你能带我去吗?我是个女人,毕竟不方便,但我真的好象去,对我写小说会有很大的帮助的,所以你能帮个忙和我一起去吗?再说了,你是个男人,也会比较愿意去那个地方吧,我保证到了里面我不会烦你的,我只是先个进去看看,好吗?”筱羽几乎是哀求的看着他,他真的很讲道理啊,终于碰到个尊重女性的人,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不想和没有正义感的人交朋友。

写小说?是什么东西啊?

还没来得及想太多,筱羽已经拉着他的手向街里面走去,小手滑腻的触感,让斯尔不想放开,所以也就任由她拉着走,从来没人愿意对他这么亲近,他也不允许。

两个人就这样进了“玉香楼”。

被好奇心填满的筱羽已浑然忘记小颜,也自然就不知道古斯言为了找她而大发雷霆,甚至已经调动了宫中的军队。如果让古皇帝知道她却正和一个男人一起在妓院喝花酒,脸色不知道会怎么样?哎!天上皱着眉头的芷儿,为不知死活的小语捏了把汗。

采香院

压抑的气氛让所有人气都不敢喘一声,冷汗横流的老鸨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一下,只是一个劲的瑟瑟发抖,她怎么会惹上皇上?

高高在上坐着的古斯言满面寒霜:“楼筱羽在哪?”声音更是能冻死人。

“奴才不认识皇上要找的人。”老鸨无辜的辩解。

“那你认识她吗?”古斯言声音充满威胁,还撒谎!不想活了!

老鸨抬头看着古斯言所指之处,魂都吓飞了,这这不是下午常少爷抓的那两个人中,那个少爷的仆从吗?“奴才认识。”声音抖得厉害。他们,他们竟然是皇上的人。完了,完了!

“她的主子上哪去了?”轻柔的语气更让人魂飞魄散。

老鸨真想晕倒,也不管常霸王之类的,皇帝最大嘛“让常知仁抓走了。”这是她最后看到的画面。

“常知仁?”

“常太师的公子。”她不是有意说的,实在是没办法了啊。

“常太师。”那个仗着两朝元老的身份,自恃甚高的老头子,他虽自傲,可也历来维护皇威,不至在天子脚下做威做福,怎会容许儿子在外胡乱生事?却不料常家就这一根独苗早已不知被宠成什么样了。“你最好别说谎。”说谎的代价就不必他废话了。

“奴才不敢,不敢。”她可不会嫌自己活太长了。

古斯言带领禁卫军气势凛然的离开采香楼,直奔常府。羽儿,一定要等着他啊,等他把她救回去之后一定将她绑在身边,他从未这样为一个人心慌意乱过。他现在也不管她是不是这个朝代的人了,如果上天终有一天要将她送回去,就算与天相争,他也会将她留在身边的。

玉香楼

同是妓院,比起刚刚饱受惊吓的采香院,这里就热闹得多了,糜烂的香气,到处莺声燕语,环肥燕瘦,各样的美女穿着暴露的衣裳穿梭在寻欢客当中,觥畴交错,一派奢华景象,让筱羽大开眼界。

科尔麦和筱羽坐在桌旁,满桌的山珍海味引不起小语的一点兴趣,却见她盯盯这个看看那个,被她看见的女子都故做娇羞的别开脸却又忍不住回头注视她。有的则痴痴的看着一旁自顾喝酒的科尔麦,只是看见他那双诡异邪气的绿色眸子,眼中又现出害怕的神色,不敢上前,科尔麦也不以为然,他已经习惯了。他们俩一个阴柔俊秀,一个狂野傲慢,本来外表已经够出众,加上强烈的反差更是让人侧目。

终于有个女子鼓起勇气走到筱羽身边,“这位公子,艳儿陪您喝几杯吧。”

“好。”筱羽微笑着点点头,呵呵,很友善的女子。

但她的笑容却鼓励了艳儿,一个旋身。艳儿坐在筱羽的腿上。

把筱羽吓的将口中的酒喷出来科尔麦尔不禁大笑,呵呵,小妮子还想喝花酒。她根本就不了解这些烟花女子的大胆。

艳儿饱受委屈的滑下筱羽的大腿,哀怨的说:“少爷您是看不起艳儿的卑微。”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7:14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