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枍傅柃(玄雪生)最新热门小说_玄雪生完整版免费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玄雪生》,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虽妄任想,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裴枍傅柃。简要概述:“醒了”此时傅柃的声音有些低沉,磁性的声音十分醉人裴枍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听到这样的声音了自从他回来后,听到的傅柃的声音,都冷得像刀子一样而此时傅柃的声音,带着丝丝温情,虽然不似热恋时满是宠溺,但这极微且难察的温柔,足以让他欣喜万分这是不是说明,他还爱着我?裴枍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极不明显,但傅柃还是发现了傅柃的呼吸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他又想给自己一巴掌了刚才,他竟是有点难……

小说:玄雪生

作者:虽妄任想

角色:裴枍傅柃

热门新书《玄雪生》是由著名网文作者“虽妄任想”所著的古代言情小说。文章简述:傅柃想起了以前,两人之间根本不会如此粗暴,又想起了裴枍夺他内丹时绝决的眼神,心中恨意翻涌。脑海中偶尔闪过几个画面,是裴枍身上的疤——在左胸和两手手腕处各有一个。想自杀吗?傅柃冷笑一声:“你的命由不得你了。”底下汇报的魔修一惊,以为傅柃说的是自己,连忙磕头求饶…

玄雪生

第3章 成为阴奴 免费在线阅读

傅柃坐于尊座之上,听属下汇报灭了一个小门派后缴获的战果。其实这种小门派根本用不着他亲自来听汇报的,交给专人负责就好。但他今天就是想给自己找点事做。

一夜疯狂后,脑子里有点乱。

傅柃想起了以前,两人之间根本不会如此粗暴,又想起了裴枍夺他内丹时绝决的眼神,心中恨意翻涌。脑海中偶尔闪过几个画面,是裴枍身上的疤——在左胸和两手手腕处各有一个。

想自杀吗?

傅柃冷笑一声:“你的命由不得你了。”

底下汇报的魔修一惊,以为傅柃说的是自己,连忙磕头求饶。傅柃皱了皱眉,让那人滚了。

傅柃从尊座上下来,走到大殿外,看到长阶下的魔仆们正忙碌着,不远处的几处集市也正热闹,心念闪动,眼里竟是有了几分光彩。

“过年了,很热闹,可惜这里没有雪,你大概是不喜欢的吧。你若是出来了,来看看我吧。”

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傅柃又想起了那个少年。

少年叫木兮,不论相貌还是天赋修为都很普通,总是穿着灰不溜秋的粗布麻衣,笨手笨脚的,一开始什么都不会。可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依旧笑得温柔,温暖了整个艰难的时间。

那双黑瞳总是闪着光的,美过璀璨星河,深邃如浩瀚大海。

“没关系,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一改之前的冷漠凉薄,傅柃此时温柔得不像话。

从回忆中走出来后,傅柃抬脚准备往下走,无意间看到了一个灰色的身影,一瞬间竟觉得有些熟悉。傅柃向廊下走去,看清了是何人。

裴枍正跪在地上擦地,旁边摆了一盆水,水有些发黑了。他将抹布放进水里搓了几下,扭干水后摊开擦地,动作十分熟练,丝毫不像那个谪仙般的裴家大少爷,不像那个天之骄子。

恍惚间,傅柃觉得裴枍的身影与木兮重合了,但他很快甩掉了这个想法,走到裴枍跟前。

裴枍擦地,时常会碰到些障碍物,这时碰到了傅柃的鞋,碰得手疼,以为又是什么廊下摆的饰品,手移开时手指碰到了鞋面,顿时发现触感不对,反应过来这是一双鞋。所以,前面有一个人。

裴枍连忙道歉。之前叫他起床的那个男人说了,能在廊下走的人,必定身份比他尊贵。

裴枍的声音本就偏向清冷,此时有些沙哑,竟是平添了几分性感。

傅柃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脑中蹦出了两个字:低贱。

我居然觉得这种人像木兮?我真是疯了。

傅柃想道,心中又恼了几分。

“看来你干得还不错啊,挺适应的。”语气中满是讥讽。

裴枍顿住了,缓缓把头低得更低,动作有些僵硬,半晌才从喉咙里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尊上……”

傅柃蹲下来,右手抚上项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裴仙师原来是这么容易调教的一个人。也对,那时的裴仙师,靠着这张皮,也不知骗过了多少人,谁又能想到如此高洁的外表下,藏着这么脏的灵魂!”

“同床共枕四年,我怎么都没发现呢?”

“裴仙师,真是好手段啊。”

裴枍有些发烧,身子本就在发冷,此时更是觉得冷得厉害。身体的酸痛感一齐涌了上来,裴枍颤了颤,嘴唇抿到发白。

心里更是痛苦。

是我亲手杀了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年。

是我一手造就了魔尊。

是我,亲手杀了最爱我的人。

裴凌瑞,这都是你罪有应得!

傅柃看到裴枍这副样子,不免觉得好笑。裴枍,你这副可怜的样子又是做给谁看呢?不觉得可笑吗?

右手顺着脖颈向上抚去,摸到嫩滑的脸颊,入手一片滚烫,顿了一下,手背贴上额头。

“你发烧了?!”

傅柃觉得难以置信,修仙之人体魄本就以一般人强建,轻易不会得病,更何况是裴枍这种级别的。可他现在确实是在发烧。

“没什么,有点发热,问题不大。”裴枍干巴巴地说,没带什么情绪。

傅柃用手捏住裴枍的下巴,用力把他的头抬起来。面对自己的那张脸有些红,嘴唇却发白,很是虚弱的样子,傅柃觉得心里像有根刺,被扎了一下,手上的力便松了一点,在下巴上留下一道红痕。

这个小动作让裴枍有些惊喜。

傅柃愣了下神,随即只觉得更恼,手掐住了裴枍的脖子,在他几乎要断气时松了力,用力把他往后一推,裴枍便扑翻了水盆,扑了一头脏水。傅柃站起来,看了一眼裴枍,决然而去。

裴枍半趴在地上猛咳,一时之间竟有些茫然。

原来傅柃已经恨到想杀了他的地步啊。

早上的那个男人是个颈奴,叫丁义。奴仆中的管事者按首、颌、颈、尾四个等级来划分,他们负责管教像裴枍这种毫无等级的阴奴。

丁义过来检查时,看到地上一大滩脏水,裴枍头发也湿漉漉的,就知道要么是他被人泼了水,要么是他看不见路所以扑进水里了。习惯性地,丁义举起鞭子便抽了过去。

破空一声,裴枍的背上就多了道血痕。

“你怎么回事!看你眼瞎才给你找了份容易点的活!这都做不好吗!真他娘的晦气!”

廊下这个地方,平时很少有人来。

这条长廊做得很细致,地面上的花纹是整幅的《叹雪调》,请了不少书法大家和雕刻家才完成。梁、柱皆以寒木制成,涂上了上等护浆以防虫,廊顶绘的是《天山立雪图》。整条长廊以黑白两色为主,与以红黑两色为主的魔界格格不入,却是极美的一景,也是难得的清凉地。

长廊叫忆兮廊,傅柃只让他人叫廊下。

廊下是傅柃每天的必经之路,其他人能少来就尽量少来,阴奴来打扫时只能跪着,也只能擦地,上面的部分由首奴亲自打扫。

“你知不知道尊上有多宝贝这条长廊!啊?你居然把这么脏的水打翻在地上,尊上看见了你我都要完!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打水来擦干净啊!难不成还要我请你?赶快啊!”丁义踹了裴枍一脚,极其不耐烦。

裴枍感觉背上火辣辣地疼,这一脚又是用足了力的,偏偏又踹在伤口旁,便下意识地弓起了身,脸色白了几分。

在丁义的再三催赶下,裴枍只能忍着痛,略显艰难地带着盆爬走了。

丁义生怕受罚,让裴枍足足擦了三遍才满意。擦完之后,晚饭的饭点已经过了,丁义施舍般地丢了个馒头给裴枍,就跟其他颈奴喝酒去了。

馒头的皮己经硬了,裴枍就着冷水吃了下去,勉强算是饱了。

傅柃为了自己方便,给裴枍准备了单人房。今晚傅柃没有来。

裴枍从枕头底下摸出净道,在左手上划了一下,鲜血涌出,被净道吸收了去。吸收完血液,净道重新暗了下去,伤口也愈合了,只剩一道疤。

没有洗澡,连衣服也不愿解,便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5:17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