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璟淮沈清北(快看,他俩又撒糖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快看,他俩又撒糖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快看,他俩又撒糖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林璟淮沈清北,《快看,他俩又撒糖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穿越重生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林璟淮见她这纠结的样子,他掀开了被子从床上起来,他向着她走来,一步一步……都如同走在她的心尖上,让她倍受煎熬“你别过来!”沈清北撑不住了,她退了两步,冲他吼道林璟淮的步子一顿,可很快他又继续向前他来到沈清北的面前,伸手握住她微凉的手,带着她的手将枪口抵在了自己的胸腔之上心脏的位置“我没有伤害苏沫,一分一毫都没有,她的死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他又想到,沈清北现在哪里会相信他说的话,她是认定……

小说:快看,他俩又撒糖了

作者:番茄非西红柿

角色:林璟淮沈清北

小说《快看,他俩又撒糖了》是著名网文作者“番茄非西红柿”所著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主要讲的是:保镖被他吓得魂儿都快飞了,他急忙的将人抱了起来,冲外头的人吼道:“快点打电话叫吴少爷!”深夜,林璟淮从梦魇之中挣扎着出来。吴泽昊因为在高度紧张中,睡眠是极其的浅,这点轻微的动静便使他惊醒来。他望着满脸颓废坐在那里的人无可奈何,叹了口气明知故问:“醒了?”寂静的沉默,吴泽昊也见怪不怪的耸耸肩,伸手去替…

快看,他俩又撒糖了

第3章 我跪 免费在线阅读

“放开我!”林璟淮拼命的挣扎着,他的脸因为情绪激动而涨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正恐怖的突出。

可他一个病人,哪里挣脱得了特种兵退役的人。

什么都做不了的他只觉得心口有股气上涌着攀爬着,冰冷的痛楚爬过了他的四肢百骸,心脏是怎么都供应不了大脑需要的气血。

“呕!”一口黑血从他喉间涌出,两眼一翻彻底的晕死了过去。

保镖被他吓得魂儿都快飞了,他急忙的将人抱了起来,冲外头的人吼道:“快点打电话叫吴少爷!”

深夜,林璟淮从梦魇之中挣扎着出来。

吴泽昊因为在高度紧张中,睡眠是极其的浅,这点轻微的动静便使他惊醒来。

他望着满脸颓废坐在那里的人无可奈何,叹了口气明知故问:“醒了?”

寂静的沉默,吴泽昊也见怪不怪的耸耸肩,伸手去替他调点滴。

“她……”

“死了。”不等他说完,吴泽昊便开口回道。

吴泽昊说完他又觉着有些无语,从十二楼跳下去,能活着那才是见了鬼了。

“你跑什么?”吴泽昊刚调完点滴,抬头却瞧见人已经拔了针头的跑了出去。

其实他不是很理解林璟淮的,他们几个中,也只有林璟淮最让人看不明白。

林璟淮生来就是强者,是盘踞在商业最顶端的龙,是傲视众生的王。可现在他看到了他眼里的卑微,爱而不得。

“你还有脸来?”一个满眼猩红的男人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随之就是给他一拳。

林璟淮没有躲,脸上的疼比不过他心里的疼。

他声音软和了下去,带着祈求意味的问道:“可以让我进去看看吗?”

这是沈家老宅,这里头的正是沈清北的灵堂。而这个男人是她的弟弟,沈易北。

沈易北眉头一拧,心口一股气堵得他生疼。他抬手上去又想揍他,可是随行的保镖拦住了他的去路,他只得靠怒吼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滚,想都不要想!”

林璟淮垂下了眼帘,伸手对旁边的人挥了挥。

他道:“是不是我给你打了你就让我进去?”

沈易北懵了,他满脸茫然的看着他林璟淮:“你说什么?”

若是放在以前,林璟淮一句话断然不会说第二次的,可如今他重复了,他抬眼望着他一字一句清晰的重复道:“我说,是不是只要你揍得开心了、满意了,就让我进去?”

沈易北觉着稀奇,他还真从来没见过林璟淮如此低声下气过。他勾唇笑了起来,眸子却是满的冰寒。

他冷声道:“挨我几拳你就想进去了?”

“我告诉你,你要是跪在我面前,像我姐姐曾经跪你那样跪在我面前,我就让你进去!”他的声音如同寒冰一般,一字一句的敲击着林璟淮的心脏,提醒着他曾经做过的一切。

保镖都听不下去了,他上前怒瞪他:“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沈易北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一股热气从他眼中涌出,然后飞速的从他眼角滚出。

他伸手指着林璟淮对着他发泄般的怒吼着:“我姐姐因为谁而死?因为什么!”

“明明是孟恩娇偷鸡不成蚀把米,让我姐姐替她背了黑锅!”

“监狱里三年还不够吗!为什么还是不放过她?”

沈清北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她放弃了所有的尊严跪在了他的面前,一跪就是一天,他可曾有过一丝的动容?

“林璟淮!你知不知道是你害死了她!”

沈易北说到这里已经没了所有的愤怒和脾气,一个大男人眼泪鼻涕纵横,他望着林璟淮是满眼的悲伤疼痛,委屈的像是一个孩子。

林璟淮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将所有的伤痛都掩盖在了眼帘之下。

“我跪!”

这轻浅又坚定的两个字从林璟淮的口中说了出来,平静得跟水一般。没有听出分毫的不服气和不满,亦是没有听出其他的感情来。

“先生!”保镖吃惊了,他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林璟淮望着沈易北,他怕他没有听清,再次重复道:“我跪,只要让我进去!”

“扑通!”

说着,他便笔直的跪在了沈易北的面前,他身上霸道、高傲,都随着他身上的西装一般,褪了去。

保镖的脸色有些微妙,他对着跪下的人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最后只能跟着他一起跪在了地上。

沈易北望着眼前的林璟淮突然的捂脸笑了起来,里面是露骨的讽刺之意。

他的突兀的笑声在这寂静的雨夜里显得格外的悲绝诡异。

笑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停了下来,眸子透过指缝的看着他。

里面散发着冰冷的火焰,如同一条阴冷的蛇。

“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贱。”

说完他对旁边的管家招了招手,意示赶他们出去。

“易北!”略带斥责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他一愣,随即抬眼看去,是他的父亲。

沈易北冷笑:“来惺惺作态?”

沈父忽略掉他的这句话,伸手扶起了地上的林璟淮,对他赔笑道:“抱歉啊林总,小儿不懂事儿,还望见谅。”

他见林璟淮紧盯着灵堂的方向,他反应过来的对他做出请的姿势:“是来看清北的吗?这边请,这边请!”

“沈慈安!”沈易北感觉自己肺都快炸了,他早将以往姐姐教给他的修养抛诸脑后了,他大声的喊着这个人的全名。

“孽障东西!”沈父回头就甩了他一个巴掌,他对旁边的保镖招手:“看住他。”

教训完沈易北他又回过头来,对着林璟淮谄媚的笑道:“小心走。”

“沈慈安!!”沈易北的脸上火辣辣的痛,可他还是不死心的试图让人改变主意。

可很快他又觉得好笑,自己怎么可以对这个人抱有一点儿希望,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他,沈清北哪里会落得如今这个香消玉殒的局面。

现在他心里想着的怕是卖给他一个人情,然后借着林璟淮的那点儿愧疚之心,以后在商场上可以对他留点情面。

沈易北只觉着自己心口有一大口气哽着他,使他呼吸不过来,这使他不得不张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林璟淮不动声色的躲过沈慈安示好的手,他对他微微颔首,算是表达自己的感谢了。

他就是如此,不管是如何的场景事件,他永远保持着王该有的风范。

沈慈安的手僵在了空中,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他见林璟淮进去了,他跟着也想进去。可这时林璟淮的保镖却伸手拦住了他。

不含表情道:“先生想跟沈小姐单独待会儿。”

“……”沈慈安的表情绿了又绿,这分明是他的家,现在搞得倒是他成了个外人。

林璟淮每一步都走的很沉重,他脑子中有些空白,还是接受不了这发生的一切。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5:47
下一篇 2023年1月1日 am5:51