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赵亘余婉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

主角是赵亘余婉儿的穿越重生小说《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穿越重生,作者“山峰”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赵亘给薛小琴准备的歌是:体面其实初心还是好的,在他看来,薛小琴唱歌的方法很笨,纯粹的天生嗓子好天赋好的人,往往就会偏懒,看不上一些技巧但这样唱歌,会有两个不好的地方,第一感情投入不足,其二则是歌唱的寿命不长而赵亘给她准备这首歌,就是让她慢慢的感悟,什么才叫真正的唱歌歌是内心想法的延续,是情感的表达魏司晨没好气道:“谁得罪你了,这么大火气?”“老板,现在是午休时间,你扰乱我的生活节奏了,……

小说: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

作者:山峰

角色:赵亘余婉儿

经典小说《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是网络作者“山峰”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反正我就是觉得不好吃。”赵亘摇了摇头,这帮人是真闲,为一个饭店都能吵起来。他打开码字软件,正想码字,突然想到方向说星光征歌的事。点开网页开始搜索,刚准备细看,嘀嘀的声音响起,聊天软件有人私信他…

苟不住了,全圈都想找到我

第6章 免费在线阅读

书友群里非常的热闹,但细看之下居然是两个人在吵架,其中之一还是打赏榜第一的小馋馋。

“恒泰一品的菜不好吃,难吃死了。”小馋馋发道。

“小馋馋,你有没有吃过,恒泰一品可是京城数得上的饭店。”

“反正我就是觉得不好吃。”

赵亘摇了摇头,这帮人是真闲,为一个饭店都能吵起来。

他打开码字软件,正想码字,突然想到方向说星光征歌的事。

点开网页开始搜索,刚准备细看,嘀嘀的声音响起,聊天软件有人私信他。

打开一看是小馋馋,发的问题也够幼稚的。

“一天,你说说恒泰一品的菜好不好吃?”

赵亘也没在意,随便回了几个字道:“还行吧。”

小馋馋似乎对这个回复不是很满意,有些气愤道:“你肯定没有吃过,吃过的话就知道有多难吃了。”

赵亘有些哭笑不得,恒泰怎么惹到这丫头了,都快成了头号黑粉。

“我今天中午还去吃的,感觉还行,不过我今天感冒,倒也没吃出有什么特色。”

……

魏司晨穿着睡衣,抱着一个挺大的公仔,看到这条回复,她面上一喜。

“果然是你,还说是中年颓废男呢,原来是个年轻人啊!”

没错,今天群里发生的争吵就是她自己挑起的,其实另一个号也是她。

她总要找一个由头,来试探今天与自己搞混保温杯的小伙子,到底是不是那个神秘的一天。

现在,她已经可以确定了电话另一头就是那个年轻人,因为中午去过,而且还感冒了,一切信息完全吻合。

“想不到吧,我就是小馋猫。”

……

美女总会有点优待嘛,况且还是自己的金主来着,回了两个信息,见对方没有再说,

赵亘开始细看起星光发的邀歌要求。

故事背景的开头,居然是两句散文:戴着面具活得太久了,还以为面具就是我最初的模样。

我活成了另一个人,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一个陪笑、顺从的世界。

两句话,看的赵亘一头雾水,接着再看故事,他大概就明白了。

看完故事,他愣了好长时间。

这不就是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的人物版吗?

美人鱼正在渡劫,只要成功就能幻化人形,但这次的渡劫却失败了,筋疲力竭时被渔网缠住,

一个少年为了救她,却沉入了大海深处。

在看到少年消失在海底的那一刻,美人鱼奇迹的长出了一对翅膀……

赵亘挠了挠头,得问问,这一千万是税前还是税后了。

利用十分钟时间,他将歌曲写出来,打开与方向的聊天,告诉他明天见一面。

接下来的时间,他才安心码字。

第二天清晨,余婉儿临走时只是提醒他别忘了晚上的酒会,然后就洒脱的去上班了。

……

鸿羽,余婉儿就听到了一个消息。

“魏司晨居然亲自约见了方向,那她有没有得到一天的身份?”

助理小燕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余婉儿双眉微微一拧,然后道:“罗军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而且罗军说了,光影的郭放也在托他打听一天。不过罗军保证,如果有消息肯定是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余婉儿轻哼一声,好一会道:“不能再等,你帮我约一下方向。”

……

方向挂了电话,哭笑不得的看着对面正喝着果汁的赵亘。

咖啡店里喝果汁,这货也算是第一人了。

“怎么了?”

“你老婆约我吃饭,目的应该是为了打听你到底是谁?”

方向说的还挺绕口,不过赵亘还是听明白了。

“吃呗,有人请客多好。”

“不是,这都叫什么事啊,我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你俩同床…”

“停!你在污蔑我的清白。”

方向都快抑郁了,你他娘的,一个大男人还提什么清白。

岔开这个话题,方向接着写声明。

声明大鱼这首歌的所有权益都归赵亘,而他只是代办人而已。

这倒不是赵亘要求的,是方向自己提及,他说的很明白,亲兄弟明算账,很多事从一开始就扯清比较好。

将声明递给赵亘,他这才拿起歌谱好奇问道:“以我的名字注册版权没问题,但词曲署名叫什么,还有你真觉得这首歌有戏?”

赵亘淡然道:“有没有戏你明天帮我投出去不就知道了,至于词曲作者…”

他想了片刻道:“就叫两天吧。”

方向也懒得再吐槽他起名的随意,拿过笔在词曲一栏写上两天,然后明天只要交给星光就算妥当了。

“对了,我有一个要求,这首歌如果他们选中,谁来唱必须我定夺,如果他们不同意就算了。”

大鱼这首歌,另一时空深深演绎的太好了,他不可能找到一个一样声线的男声,但是找一个相近的女声应该不难,

他怕有资本推动,将心中这么好听的一首歌给毁了。

“你是大佬都听你的。”方向压根就不争辩,对面坐着的,可比牛犟多了。

正事聊完,两人的聊天就很宽范了。

“今晚有个娱圈的酒会,而且参加的不是大佬就是顶流,哥们咖位到了,也受邀参加。”

方向颇为自豪的说道。

赵亘一愕,不过很快就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方翔老脸一红,有些郁郁道:“是沾了你的光,因为大家都想知道你是谁,所以才邀请的我,这下你满意了吧。”

赵亘诚实的点点头:“很满意。晚上见到我,就当是不认识我,千万别打招呼。”

“你也去?”

“家属身份,逼不得已。”

方向颇为可怜的看了他一眼。

“铁子,琅琊榜更快点成不?”

赵亘都想跳起骂娘,不是你码字,不知码字的辛苦,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一天都两万多了,你还想咋样,琅琊榜也就百万的剧情,你打算让我一个月干完啊。”

方向讪笑道:“更甄环传的时候,你一天高产时三万七八呢,庆余年你懒了些,但也有上三万的时候啊。”

赵亘轻嗤一声道:“我没有以前那么缺钱了。”

一句话直接把方向给噎住了。

两人聊了约一个小时,各自离开。

……

“我看到方向了。”

咖啡馆停车场的一个车里,其中一个小弟对旁边的罗军汇报道。

“他一个人?”

“还有一个男人和他同行,男人好像还戴着墨镜。”

罗军一听激动道:“快拍下来。”

“罗哥,他一直背对着我们,不好,他不是往我们这边走,这下没戏了。”

“快开车,撵上去。”

但当他们交了停车费开出去时,人影倒是很多,但根本没有之前的那道身影。

“罗哥,就照到了一个背面。”

“行吧,下次我们再接着蹲,这两人肯定会时常碰面。”

……

傍晚时分,赵亘想着还是洗个澡,换了件衣服。

余婉儿从来没带他参加过任何的公众场合,所以也谈不上包装他。

他现在所穿的衣服,也就是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买的。

挑了个衬衣,下面是一条修身的七分裤,底下配一双休闲皮鞋,看了眼镜中的自己,不禁笑着喃喃道:

“这一身皮囊还行,硬件也够,就是以前太怂了些。”

片刻,余婉儿回来了,看到他一身行头,冷冰冰的道:“半个小时后走。”

说着将手里的包放在茶几上,就上了楼。

包侧倒下来,一张照片滑落,赵亘本不在意打算回屋,目光一扫看到照片,他微微一愕。

照片中是一个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特别是那套衣服。

回到屋,看着自己刚刚换下的衣服,他眉头微皱。

“余婉儿居然找人跟踪我?”他低声喃喃。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日 pm2:32
下一篇 2023年1月2日 pm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