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王府打工的那些年)谢林染萧炎全本阅读_《我在王府打工的那些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我在王府打工的那些年》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谢林染萧炎是作者“伊见如故”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只是来了这浴池,谢林染不甚自在起来,不是她想的浴桶,而真的是一个浴池“奢靡”,小声嘀咕一声后,谢林染想跑只是萧炎的长腿长脚比自己的速度快,刚入浴池的萧炎一把抓住谢林染的长裙,轻轻一拽便把谢林染带入了浴池之中“你”,谢林染气的说不出话来脸不知是被热气熏红的,还是气红的“你什么你,是王爷话说王妃今日是去哪了?难道会了什么人?一身臭味,别把本王熏着了,赶紧洗洗”谢林染自是不会回答他的,也不……

小说:我在王府打工的那些年

作者:伊见如故

角色:谢林染萧炎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伊见如故”的新书《我在王府打工的那些年》,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想不到谢林染竟破罐子破摔,索性坐地上尽情的哭了起来。萧炎无法,只得在边上劝解,还拿出自己的手帕帮谢林染擦着。论哭,他萧炎佩服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母妃。她轻易不哭,但凡哭可以边哭边细语上半日,哄得自己的父皇最后全数答应她的要求…

我在王府打工的那些年

第5章 她与母妃不一样 免费在线阅读

一时之间,萧炎倒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三生瞧见了,赶紧说道,“王爷,您的茶水没了,奴才这就去提一壶来。”

萧炎点了点头。

走到谢林染面前,“本王不是责备你的意思,我是最见不得女人哭的。”

想不到谢林染竟破罐子破摔,索性坐地上尽情的哭了起来。

萧炎无法,只得在边上劝解,还拿出自己的手帕帮谢林染擦着。论哭,他萧炎佩服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母妃。

她轻易不哭,但凡哭可以边哭边细语上半日,哄得自己的父皇最后全数答应她的要求。

自己这桩婚事也是她母后哭来的!本来皇上有心把陈郡谢家的女儿许给二皇子,不料被自己母妃后来者居上,硬是许配给了自己。

自己设局把大舅子诓进去,准备退了这门亲。没想到,母妃故技重施,把自己也给折进去。无奈只得同意。不过萧炎还是不甘,于是赢了大舅子五十万两,好好打压了谢氏族人。毕竟他们之前想把女儿嫁给风头正劲的二皇子。自己多少还是有些看热闹的心理的。

听的谢林染哭的如此凄然,只道是她与母亲一样,有所求才会如此。便故作轻松的说道,“王妃,你别哭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跟本王说,敢欺负本王的王妃,他不想活了!”

谢林染依旧不理,只顾自己埋头大哭。他倒没辙了,只得陪着。

好不容易,谢林染哭好了,才擦去眼角的泪水,抽泣了几下。她有点后悔自己为何如此不中用,人各有命,岂是她哭能够把尸体哭出来的。

想到自己今日在萧炎面前出了丑,日后又不知他会怎么取笑自己,便故意用带点讽刺的语气说道,“众人多言王爷流连花丛,我今日却是不信,你连个女孩都不会哄。”

说罢,起身就要收拾碗筷。

不料,刚起身就被萧炎一手揽入怀中。

谢林染发现竟然可以在萧炎的眸子中见到自己,原来他这一眼睛如此好看。发现萧炎离自己越来越近,谢林染倒不自在起来了。

“放开我”。谢林染没有好气的说道。想到昨日的喂水一幕,又赶紧挣扎起来。

“那你跟本王说说,王妃为何突然失声痛哭起来了?”萧炎一副玩味的神色。

谢林染想了片刻说道,“王爷要扣我月钱,我能不着急吗?”

谢林染瞅准时机,如泥鳅般从萧炎手中滑了出来。

萧炎本就是吓唬吓唬她,也不计较。只是觉得此女绝非同自己的母妃一样。

高声问道一鸣办事回来了没有。一鸣前来禀告之后就同萧炎一起出门去了。

谢林染本就无意于做三王妃,更不会在意他萧炎去哪儿。她哭好后便收拾好了桌子,还不得闲,院子还等着来洒扫。她暗下决心,尸体找不到了,不能误了大仇要报。她要好好筹谋,不然大仇未报,就要陷在王府的活计里面了。何日又能拿到休书?!

月黑风高,倦鸟归巢,只剩几声乌啼。

两个黑影屹立于京郊的一处嶙峋的古木边。两座大坟包、一处小的似乎是新坟。

“王爷,夜已深,您还是回府吧。”旁边的侍卫沉声道,像是怕吵醒了睡梦中的亡灵。

“本王在外人看来放荡不羁,殊不知正是当年的禁书案才让本王韬光养晦至此。三年前,李少傅因本王而死,本王怎能忘记。李夫人也是抱憾而终。现在李楚儿也是如此,本王只慢了一刻却已经落了万步。我有愧李少傅的重托啊。”

说完萧炎重重的锤向古树。歇在树上的老鹊被突然惊起,“呱呱”几声便向远处的树林中飞去,一时惊起了一阵骚动。

“虽说如此,但是二王爷尚未放松警惕,王爷您也要慢慢绸缪才是。方才出府之时,苏先生飞鸽传书过来,说是不日会来京城,助王爷您一臂之力。只是苏先生在三交代,此事莫作张扬,他另有打算。他的原话是会置之死地而后生,等时机成熟自是会来见王爷。一鸣愚钝,尚未参透是何意思。”

“太好了,苏先生离开多年。也是时候回来了。”萧炎难得的眉头舒展开来。

“萧炙最近有何动作没有?”

“二王爷最近很反常,深居简出,您是知道的,他对……”

“行了,本王不用你来提醒。继续盯紧了就是。”萧炎正色道。

“属下知罪。”一鸣吓的忙跪下。

“回去找三生领罚!”之后萧炎竟是一句也没有言语了。直至月下柳梢头才回府。

此时的谢林染才将将把地拖完,衣物洗完,这会累的躺在自己的地铺上,一动不动。

萧炎不知哪里来的无名火,冷漠说道,“王妃,伺候本王沐浴。”

“不去!”

“嗯?”

“我的正经活里没有洗澡之说!”

“那本王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每月一百两月银,得苦干一百六十六年才能还清大舅子欠……不,现在是王妃你欠本王的二十万两。你确定不赚赚外快?”说完头也不转就往浴池走去。

“赚,怎么不赚,不赚白不赚。我爬起来了,王爷。苍蝇虽小也是肉啊。”

“你竟敢把本王的真金白银当苍蝇?”萧炎斜睨过来。

谢林染赶紧一副讨好样,“王爷您累了,怕是听错了,我是在谢谢王爷给我挣钱的机会呢……”

连谢林染都没料到,自己会为了几斗米折腰。眼下先还钱要紧不是。她顾不得这么多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3:32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