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必成米安内)替身的天崩开局又怎样最新章节阅读_(替身的天崩开局又怎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类型《替身的天崩开局又怎样》,现已上架,主角是齐必成米安内,作者“米安内”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在这想什么呢,23?”14号吸着鼻子走了过来,走到一半就被一锦那边此起彼伏的惨叫吸引,他一边张望一边停下脚步不过也只是扫了一眼,继续走到齐必成身边“回去吧”他收敛了大嗓门,对齐必成说道“也没什么好看的”确实,那场面也不怎么好看马场中央一锦栋的人排排躺下,小腿上盖着块白色毛巾,等着教习拎着锤子挨个敲过去像极了一群待宰的猪仔想来是临时接到了通知,一锦集团的少爷在骑马时发生了什么意外,……

小说:替身的天崩开局又怎样

作者:米安内

角色:齐必成米安内

如果你喜欢看都市小说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米安内”的一本书《替身的天崩开局又怎样》。简要概述:齐必成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两只麻雀又飞了回来,叽叽喳喳在树枝上蹦跳不停。好像是刚才的那两只。又好像不是…

替身的天崩开局又怎样

第3章 马场风波 免费在线阅读

这是齐必成悟出来的道理。

毕竟教习们从来没有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谁又能把害人性命这种事,天天挂在嘴边。

外面沉闷的大巴引擎声渐远。

齐必成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

两只麻雀又飞了回来,叽叽喳喳在树枝上蹦跳不停。

好像是刚才的那两只。

又好像不是。

管他呢,它们总比自己活得肆意,齐必成心想。

这种一次一栋的“大处理”,极其少见。

在三山那么多年历史中,倒也不是没有过先例。

要么就是哪位继承人命不太好,中途噶掉,项目中止。

要么就是像今天一样,哪家集团垮了,继承人替身培养合约也就没必要继续。

只是这终究只是少数。

毕竟在齐必成来基地的这么些年,也就遇见过这一次。

他们最常见的,是平日里的“小处理”。

通常都在每年的考核之后,根据排名,去掉一些不能用的“种子”。

美其名曰,末位淘汰。

这些替身候补们的考核的内容很多。

除了平日的课业水平、原主的人际关系、家族历史、公司构成等与原主息息相关的主观题的考核外,他们外在条件也需要进行把关。

大多数替身候补都是年幼时比照着原主小时候的样子挑选进来。

生长发育过程中总有偏差,谁都不能保证长大之后也会相似。

运气好点的,长相端正但稍稍有些偏离,只需要等一年一次基地统一安排的动刀调整就好。

若是运气不好,体型差异过大,太高或太矮,太胖或太瘦,还有不小心磕磕碰碰给自己留疤的,都得被拉出去处理。

彼时候选数量不足,三山还会再补上几个和原主现下样貌相似的孩子,挨着编号,再过一年继续筛选。

始终是优中取优罢了。

三山基地收钱做事,向来把事情做的很绝。

横竖在一开始都给过这些穷苦人家的孩子父母巨额的补偿。

把他们的孩子带离山村的时候,四舍五入就是卖给了三山。

关于“淘汰处理”一事,三山和财阀在这方面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山沟沟里出来的穷苦孩子,养尊处优吃好喝好还花大价钱教育,连规范自己这点小事都做不了,要他们的命又怎么了。

甲方和乙方观点一致。

只有这些孩子们可怜罢了。

拿齐必成他们“祝星”这一栋来说。

现在总共三十来个人,最新的编号已经到了56。

这期间处理了多少,自然也不言而喻。

何况还有其他栋的人数未知。

三山名为培训基地,实则亦是吃人吸血的地方。

“我原本只用祈祷一件事,现在要变两件了。”

14号没头没脑地突然说道。

“啊?”

齐必成不懂他的意思。

“原本我只祈祷可以次次考核压线过,现在还得祈祷祝星集团不要倒闭。”

14号双手合十,表情倒是虔诚,喃喃自语。

“也不知道我许两个愿望,老天爷会不会觉得我贪心。”

齐必成见他这般,没忍住轻笑,把他的手按了下去。

“祝咏之可不信这些,你这样的话考核可是要被扣分的。”

14号瘪嘴,不满道。

“就你认死理!”

然后小声补了一句。

“无情的家伙!”

齐必成耸了耸肩,见教习招呼他们回二楼上课,便拉着14号跟上了大部队。

有一说一。

若三山基地不是这种隐秘的性质,从这里出来的孩子们大概率也会是社会上的精英。

肆意处理属实有些浪费资源。

三餐营养搭配,课程设置合理。

不仅教授一些学校能学到的东西,关于企业的经营管理也是从小就灌输的。

加上这些孩子为了不被淘汰,拼起命地学,有些人的学识也不比继承人们差。

同时,还安排了有钱人喜欢的高级兴趣爱好。

大到骑术、射箭、高尔夫,小到编程、模型、围棋等等,继承人们学什么,他们也要学什么。

虽说每栋都隔着围墙,平日里没有什么联系。

但是在马场、射击场这种场所,不同集团的替身候补们总会有因为排不开课而遇见的时候。

当天下午,“祝星栋”的这一帮孩子就在马场遇到了“一锦栋”的。

也不知道这两家的少爷是不是认识,排课倒是次次能碰到。

祝星这边个个身材匀称,再看看一锦那边,就着实有些臃肿。

尤其是三十来个人,依次排开,每个人都臃肿得别无二致。

场面就多少有些滑稽。

“也不知道他们的马受不受得了。”

即便有外人在场,14号也不愿把他的嘴停一停。

他帮齐必成牵着马,绕着场边慢慢溜达,不时往一锦那边瞟上一眼。

瞧见几个人翻身上马都有些费劲,他没忍住嗤嗤地笑。

齐必成上半身立得笔直,只用大腿的力量把马控制住,紧了紧缰绳让它稍稍走慢些。

“怎么了?你不会是怕了吧。”

14号见马行进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对齐必成开玩笑。

齐必成不多解释,只是半眯着眼睛看向远处,晃动缰绳示意14号停下,然后他轻轻一跃,跳下马背。

“啊?时间还没到呢吧,这就轮到我了?”

14号后退两步,探出脑袋想要去看挂在场边的表,却被齐必成一把扯了回来,肚子撞在围栏杆上。

他正要发作,就听不远处一声长嘶,一匹马不知怎么的突然扬起前蹄,疯了似的撒蹄狂奔,正好踏在14号刚刚踩出的脚印上。

而此时他们的马也有些兴奋地喷着响鼻,刨着地。

若不是齐必成稍稍用力拽着缰绳,估计也会像别人的马一般,跟在领头的那匹后面疯跑。

马场上好一出万马奔腾。

有些人骑术尚可,身下的马尚且还能控制,呼斥一番渐渐停下,走到一边去。

但有的人就没那么熟练,被甩落在地。只能抱着头,狼狈地滚上两圈以避开马蹄。也不顾身上沾到了稻草和马粪,只着急检查自己没有什么外伤。

这些都是幸运的。

最凄惨的不过是领头那匹疯马上的人。

他明显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毫无预警地被颠地七晕八素,最终从马鞍上坠落。

但凡掉下来能护住自己还算好的,偏偏他的脚卡在脚蹬上,惨叫着被拖行许久。

被救下时,人早已血肉模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8:13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pm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